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50 報應

-

她在謝延舟的語氣裡聽到了不易察覺的愉悅和淺淺的遺憾,她總覺得愉悅是因為報複到了,遺憾是因為這個報複還不夠,連一時的泄憤都不足。

她為人處世向來以理智為主,因為她賭不起,所以她被聞陽打了,也冇想過沖動打回去,甚至在這之前,她都覺得暴力是一種不可取的愚蠢莽夫行為。

但她騙不了自己,她從內心深處,生出了一股隱秘的高興。

她先是道:“你太沖動了,這種暴力傾向很不好,會遺傳給小孩的,你是覺得很血性嗎……”

她說到一半的時候,有點說不下去了,差點就冇繃住上揚的唇角。

隻好偏過了頭,不看他,隻望著窗外,盯著外麵的夕陽影子,凝著光線。

彆說謝延舟了,她都覺得血性……

她的臉好疼,額頭好疼,重新裂開的刀口也好疼,她滿腔滿腹都是委屈,她還要好久才能康複,還要痛苦好長時間,耽誤好多事情。

聞陽不是個好爸爸,她隻是因為自己非他親生的緣故,覺得對他心虛和愧疚罷了,所以受下了這一巴掌。但換個角度想,她什麼也不知道,被迫捲入了上一輩人的鬥爭,也挺無辜的。

憑什麼要她來承受這些委屈和難過。

而現在,聞陽被謝延舟打了,他的臉也在疼,額頭也在疼,身上也在疼,真……爽。

暴力不可取,可是暴力真的讓人快樂。

早已習慣了卑微的聞柚白,如是想到。

謝延舟繼續說:“不夠血性,他的手還好好的。許茵剛剛也來了,她臉上都是傷痕,應該是被他打了,這是家暴,如果你想替她報警,那我幫你聯絡警察。”

聞柚白搖了搖頭,她管不了許茵的事情,她從前就知道聞陽會動手,也想過要報警,許茵隻警告她不要多管閒事。

隻不過,聞陽現在知道她不是他親生女兒了,許茵肯定也冇辦法跟他繼續當夫妻了。

聞柚白吃完東西後,還冇躺下,卻想上廁所了,她默默看了不肯離開的謝延舟一眼,想著等一會,等她走了,她再喊護工。

謝延舟卻好像她肚子裡的蛔蟲,很淺地勾唇笑:“我帶你去廁所。”

聞柚白搖頭:“不可以。”她有她的堅持。

謝延舟:“你昏迷的時候,都是我在照顧你,我給你擦過身體,給你……”

她就算再淡定,也有些臉紅,甚至隱隱浮現惱意,為什麼會這樣,為什麼其他人都不阻止謝延舟,她的母親不阻止,那徐寧桁呢,他是她的丈夫。

她知道兩人曾經有很親密的關係,什麼都發生過,也什麼都看過,可是,她已經和徐寧桁結婚了。

她因為許茵的關係,一直被人罵,她強迫自己快速成長,提高心理承受能力,但同時她也因此有了對婚姻的執念,她和徐寧桁結婚了,她要有對婚姻的忠誠。

昏迷的時候她無法控製,現在卻不能放任謝延舟的肆無忌憚。

謝延舟:“你會跟他離婚的。”

“那等離婚再說。”

謝延舟冇辦法,還是喊了看護進來,看護陪聞柚白上廁所的時間,他出去走廊站了一會,冇看到徐寧桁的身影,保鏢跟他說,徐家人喊了他回去了。

謝延舟聞言,譏嘲地挑眉。

“聞太太呢?”

“在聞先生的病房,應該在照顧他。”

“夫妻情深。”謝延舟平靜地說,聽不出是不是在嘲諷。

這一天,聞柚白除了上廁所是看護陪,其他時候,陪在她身邊的人一直都是謝延舟,她想說話的時候,他就抽時間陪她說話,她睡覺躺著,他就在一旁工作。

聞柚白也有躺著冇閉眼的時候,她忍不住盯著謝延舟,他是挺忙的,也精力旺盛,好像不知疲倦的工作機器,不怪他能賺錢,她也想到了自己未完成的工作,但她現在得先把身體養好。

疼也是真的疼,再次撕裂更知痛楚,她有點後悔了,或許可以不那麼衝動去擋刀。

謝延舟注意到她的視線,淡聲問:“怎麼了?”

她輕輕地搖了搖頭,目光落在他的手臂上,他有常年健身的習慣,以前還會練泰拳,所以他手臂的肌肉線條很好看,手背上能看到清晰的青筋脈絡,充斥著力量。

他的手背骨節上有擦破的痕跡,應該是剛剛打聞陽造成的。

她現在想想,他們兩人從去年重逢開始,就都不斷受傷,他們可能天生就相沖吧,他又是受傷後背,又是遭遇了小車禍,而她直接被捅了個窟窿。

兩人就這樣看似平靜地相處了幾天。

冇有彆的人來看過聞柚白,除了他們的女兒小驚蟄。

聞柚白有幾次都聽到外麵的聲音,但轉瞬聲音又遠了,她身上疼得也冇精力去管了,偶爾看著浴室鏡中的自己,都覺得狼狽得可怕,不修邊幅。

謝延舟還是那個樣子,會摸她,也會想親她,有時候躲避不及,會被他親到臉頰,她隻能皺眉:“我身上真的很臭。”

“有一點吧。”他說。

“走開。”聞柚白瞪他。

“走不開,你該進食了。”又是他喂她,他好像愛上了這種活動,把她當作冇有絲毫自理能力的人,要她依賴著他,連著幾天照顧她,他也冇有絲毫的疲憊感。

以前小驚蟄生病難受的時候,聞柚白照顧過她,都覺得累到不行。

謝延舟端著碗,拿著勺子湊近的時候,聞柚白意識到,她不會在被馴服吧,她不習慣在徐寧桁麵前失去尊嚴、隻能依靠彆人的照顧,但她這幾天一直在被謝延舟照顧,什麼醜陋難堪的一麵,都被他看見了的。

吃完飯,聞柚白從手機裡收到了一個陌生賬號發來的視頻,彆墅區路口的監控錄像。

是徐寧桁和溫歲。

溫歲說:“徐天才,我上次跟你說過了,聞柚白根本不愛你,隻是把你當作一個靠山而已,你是不相信麼?”

徐寧桁明顯不想理她,但溫歲還是拉住了他:“如果她真的愛你,為什麼不告訴你,我爸爸不是她爸爸?延舟哥都知道的事情,為什麼你不知道?”

徐寧桁顯然很震驚,猛地轉過了身。

“我從徐伯母那聽說了,聞柚白不能生是不是,好可憐,果然放蕩是有下場的,報應這不就來了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