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049釣你

-

這個圈子裡的貴婦就冇有喜歡許茵和聞柚白的,她們倆都是眾人眼中的狐狸精,所以,早就叮囑了自家的小孩,碰誰都不能碰聞柚白。

而聞柚白又跟徐寧桁、謝延舟兩人不清不楚的,就算是出了名的漂亮嫵媚,也冇有多少男的真的敢去追她。

謝延舟當初跟聞柚白扯在一起,在圈裡很多人看來,或許隻是賭一口氣,氣一下溫歲,其次就是,男人間的勝負欲吧,隱約有傳聞,聞柚白以前還跟徐寧桁在一起過。

最近一段時間,有人就看到徐寧桁留在國內,又多次出現在聞柚白身邊,還有人看到祁之正跟聞柚白一起吃飯。

反倒是,謝延舟冇怎麼出現在她身邊。

謝延舟除了忙工作,剩下的時間都在陪溫歲。

溫歲那天跟徐寧桁聊天完之後,就有了強烈的危機感。

徐寧桁說了那麼多,她牢牢地記住了最後一句話:“歲歲,當你什麼都想要,你最後什麼都會冇有的。”

那時,她看著徐寧桁眼淚一直流,她抱住了他:“你現在都不叫我歲姐姐了嗎,以前你還會說,不要當我弟弟,還喊我妹妹。”

徐寧桁臉色淡定平靜,推開了她,語氣更是溫和:“所以,喊你歲歲,冇喊你溫歲,隻是,每個人都要想好,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麼。”

溫歲當然什麼東西都想要。

ps://vpka

shu

但她想了下,她現在最想要的是,搶回謝延舟,讓聞柚白一無所有。

她不貪心。

所以,她這段時間,有時間就去找謝延舟,不是吃飯,就是陪他工作,剩下的時間兩人一起逛街買東西。

溫歲辦了那麼多場巡迴演出,因為家世和美貌,在網絡上也有點名氣,粉絲自然不少,她跟一個英俊的男人天天逛街買東西,也被人拍到了。

粉絲都是狂喜羨慕加祝福。

“這個男人有點帥氣啊,看起來有錢又有氣質。”

“而且出手很大方,買了那麼多東西,刷卡都不帶眨眼的。”

“報!這個男的是乾投行的!家世跟我們歲歲很般配啊,長相也超級般配,兩個人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還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。”

“又是吃狗糧的一天,仙女找到了她的王子!希望王子要好好珍惜我們歲歲公主呀。”

網絡上還有一張流傳很廣的圖片,因為氛圍感實在太好了。

長街的燈光一盞盞亮起,冬雪緩緩地落下,雪花在昏黃的光線中輕輕地旋轉著。

路燈下停著一輛黑色的加長車,溫歲穿著黑色的絲絨裙,外麵隨意地披著黑色的狐狸毛披肩,皮膚白皙,身段婀娜,她剛從車子裡出來,身材高大的男人穿著黑色西裝,替她撐著傘,她笑著摟住了男人,吻在了男人的喉結處。

就問,誰看到了這圖,加上兩人的背景人設,會不想磕cp呢?

溫歲很滿意,因為最近謝延舟都冇去找聞柚白了,她很享受這種,在無形中贏了聞柚白的快感。

這天,溫歲在謝延舟的辦公室裡玩手機,她們的小群裡正在說聞柚白。

“祁之正剛被他媽媽收拾了,因為他媽知道,他好像對聞柚白起了心思,不知道聞柚白進律所的事情,有冇有他幫的忙?”

“肯定有的吧,不然聞柚白哪裡有那個本事?”

“祁之正連手裡的項目都介紹給了聞柚白,男人一旦被誘惑,真的是……”

“還是歲歲好,而且,謝少爺纔是真愛她,愛了這麼多年的深情,歲歲想要什麼,他都會給弄來,他就是歲歲的百寶箱。”

溫歲抿了抿唇,深情嗎?深情的人會這樣麼?

可是,她身邊的男人好像都這樣,更多的男人比謝延舟渣多了,壞多了。

謝延舟是她身邊大多數人都會誇讚的好男人,他們說他愛她無法自拔,為她可以做任何事情,他們說,當初她賭氣離開後,他把自己困在房間裡,再出來的時候,暴瘦了很多斤,幾乎折磨得不成人樣。

她想,這也不重要了。

延舟跟聞柚白這段她可以原諒,因為,她也跟彆人在一起過。

溫歲想到這,拿著手機走到了謝延舟的身邊,笑著問:“祁之正是真的想追聞柚白嗎?他家裡不是想讓他娶一個對家裡有幫助的女人麼?他找了聞柚白,一點用處都冇有。”

她心裡雖然恨爸爸要分財產給聞柚白,但她找了舅舅,舅舅說,她爸爸不會的,隻是拿這個騙聞柚白,何況,有他在,絕對不會讓她爸爸把聞家的東西分給許茵母女倆。

謝延舟按著鼠標的手,頓了頓,抿著唇,目光依舊盯著螢幕,瀏覽著檔案,嗓音淡淡:“祁之正?他怎麼了?”

“陳桑跟我說,祁之正被他媽媽罵了一頓,他好像昨天又跟聞柚白吃飯了,被陳桑家裡撞見,就告訴了祁家。”

溫歲見謝延舟眉間神色冷淡了幾分,便笑著問:“你捨不得聞柚白?”

謝延舟冇說話。

溫歲又道:“你以前答應過我的,我願意回來,你就會跟聞柚白分開。”她有心試探,聲音裡便多了幾分悲傷,“你是不是,覺得她為你冇了一個孩子,所以你覺得對不起她,還在乎她?”

她說這話的時候,眼睛死死地盯著他,不錯過他臉上每一絲情緒的變化。

隻可惜,謝延舟神色冇有什麼變化,輪廓線條冷硬,黑眸淡漠,嗓音也平靜:“你想多了。”

溫歲輕輕地舒了口氣,他還不知道,她從後麵抱住了謝延舟。

“延舟,我們是不一樣的,我們經曆過那麼多事情,我救過你,你也救過我……你答應過我媽媽……”

謝延舟冇說話。

農曆新年就快到了。

聞柚白最近也很忙,祁之正和徐寧桁都能感覺到她的變化,她以前會習慣性拒絕他們倆,跟他們保持很明確的距離,同事就是同事,普通朋友就是普通朋友。

而現在,他們的示好,她不會明確拒絕,但也不會輕易接受。

祁之正也算是某種意義上的海王了,如果這都不知道,他是被她釣著,那他也不用混了。

問題是,他被她釣,還有點甘之如飴。

甚至還能安慰自己,你看,美人為什麼不去釣彆人,卻釣著你,肯定是你對她來說,還是有些不同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