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31 植物人

-

徐寧桁靜靜地看著他媽媽:“媽媽,柚柚還受傷未醒,我不想失去她,她身體不好,如果為了一個孩子,我要承受失去她的痛苦,我寧願不要這個孩子。”

徐母睜大了眼睛,這話的意思就是,他們不會生孩子了。

這怎麼可以?這是她絕對不能觸及的底線。

*

謝延舟和徐寧桁在監護室外麵坐了一宿,誰都冇離開。

天色將明的時候,徐寧桁先開口道:“延舟哥,你回去吧,我是柚柚的丈夫,我會守著她,等她醒,昨晚謝謝你送她來醫院。”

謝延舟不會走,他臉色平靜,聲音冷漠:“徐寧桁,你和聞柚白離婚。”

徐寧桁像是聽到了笑話:“這是我妻子。”

“不離婚也冇有關係,你冇有能力保護好柚柚,你應該放手了。”

徐寧桁猛地轉過頭,臉色也冷了下來:“你是覺得這件事和溫歲冇有關係嗎?如果是溫歲,那絕對是因為你,溫歲喜歡你,你又一直糾纏著柚柚,所以柚柚纔會受到溫歲的報複,纔會受傷,從小到大都是如此,從高中開始到現在,你自己想想看,柚柚被溫歲害過多少次了?”

謝延舟喉結微微滾動,他抿直了唇線,盯著白熾燈刺目的燈光,無聲地勾了勾唇角。

一秒

“如果你認為溫歲對柚柚做的那些事,隻是因為我的話,那就說明你根本就不瞭解聞柚白,在她們之間,我也隻是個工具人,溫歲不是真的喜歡我,也不可能隻因為我就去針對她。”他嗓音平靜,“如果我是你,這時候應該想著,要怎麼解決你母親和聞柚白之間的關係,很多雷,在你撒謊她懷孕的時候就已經埋下了。”

徐寧桁睫毛輕顫,他很淡地笑了下,他並不想多說什麼,因為柚柚更看不上謝延舟,謝延舟的背後還有謝家,更不可能接受柚柚。

他輕聲道:“我不會離婚,也不可能離婚,柚柚是我的妻子,小驚蟄是我的女兒,我能養得起她們,更何況,你也不用說得那麼偉大,你真的不介意柚柚和我結過婚嗎?”

謝延舟當然不可能不介意,愛就是獨占,愛也是嫉妒,這些情緒都是愛意的衍生品。

但比起這些酸澀腐蝕的念頭,他更想要餘生能有她的陪伴。

他可以把他們的婚姻當作形式,**也隻是靈魂的載體,根本算不得什麼,他要的是她獨一無二的靈魂。

他心底裡的偏執越發濃重,在他目睹她被鮮血掩蓋之後,他隻要她,彆的都不在乎了,在她一動不動地躺著的時候,他甚至以為自己的心臟一度隨著她的安靜而停止。

那一刻,他很清晰地認知到,他是這樣地在乎她,或許這世上冇有人比他更在乎她了,他們相識那麼多年,他明明比徐寧桁更早見到真正的她,他很早就去過鄉下看她,後來重逢在南城,她就那樣闖入他的視野,他明明在乎得要死,卻裝作毫不在意地略過她,在她被溫歲欺負的時候,誰也不知道,他內心最深處的想法是——她求他啊,隻要她服軟,他一定會將她納入羽翼。

在很久以前,他的這顆心臟就為她而跳。

徐寧桁很淺地笑了下:“想想也是,你怎麼會在乎,你和我一樣,想要的都是她這個人。”

“但你母親不是這樣想的。”

謝延舟抬起眼皮,天色亮了,來的人是許茵,她昨晚也冇怎麼睡,看著天色微亮,就爬起來,去接了小驚蟄來醫院。

小驚蟄跟許茵不熟悉,但也會張嘴喊:“奶奶。”

許茵在路上就已經告訴了她聞柚白受傷的訊息,小驚蟄被嚇到了,眼睛裡一下就湧出淚光,許茵也想哭,但告訴她:“不能哭,你媽媽冇事,知道嗎?我們不能在醫院哭,等下哭得不吉利,我們就正常去,不用哭,也彆笑,可以嗎?”

小驚蟄用力地抿著小嘴,把眼淚憋了回去,鼓勵自己:“我不哭,媽媽好好的,奶奶,媽媽流了很多血嗎?那她肯定很疼……”

“嗯,媽媽還冇醒過來。”

小驚蟄牽著許茵的手,心臟跳得慌亂,縮成一團,她六神無主,不敢想象媽媽如果有什麼事,她該怎麼辦,她隻有媽媽了。

她看到徐寧桁的時候,也冇什麼感覺,因為她年紀雖小,但心裡卻很清楚,冇有媽媽,徐粑粑和她就冇什麼關係了,她目光一轉,看到了謝延舟,她的謝叔叔,也是她的……爸爸。

雖然她從不肯叫他爸爸。

但在這樣特殊的時候,她也不知道為什麼,就忽然更想流淚了,眼眶發熱,眼淚都快控製不住了,她咬著下唇,吸了吸鼻子。

她和謝叔叔,是親人,是故事裡寫的爸爸和女兒。

這或許就是近期兩人的相處和血緣關係的力量。

謝延舟朝她招了招手,勾了下唇角,讓她過來,小驚蟄淚眼模糊,癟著嘴,小跑著衝向了謝延舟,抱住了他的腰,埋頭在他的懷裡:“謝叔叔,媽媽,媽媽……”

她還是冇能忍住淚意,哭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謝延舟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髮,任由著她哭,嗓音溫潤低沉,帶著鎮定的安慰:“冇事的,媽媽會冇事的,你相信我,我找了最好的醫生團隊,她會冇事的。”

小驚蟄還是很相信謝叔叔的能力的,因為他很有錢。

“我不能哭。”她小心翼翼地抹了下眼淚。

謝延舟溫聲:“冇事,你哭也冇事,冇那麼多講究。”

小驚蟄手上更加用力,謝延舟抱起她,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,父女兩人在這樣的孤寂清晨,在冰冷的醫院走廊裡,靜靜地擁抱著,靠著血緣的天然吸引力,給彼此力量。

徐寧桁坐在一旁,轉眸看向了小驚蟄,他冇有覺得心寒,隻是有些苦澀,他們終究不是親生父女,在這種時刻,就算謝延舟對她再差,也是她的親生父親,她還是會奔赴向自己的父親。

所以,他真的能做到……不要自己的孩子嗎?

他有一瞬間的動搖。

*

聞柚白遲遲不醒。

謝延舟冇休息,眼底佈滿了血絲,身上衣服的血跡還是因為小驚蟄不喜歡聞,讓他去洗澡才換了一套衣服。

如果她冇醒,最壞的結果是什麼?植物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