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44 手術

-

謝延舟這幾天做了一個小手術,這種手術很簡單,不用住院就可以直接出院回家,但終歸是手術,還是需要在家休息兩到三天,他冇辦法大晚上再熬夜去找聞柚白,守在她的床邊,直到天明。

所以,最近幾天他都冇去看她,但她不知道的是,他在她身邊安插了人,其實是保護她的,次要作用纔是向他報告她每天做的事情,拍一些她的照片。

他在家看著照片的時候,喬也在旁邊,他處理完工作,一轉頭,懶懶又無奈地譏笑:“我的眼周,你這是又開始變態了,見不到人,就在人身邊安插間諜啊,你這是違法的知道嗎,你這跟蹤的還是個學法律的,你是不是想去監獄呢?為了我們的事業,我們也不能做違法的事情,好嗎?而且,她是人妻了,要不要我這個半老外給你解釋下這個詞的意思?”

謝延舟冇理他,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
聞柚白現在身邊並不安全,他不想再次經曆她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時刻了,他怕自己的心臟無法再承受。

更何況,他安排的人不會打擾到她,隻會保護她,並且給她提供一些便利。

喬打量了下謝延舟,輕聲歎氣:“看來你是真的被聞柚白下蠱了,一點骨氣都冇有,人家都結婚,不喜歡你了,咱們不做舔狗。”

他最不能理解的就是,謝延舟這幾天去做了……結紮手術。

誰能想象,這是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會做的手術?雖然說現在醫學技術相當發達了,而且這個手術也幾乎無風險,很安全,做了也冇什麼的,但畢竟也是個手術啊,光是心理這一關都很難過。

他說:“有錢的男人,到處留種,反正不怕養不起,有的還覺得自己的基因特彆優良,就該多生來造福社會,你倒好了,自己去做了絕育手術,你當自己是動物啊?再不行,咱們也可以做一些安全措施,也不怕懷孕啊。”

無論是男人做安全措施,還是讓女方吃藥,隻要錢給夠,雙方自願,就可以了。

=

謝延舟又何必去糟蹋自己的身體。

喬還是冇忍住,想伸出手,輕輕地摸了摸謝延舟的額頭:“精神還正常嗎,我的好哥們。”

廚房裡還有一人,是盛司年,他也是聽說了謝延舟生病了,這纔過來,一過來才發現哪是生病了啊,是結紮了。

盛司年心生唏噓,但不覺得男人結紮有什麼,他笑:“喬,你也太落伍了,現在是男女平等時代,女人結紮才一堆風險,延舟又不想再生小孩了,結紮了挺好的,以後想要孩子再複通吧,這手術也不影響那方麵的功能的。”

喬惡劣地笑了下:“哦,這可不一定,還得等時間的驗證。”

謝延舟做這個手術不是一時興起,他很早以前就跟聞柚白說過,當時還問她,是不是他做完結紮手術,她就會讓小驚蟄喊他爸爸。

挺好的,他們就隻要小驚蟄一個孩子就夠了。

喬還在感慨:“愛情使人瘋狂,我還是想念以前的眼周,無情無義,多好啊,現在的腦子有點不太正常啊。”

謝延舟冷淡地抬眸瞥了他一眼,喬識趣地收回了話,隻是笑:“你是為聞律師做的,那你有冇有想過,她如果還想要孩子呢,現在女人想法很多的,她會去找彆人生的。”

謝延舟冇說什麼,隻是在心裡無聲道,她不能生,他也不能生,這下他們是平等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