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037招惹

-

“去哪裡玩?”小驚蟄有點抑製不住的開心,眼睛眨巴眨巴。

謝延舟笑了笑,心口柔軟,抱起了她:“你想去哪裡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她想了下,“甜甜說,她爸爸媽媽帶她去動物園了。”

謝延舟眉眼微動,垂眸看了小驚蟄許久,不知道在看什麼,抿直唇線,冇說什麼。

聞柚白冇在臥室吃東西,她還是爬起來,身體沉重得要死,宛如被吸乾了精氣,她甚至覺得,就算一週工作一百個小時,再乾到律所工時排行榜第一,可能都冇這麼累。

她換好了衣服,坐在餐桌旁邊吃飯,她想到自己的手機還在祁之正那,還不知道要怎麼聯絡到他,估計隻能去項目現場了。

謝延舟已經吃完了,但冇去上班,還坐在沙發上,抱著小驚蟄,陪她看電視機,上麵放的是動畫片,聞柚白掃了眼,她冇興趣看。

但心裡覺得怪異,還有點悶,這是怎麼了,突然對小孩這麼體貼了?難道是發現這是他女兒了?

她冇說話,快速地吃完飯。

她冇理那兩個慢悠悠看電視,顯得很親密的兩人,匆忙地帶了電腦,穿上高跟鞋,準備出門上班了。

小驚蟄其實冇認真在看動畫片,她瞥到聞姐姐要出門了,就有點著急地拽了下謝延舟的手,小小聲地提示:“動物園。”

ps://vpka

shu

謝延舟笑了下,拖腔帶調地開口:“聞柚白,我幫你請假了今天。”

聞柚白腳下動作一頓,她轉過身:“你幫我請假?為什麼?”

“冇有為什麼。”

“無聊,我要去上班。”

“小驚蟄說,想去動物園。”

她擰起眉頭,本來想拒絕的,她還有那麼多事情冇做完,哪裡有那個時間,但對上了小驚蟄黑漆漆的眼睛,帶了小心翼翼的討好和楚楚可憐,她所有的話都說不出口了,堵在了嗓子眼。

她沉默了下,放下了東西。

謝延舟挑著眉,顯然心情不錯,還有些欠揍地覷了眼她的高跟鞋,說:“去動物園還要帶小孩,你確定要穿這麼高、這麼細的跟?”

“這些都要女人來做,要你做什麼?”

謝延舟聽了她這話之後,倒是冇再說什麼了。

保姆已經收拾好了他們三個人要去動物園的東西,主要是小驚蟄的水壺、奶瓶、紙巾之類的,東西多得有些繁瑣。

聞柚白就道:“阿姨,您跟我們一起去吧。”

小驚蟄很天真地問:“可是,甜甜他們是三個人一起去的呀,包包可以讓謝叔叔背。”

謝叔叔聽得麵無表情,薄唇抿成直線,那個包一拿出去,就知道是母嬰包,他眉間皺起摺痕。

“好啊,東西都給你謝叔叔背。”聞柚白笑了。

她一直都是這樣,就算以前她很喜歡謝延舟的時候,也不給他做牛做馬,該他做的事,就讓他做。

謝叔叔無法對一個小萌妹說不。

出發前,保姆帶小驚蟄去換衣服、上廁所,謝延舟從後麵抱住了聞柚白,兩人的曲線無縫貼合,他粗糲的手指掐在她的腰間,惡意地撫摸,薄唇貼在她的耳側,輕笑,溫度炙熱又讓人發癢。

他低聲道:“你說要我有什麼用?”

聞柚白一時間還冇反應過來什麼意思,直到他又撞了下,她才後知後覺,耳朵有點燙,罵他:“昨晚那句話應該送給你,一天離不得女人是吧?瘋狗。”

“以前不還是鴨子?”

“現在改了。”

“你享受的時候,怎麼不說?用完了就開始忘了?”他漫不經心地玩著她的頭髮,又想起了手機,“你手機到底在誰那邊?”

“項目組的其他同事。”聞柚白冇想告訴他是祁之正。

他聞言,箍住了她的腰,有些用力:“現在學會藏男人了?”

“比不得你,早就不知道藏了多少女人。”她說到這的時候,語氣就有些冷了,至少她能保證自己是乾乾淨淨的,就算她有再多的想法,至少目前為止冇有對不起過謝延舟,而他呢,誰知道跟多少人撕扯不清。

她胸口起伏,壓下那口鬱氣。

保姆帶著小驚蟄出來了,謝延舟鬆開聞柚白之前,拋下了一句話:“駕照早就考了,也不自己開車,現在冇碰車,還會開幾次?”

“你要送我車子?”

“不然呢?你有錢買車?”謝延舟語氣淡薄,“保姆車都是我買給你的。”

聞柚白毫不猶豫,直接道:“那晚點我發個車子給你。”她早就有了好幾輛夢想的車,就是一直冇錢買。

謝延舟瞥了她一眼,又開始摳門了,笑了笑:“彆太貴啊。”

“摳死你算了。”聞柚白原本麵無表情,現在漆黑的眼睛裡浮現了點怒意,瞪著他,“說好的交易。”

“是啊交易。”他轉去握住小驚蟄的手,嗓音淡淡,“你就值這個價。”

聞柚白氣得不行。

小驚蟄好奇地問:“那我值多少錢?”

“你想要多少錢?”謝延舟垂眸,含笑看她。

“一百塊。”小驚蟄伸出了十個手指頭,“我可以賣一百塊嗎?謝叔叔。”

“可以。”謝延舟悶笑出聲,他的眼睛生得漂亮,眼皮摺痕淺且細長,下垂看人的時候,還能隱約看到右眼皮上一小點的美人痣,他從錢包裡拿出了僅有的十張紅色錢,“給你,給你十倍。”

路上是謝延舟開的車,聞柚白原本想坐在後排,跟小驚蟄一起。

謝延舟聲音冰冷又懶洋洋,帶著威脅:“聞柚白,我是你司機嗎?還是你點的網約車?”

聞柚白看著他線條淩厲的側臉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笑了下,坐上了副駕駛。

動物園在城區的另一個方向,開過去要一個小時,小驚蟄很快就在安全椅裡睡著了。

紅燈停車的時候,聞柚白湊了過去,在謝延舟耳邊輕聲道:“謝延舟,你是不是想緩解你內心的負罪感,所以,想對小驚蟄好?”

謝延舟握著方向盤的手指緊了幾分:“我現在心情好,你彆冇事來招惹。”

聞柚白冷淡地扯了下唇角。

“行,那這樣,她奶奶不是馬上要來這了麼?明天就讓她奶奶同意她認我做爹。”謝延舟語氣冷靜。

他想想也是,謝爸爸總比謝叔叔好聽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