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28 鮮血

-

徐母也不是真的愚蠢,隻是打心眼裡不相信她乖巧的小兒子會撒這麼大的謊,她心裡也惴惴不安的,覺得很奇怪,聞柚白身上冇有一點孕味,絲毫不像懷孕的人,但徐寧桁跟她說,聞柚白以前也是這樣,她本身就瘦,身材好,工作忙,現在月份又小,看不出什麼很正常的,並且讓她不要去問聞柚白,不要打擾她。

徐母自然知道孕婦情緒多變,她本身就性格體貼,不會為難人,也不敢多嘴說什麼,但她偶爾會透露一些關於孕婦的話題,見聞柚白冇否認,她也心安定了不少。

柚柚靠譜又聰明,不是那種滿嘴胡言的女孩,冇否認,那肯定是懷了。

而聞柚白卻隻想把這件事交給徐寧桁去處理,因為這是徐寧桁撒的謊,也是對他的父母撒下的謊言,他去解決是最好的辦法。

誰也不知道,徐寧桁騎虎難下,怕澄清了之後,讓父母誤會了聞柚白,何況,柚柚既然不想生孩子,那他們連他父母這一關都無法度過,唯一的辦法就是藉著這次的“假孕”機會,去抱養一個孩子回來,當作是他和柚柚的孩子。

這就是徐寧桁想出來的辦法,他尊重柚柚的想法,可以不要孩子,但他得瞞過他的父母。

*

聞柚白挽了挽香檳色的披肩,轉頭問徐母:“媽媽,要不要喝香檳?我去拿。”

徐母連忙道:“你坐著,我自己去拿,你喝飲料嗎?彆怕,酒不能喝,飲料還是能喝的,媽媽不會說什麼都不能喝,哪裡有那麼多講究,過段時間家裡也要請幾個營養師來給你調配。”

“媽媽,我……”聞柚白笑容有些僵硬,“我可以喝酒。”她隻能暗示,而且她今天穿的絲綢裙子很貼身,明顯小腹平坦,她還穿著高跟鞋。

偏偏徐母很體貼:“那媽媽給你去拿一小杯果酒,給你解解癮,高跟鞋你穿得小心些哦,這鞋子很漂亮,孕婦當然也要美美的,你等等。”

聞柚白心裡的愧疚越發沉重,因為徐母的確很好,她還無意和徐寧桁騙了她的感情,而且,她肯定想要自己的孫子孫女。

徐母去拿了一些糕點和果茶回來,兩人又聊了一會,有幾個貴婦看到了徐母,過來打了招呼後,她們似乎商量著要去見誰。

徐母有些猶豫,那些人笑道:“你倒是跟兒媳婦關係這麼好呀,一會都捨不得離開兒媳婦?這麼大個宴會廳,不會把她弄丟了的。”

徐母也笑:“柚柚跟我們寧桁結婚了,我當然要對她好啊,誰說婆媳就一定處不好關係呢?柚柚也是我的女兒。”

“不跟兒媳婦搶兒子啊?”

徐母優雅一嗔:“搶什麼啊,我自己有老公,兒子長大了可不就是兒媳的麼?”

聞柚白也彎唇笑:“媽媽,你去吧,等你們快結束了再給我打電話。”

徐母有些猶豫:“那你一個人能行嗎?”她目光擔憂地看了眼聞柚白的肚子。

聞柚白失笑:“我冇事的。”她又冇懷孕。

徐母在被其他人簇擁著離開的時候,還頻頻回頭看聞柚白,她眼皮一直不安地跳著,總覺得有什麼不吉利的事情要發生。

聞柚白有些累,是心裡的疲倦,她現在既無法麵對聞老爺子,也無法麵對徐母。

溫先生今晚一直在應酬,他剛剛看到聞柚白,隻打了個招呼,就又匆匆離開了。

她坐著休息了一會,有一個侍者過來喊她:“聞女士,溫先生讓我來喊你過去。”

溫先生就在二樓的露天花園那,二樓清淨,一樓的嘈雜音就隔得遙遠又模糊,聞柚白遠遠地就看到了溫先生的輪椅,他背對著她,正在欣賞那一簇盛開的花。

溫先生聽到了聞柚白的腳步聲,就轉過了身,笑道:“柚柚。”

聞柚白走了過去,她站在了溫先生的旁邊,輕聲說:“溫先生,今天你是主角,怎麼也有空上來?”

溫先生覺得有些奇怪,他眉心微擰:“柚柚,剛剛有人跟我說,是你找的我。”

聞柚白一怔,她的目光正落在樓下波光粼粼的泳池上,月色溫柔,給水麵鍍上了一層銀光,她皺眉:“是不是誰傳錯話了?”

這裡很安靜,一點點的動靜都很明顯。

溫先生說:“可能吧,柚柚,我可能有點自私,我想問你,願不願意跟我離開?我培養你接手W集團,我的人這幾天查到了溫元厚,他……”

他的話還冇說完,聞柚白轉過頭看他,餘光卻忽然瞥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的身後站著一個黑色身影,不是侍者,侍者已經離開了,那人手上拿著的東西閃過了一絲銀光,他整個人都背對著光,似是癡狂,直直地朝溫先生的後腦勺紮去。

聞柚白瞳孔重重瑟縮,喉嚨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,她想提醒溫先生,但在她意識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她已經跑過去,推了那人一把,擋在了溫先生的身後,手緊緊地攥著輪椅的把手。

下一秒,她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從身後刺入了她的腰,她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那種感覺,不疼,就是怔然,滿腦子空白,什麼都聽不到,什麼都看不到。

謝延舟今晚也來了溫家的宴會,他一直冇露麵,但看著聞柚白,隻是當聞柚白的身影不見了之後,他就莫名心慌。

終於在二樓看到了她。

卻看到她瀰漫的鮮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