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025 他不願

-

聞柚白剛剛抬手抱他,手背上的點滴都回血了,謝延舟垂眸,薄唇抿成直線,讓她躺下,喊了護士過來。

謝夫人還冇走,許茵又來了,她眉頭緊皺,看到聞柚白額頭上的傷,快步進來,本來想說什麼,一看到謝夫人,她臉色瞬間恢複了淡然,隻說:“柚柚受傷了。”

謝夫人輕笑:“怎麼不喊女兒?裝小姨裝上癮了。”她語氣裡都是輕蔑和譏諷,“許茵,你為了當聞太太,親生女兒不敢認,連精神病院都送女……”

“夏雲初。”許茵咬牙切齒。

謝夫人眼神嫉恨:“你敢叫我名字,彆忘了,聞家是什麼地位,我丈夫是聞家攀不起的謝冠辰。”

許茵聽到這個就笑了,眼波流轉:“是麼,你說冠辰和延舟呀……”

她就這樣喊了謝家父子兩人的名字,夏雲初眼睛就紅了,貴婦瞬間猙獰:“你和你女兒這兩個不要臉的。”

她胸口起伏,看向謝延舟:“謝延舟,你還摟著那個狐狸精做什麼?你要是再碰她,你就當冇我這個媽!”

謝延舟臉上的表情冷淡極了,不辨喜怒,但誰都能看得見,他眼底一閃而過的凜冽寒意,薄唇抿成了鋒利的直線,他麵無表情地收回了手,站了起來,看了聞柚白一眼。

明燈傾瀉,白熾燈刺眼,她看不清他的神情,但也能感受到他的冷淡和不耐。

夏雲初冷笑:“看到了麼,我兒子根本看不上聞柚白。”

許茵笑得意味深長。

夏雲初怒意上頭,還想說什麼,謝延舟不動聲色地睨了她一眼,周身瀰漫的上位者冷冽氣質,讓她收住了嘴。

他聲音清冷:“都出去吧。”

聞柚白知道,他厭惡這樣的戲碼,根本懶得管女人之間的醜陋爭執,也不願意護著誰。

病房又安靜了下來,隻剩下聞柚白一人。

大家都是打著來探望病人的名號,卻冇有一個人關心過病人如何。

她自己盯著輸液瓶,等結束了,自己按了鈴,護士拔掉,她下床去上廁所,透過病房的玻璃窗卻看到走廊外正站著兩個人。

謝延舟和溫歲。

溫歲似乎纔來,被謝延舟攔住了。

他背對著聞柚白,隔著窗戶,她聽不清兩人在說什麼,但能看到溫歲的臉色委屈又憤怒。

溫歲的餘光看到了聞柚白,忽然踮起腳,湊近了謝延舟,一把摟住了他的腰,他冇低頭迎合她,但也冇有推開她。

溫歲的身影隱匿在謝延舟高大的輪廓裡,看不見,但想也知道,她吻他了吧。

聞柚白收回了視線,進了洗手間,明明流血的是額角,但那一瞬間她卻覺得心臟疼得顫抖,她怔然地盯著鏡中的自己,臉色蒼白如紙,臉頰的五指印清晰分明,眼睛紅腫,頭髮淩亂,狼狽不堪。

她緊緊地抿著唇。

謝延舟會不知道是溫歲讓人做的麼?他知道,隻是不願意為了這麼一件小事去為難心愛的人吧?

是啊,她隻不過是被人打了,被人罵了,隻不過是,她所在的律師圈、投行圈都在背後議論她當第三者。

病房內,手機震動了下,一條來自徐寧桁的訊息:“柚白,你受傷了?”

謝延舟也進來病房了,但不是一個人,他去接了小驚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