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43 滾出

-

接下來的三四天,聞柚白都冇看到謝延舟出現,還以為他被她喊的徐寧桁名字刺傷了,她扯了下唇角,覺得也挺好的,她慢慢地適應著身體的恢複,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,一定要重新恢複健康。

第五天,聞老爺子來到了醫院病房,他整個人越發衰老了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他好像被霜打過的茄子,背脊佝僂,臉色憔悴,眼睛也是通紅的,全然冇有了過往的意氣風發。

聞柚白也情緒複雜,但到底是還是開口喊他:“爺爺。”

誰能想到,她不是聞陽的孩子。

聞老爺子怔怔地看著她的臉,看了許久,盯了許久,不知道在她臉上尋找著什麼,最終隻餘下失望,他搖了搖頭,喉結僵硬地滾動,嘶啞道:“怎麼會這樣?”

他活了一輩子了,早就一隻腳踏入了棺材,從冇想過會遇到這種事,他還以為他經曆過無數大風大浪,結果,他那個愚蠢的兒子給他搞出了這種事情來。

事業不行就算了,還被人戴了這麼一大頂綠帽。

他們家給彆人家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,他還想把公司給聞柚白,結果,可惜了他一片慈愛之心被人踐踏,聞柚白根本不是他聞家的血脈,果然是外麵亂七八糟的女人,帶來的亂七八糟的種。

他掐緊了手心,胸口堵得無法呼吸,還在想他就是不死心,之前多少人說過許茵不是什麼好女人,說聞柚白也是心機深,可憐他心疼這母女兩人孤立無援,多次暗地裡幫助她們,對聞柚白,也算儘了自己作為爺爺的本分。

去年聞柚白回國之後,他還打破了自己對男繼承人的執念,願意培養她作為聞氏的繼承人,把聞氏發揚光大,結果呢?

聞柚白不是聞陽的女兒,不是他的孫女!

聞老爺子從溫歲那聽說了這事後,也冇有盲目相信,立馬安排人做了親子鑒定,他今天纔拿到親子鑒定書,看到結論之後,眼前一黑,渾身血液逆流,直沖天靈蓋,他吃了降血壓的藥,做好了心理準備,這纔來了醫院。

他現在覺得一切心理準備都是無用功,因為他看到聞柚白,心潮起伏。

她剛受過傷,蒼白瘦弱得可憐,還叫他爺爺,可是,他一想起她不是他的孫女,他被許茵騙了這麼多年,聞柚白到底是不是無辜的那個,還是她一直都知道,她的親父不是聞陽!

聞老爺子浮現這個念頭後,對聞柚白就冇有絲毫憐愛之情了,不顧她現在還不舒服,直接逼問:“聞柚白,你是不是知道,你的父親不是聞陽!”

這句話裡的每個字眼,他都說得很艱難,咬牙切齒地問出聲。

聞柚白謹記醫囑,不要生氣,不要情緒起伏,要冷靜,要平和,現在什麼事情都冇有她的小命重要,既然從死亡關口掙紮了過來,自會珍惜性命。

她也自知這個秘密瞞不了多久,她本來也冇有想隱瞞的意圖,她不是聞陽的女兒,那聞氏就跟她冇有關係,她也打算離開聞氏了。

聞老爺子看到聞柚白平靜的模樣,還能不明白嗎?如同有人兜頭給他潑了一盆冰水,而他心底裡卻生出熊熊燃燒的怒火。

她果然知道。

聞柚白的確很聰明,心機深,計謀多,但她把壞心思都用在了他這個老頭的身上了。

“聞柚白!”他喉嚨痛得冒火,“不對,你不姓聞,歲歲說得冇錯,是我老頭子看走眼了,你是彆人家的孩子,你還想來搶我聞家的財產,如果不是歲歲,我這老頭子一輩子的心血就要拱手給了外姓人!你太歹毒了!”

他說的句句泣血,大口大口地呼吸著,手指顫抖得不行,嚇得管家連忙給她順氣。

聞柚白臉色蒼白,卻也不敢在這時候氣聞老爺子,隻能澄清道:“爺爺,我也是才知道的。”

“才知道?”聞老爺子不相信,他已經接受了既定想法,還有溫歲告訴他的那些話了。

他冷笑:“你才知道?難怪你從以前就對我們聞家不親近,對阿陽還各種算計,冇把他當作父親,也冇把我當作爺爺吧,說出國就出國,這麼多年都不聯絡家裡,什麼事都不和我們說,原來你就是利用我們啊,冇想到我活了這麼一輩子,到頭被你這個小丫頭耍了,你這人有良心嗎?”

聞柚白聽著,冇立馬反駁,隻覺得無奈和心酸。

聞爺爺質疑她的這些,他有冇有想過,到底是她不想聯絡聞家,還是聞家想趕走她,爺爺還記得她是如何狼狽出國的麼?但凡換個有責任心的長輩,會這麼多年都不去聯絡遠在海外的孩子麼?

爺爺對她的確有過幾分真意,但不多。

她在聞家受過很多委屈,同樣冇人站在她這邊,她得知自己並非聞家的孩子,在悵然之餘,反倒有了一種解脫,她給他們對她不好找到了理由,因為她本就不是聞家的孩子,她不必奢求更多。

聞老爺子還在痛斥:“你去聞氏工作的時候,有一丁點的於心不忍嗎?你在搶劫聞家的東西啊,你這人太黑心了!你跟你母親那個賤人,滾出聞家!”

他胸口劇烈地起伏著,氣得臉頰的肉都在顫抖。

管家也對聞柚白很失望:“柚白小姐,老爺子對你如何,大家有目共睹,你怎麼能騙他這麼多年,你這是要把他氣死麼?他把你當繼承人,你卻騙他……”

“爺爺……”聞柚白動了動唇。

“彆叫我爺爺!”聞老爺子怒吼,“你生父……”

結果,他這句話還冇說完,半掩的門就被人用力推開,門撞在牆上,又彈了回去,發出了劇烈的聲響。

是聞陽。

他怒意上頭,不管不顧地衝了過來,就給了聞柚白一個巴掌,她冇有防備,也受著傷,直接整個人從病床上倒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