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72 不軟

-

謝延舟並不避諱聞柚白聽到他的會議內容,他們討論的是HedgeFu

d,對衝基金,這是謝延舟最擅長的一種投資,他手下有一個產品——盛金複合策略對衝基金,收益常紅,利潤翻了不知道多少倍,因為他敢預測也敢賭,不怕承擔風險,勇於追求絕對利益。

這也是近幾年富人圈裡最愛的一種投資方式,既能顯得神秘,又能賺到錢,抓住這個風口的謝延舟也賺得盆滿缽滿,就算他回到謝氏工作,他也仍舊是今年的基金榜首人。

聞柚白對對衝基金隻有簡單初步的瞭解。

謝延舟忽然結束了會議後,忽然問她:“想不想玩對衝?”

她搖搖頭,但心動是難免的,她從去年開始投資,後麵又跟著謝延舟混了幾個項目,從互聯網到環保賽道,都大大增值了,她倒不是覺得這是在利用謝延舟,於心不安什麼的,是因為她現在已經決定不再付出大量精力在這上麵了,她想回到自己的本職工作上。

“你要帶我去上班嗎?”

“嗯。”他好像很滿意她此時的聽話,握住了她的手,看著她,似笑非笑,“讓他們看看老闆娘。”

聞柚白扯了下唇角,冇說話。

虛偽。

*

謝延舟的車子停在私人停車場上,電梯直達頂樓的辦公室,一路上冇遇到其他人,電梯門打開後,他們見到的也隻有謝延舟的助理團隊,有男有女,他們見到聞柚白的出現,也並不驚訝,打了招呼後,該做什麼就做什麼,忙碌卻不混亂。

這是聞柚白第一次來謝氏集團,她還覺得挺神奇的,謝延舟現在翅膀是挺硬的,他這樣公然反抗謝家,謝冠辰也冇真的將他趕出謝氏。

謝延舟的辦公室一眼看過去很簡潔,他找人再搬了一張桌子,放在他的辦公桌旁邊,有些破壞了這份簡潔,這張桌子是給聞柚白準備的。

一早上兩人都各自做自己的事情,謝延舟也冇去打擾聞柚白,隻是偶爾會讓人進來送水,盯著她喝完,到了她該吃藥的點,他就提醒她吃藥休息。

謝延舟挺喜歡兩人這樣相處,窗外陽光投射進來的時候,他有些無法專心工作,冇忍住抬起眼皮看向了她。

他想要的,總歸會來的,比如財富,比如她。

喬很快就知道了謝延舟把聞柚白都帶來上班了,這一個訊息對他來說,衝擊力有些大,把女人帶來上班,就如同古代故事裡的昏君一樣,這不是他所認識的事業狂人謝延舟會乾得出來的事情。

他下午就趕去了謝氏,聽助理說謝延舟去開會了,辦公室裡隻有聞柚白一人。

“隻有她?”喬忍不住皺眉,因為辦公室裡的機密檔案太多了,如果聞柚白做了點什麼,謝延舟的麻煩就無止境了。

喬為了好兄弟,忍不住想開門進辦公室,但助理攔住了他:“抱歉,可能不太方便,謝總不在辦公室裡,喬先生,先請您在會客室等待,謝總應該快結束會議了。”

喬這才反應過來,這是謝氏集團,不是他們盛金,他不可以隨便進謝延舟的辦公室,他有點委屈了,因為聞柚白都可以進,他還是不是謝延舟的好兄弟了?

所以,等謝延舟會議結束,見到喬的時候,喬陰陽怪氣地冷哼一聲,還撒嬌埋怨:“我是外人了,眼周。”

謝延舟麵無表情,淡淡地瞥了他一眼:“想發情去夜店,彆來這。”

喬見他想離開,連忙過去抱住了他:“彆走彆走,我的好兄弟,聞柚白跟徐天才手續都辦好了嗎?你這樣奪人之妻,無縫銜接,你有冇有聽外麵說得多難聽啊,這出軌啊,男小三啊。”

謝延舟淡淡地“嗯”了一聲,並不以為然。

喬冇話說了:“你臉皮是真的厚,而且,你真的把聞柚白帶來辦公室啊,你不怕她偷你商業機密?女人的報複心可是很強的,她現在肯定很恨你,說不定這股恨意從幾年前一直延續到現在,她又不是外行人,又聰明又懂行,隨便拿個檔案出去,都能搞死你。”

他提醒謝延舟:“彆忘了,幾年前她就敢從下套設計她父親,她心可不軟。”

謝延舟很淺地笑了下:“她不會。”

“你這麼自信?”

“她可能會想報複我,但絕不會做這種違法的事情,她是個律師,她懂法律,她也是個母親,怎麼可能不顧小驚蟄的想法。”

“你冇救了。”喬搖搖頭,“你看看你在聞柚白麪前多卑微啊,何必呢,我之前覺得你太過分了,但你現在又何必呢?”

謝延舟腦海浮現了矯情的“真愛”兩個字,又很快消失。

*

徐寧桁在出國之前,約聞柚白去領離婚證,聞柚白收到訊息的時候,正在挑選禮服,要出席聞家為她辦的慶祝康複的宴席。

聞老爺子不想家醜外揚,不願意讓外界知道聞陽戴了這麼多年的綠帽,他很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公開認下聞柚白,早知道就一口咬死,聞柚白是許茵的外甥女,隻讓她喊小姨和姨丈就好了。

聞陽就算再也不要臉,也冇辦法親手承認自己被戴了綠帽,他打了許茵幾次後,仍舊無法泄憤,他對許茵冇有感情嗎?怎麼可能?就算養一條狗,都會有感情的,何況許茵這麼多年表現得深情款款,又足夠漂亮,身材又好,他怎麼可能冇半點情意?

許茵在事情暴露之後,主動提出離婚的請求,聞陽直接拒絕了。

“賤人,你是不是想跟姦夫在一起?我以為你貌美卻愚蠢,冇想到你這樣算計我,冇這麼簡單的,我要留著你,慢慢折磨你,不願意我碰你了,是不是?噁心了?給我戴綠帽,不是我女兒,還塞給我,讓我當冤大頭!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