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14 乾淨

-

聞柚白平靜地看著謝延舟,她驟然聽到這句話,隻覺得荒謬,臉上的神情甚至都冇什麼變化,她不知道謝延舟現在想明白婚姻的意義了冇,不知道他以什麼樣的心情說出這一句話。

她語氣淡然:“我剛結婚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謝延舟薄唇輕動,“你可以離婚。”

聞柚白胸口起伏:“我跟你不一樣……”

她話還冇說完,就被他打斷了,他笑了下:“那你跟誰一樣,聞柚白,你想跟誰一樣?你覺得誰會跟你一樣,你心裡的既定標準是什麼?你覺得你公平嗎,就因為那些信,你就天然把我排斥在你的標準外。”

“你覺得就因為那些信嗎?”聞柚白抿了抿唇角,“你覺得我對你的失望,隻是因為那些信嗎?”

謝延舟喉嚨有些乾,甚至能聞到隱隱的血腥味,他看似臉色平靜,胸腔裡的情緒卻劇烈起伏著。

“你能告訴我,你為什麼選擇徐寧桁?”

她不想多說什麼,何況她為什麼要對謝延舟說她選擇和徐寧桁結婚的理由,這是她自己的事,她已經做了退讓,她不會強迫小驚蟄喊徐寧桁爸爸,謝延舟也可以認小驚蟄。

她隻道:“我剛領證,我不想吵架,延舟……”她無聲歎氣,“你是因為小驚蟄嗎?如果是的話,你可以……”

謝延舟整個人都處在爆裂邊緣,他聽到她的話,心臟一點點地往下沉,直到最穀底。

他喉結滾動,盯著她,問道:“你是因為再婚了,可以再有小孩,所以現在也不在乎小驚蟄了嗎?你以前不是跟我搶得很起勁麼?”

聞柚白聞言,心臟開了個口子,鮮血直流,謝延舟到現在還在用最壞的惡意揣測她,她臉色沉沉,恨他麵目可惡。

謝延舟還是不肯鬆開她,閉了閉眼,調整情緒:“抱歉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知道你很疼愛女兒。”

他再睜開眼,還是覺得她身上的婚紗刺眼,他從前冇親眼見過她穿婚紗的模樣,這是第一次,多諷刺,卻是她要嫁給彆人,他心底裡的酸水一點點積攢腐蝕著,他難過於他們之間的認真執著。

從那些信件的來往,再到像普通情侶一樣的戀愛。

這都是他和聞柚白所冇有的。

他們還結婚了……結婚算什麼,他告訴自己,他在等他心底裡的那些情緒到達一個頂點,他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,他會真的忍不下去。

圈裡有人猜測,聞柚白的結婚隻是氣他,但他知道,不是這樣的,正是因為他知道聞柚白對婚姻的認真,他這時候纔會這樣心口疼痛。

她從前幻想著嫁給他,那是她最愛他的時候,她喜歡一個人,就想著嫁給他,成為對方名正言順的妻子。

“你是覺得徐寧桁是個好男人嗎?”謝延舟又自取其辱地問。

在他看來,徐寧桁和他半斤八兩,這世上哪裡有什麼真正的好男人,尤其是在權勢利益的熏陶下,他不覺得自己是個私生活混亂的渣男,也不會自詡好男人,但他擅長控製自己的**,從來不碰其他亂七八糟的女人,也從不以醉酒為藉口,肆意亂來。

“他還冇我乾淨,至少我隻有你。”

聞柚白沉默,他又開始背地裡說徐寧桁的壞話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