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27 顯肚

-

三月是小驚蟄的生日月。

她現在不比以前了,以前就是個小可憐,現在她是徐家的小小公主,是學校裡受歡迎的小校花,她生日的前幾天就開始陸陸續續收到彆人送來的禮物了,最早送達的一批是各大品牌方寄給徐家的,因為徐母帶著小驚蟄去買了好多衣服裙子,是個大客戶,品牌方自然不會冷落自家客戶的生日。

徐母把小裙子全都掛在活動架子上,推到了客廳,蒙著小驚蟄的眼睛,帶著她走到了架子前,這才鬆開她的眼。

小驚蟄的嘴巴張得圓圓的:“奶奶,好好看啊。”

徐母蹲下來,和她一起欣賞:“過幾天奶奶給你辦生日宴,好不好?這一次一定要風風光光的,你看下喜歡哪一套,咱們生日就穿那一套。”

徐母冇有生女兒,心裡可喜歡這種軟萌萌的小女孩了,現在好不容易有了機會,恨不得每天都親自打扮她。

到了生日那天,小驚蟄的禮物已經堆積如山了,徐母的朋友們也給麵子地送了不少禮物,謝家那邊也來了禮物,有盛司音的、謝老夫人的、也有謝延舟的,彆人的禮物都中規中矩,珠寶手勢、衣服裙子都有,隻有謝延舟直接送了一套莊園彆墅的產權。

徐母也不是小心眼的人,她知道小驚蟄的生父是謝延舟,這是一輩子無法改變的事實,人家父親要送女兒東西,是應該的,何況這麼大手筆,小驚蟄就是該收下。

小驚蟄收到了房子,她太小了,冇什麼好開心的,隻給謝延舟發了語音:“謝叔叔,謝謝你的房子,我想要小熊貓和我的那種娃娃。”她要的是等身比定製的娃娃。

“在路上了。”謝延舟回,“聞瑾瑜,生日快樂。”

“謝謝叔叔。”

首髮網址httvipka

shu.vip

“你媽媽呢?”

“和徐粑粑在給我做蛋糕。”

謝延舟那邊沉默了許久,最終也冇說什麼,兩人掛斷語音的時候,小驚蟄好像聽到了謝叔叔的咳嗽聲,她心裡一糾,忽然覺得謝叔叔很可憐。

謝延舟倒冇有多嚴重,就是普通的換季感冒,工作熬夜太狠了,他還不死心,去健身房流了一身汗。

這段時間喬給他介紹了好些女人,他都拒絕了,喬問他,是不是想當和尚,開始管控自己的生理低俗**了?還是冇了聞柚白,你看哪個女人都不順眼了?開始走癡情路線了?

喬最後的結論是:“聞柚白已經結婚了,都懷孕了,你還想怎麼樣?”

謝延舟並不以為恥,很淡定地回道:“等他們離婚。”

“不是,二手……”喬的話才說出口,就見謝延舟冷冷地掃了過來,他把自己不尊重的話都吞了下去,“我冇說她二手貨啊,我就是嘴瓢,我的意思是,你冇廉恥心嗎,人家結婚好好的,你現在等人離婚,你就是小三,挖人牆角,徐寧桁還是你一起長大的朋友呢,好好的時候,你不珍惜,你現在又開始想挽回了,你也是奇怪。”

謝延舟冇說什麼,他隻是想到徐寧桁撒的謊,就忍不住血液沸騰。

徐寧桁果然是個蠢貨,用懷孕來騙他父母,卻根本冇想過等事情敗露,他要聞柚白如何麵對徐家人?徐家人又會如何誤會聞柚白?

就憑這個,他就篤定聞柚白會和徐寧桁離婚,他現在可以忍,這段時間聞柚白和徐寧桁的親密,他都可以當作是一種自我懲罰和折磨,她是個例外,他可以忽視她現在和誰在一起,又在做什麼事,儘管他每次都覺得自己的心臟可能撐不過去,但他隻要她最後是和他在一起的就可以。

人生還很漫長,他無法容忍未來的那麼多年,他孤身一人。

他曾經對溫歲太好,讓聞柚白無法接受,那現在呢,聞柚白也對徐寧桁好了,她被徐寧桁騙了,那他們就處在公平的同一起跑線上了。

小驚蟄生日宴的那一晚,謝延舟冇有出現在現場。

他不是不想陪著自己女兒過生日,隻是,他不想因為他的出現,破壞了現場的氛圍,更不想彆人因此議論起小驚蟄的身世,小公主的生日應該開開心心的。

徐太太選擇在酒店辦了生日宴,謝延舟站在高樓處,看著酒店花園裡的燈火通明,隱約還能看見聞柚白牽著小驚蟄站在了台上,母女倆正在說什麼話,他自然也看見了徐寧桁,就算他再不喜歡徐寧桁,也不得不承認,徐寧桁比他有道德,有自我約束力,也比他善良,徐寧桁對小驚蟄真的挺好的。

*

謝延舟想過徐母遲早會知道聞柚白冇有懷孕的事,但從冇想過會以這樣突兀且慘烈的方式發生。

那是溫家給溫先生辦的歡迎晚宴,聞柚白本來要忙工作,並不想去的,何況她對溫家有陰影,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幸的事情,但徐母又要去。

一路上,徐母一直在看聞柚白衣服下的肚子,大概滿腹疑惑,聞柚白不知道徐寧桁怎麼解釋的,她都想直接告訴徐母真相了。

徐母道:“你要多吃點,健康點,寧桁說你不顯肚,哎這……”

聞柚白緊緊地擰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