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07背叛

-

徐寧桁回家一趟,帶出來兩個金手鐲和一本戶口本,他還去買了一個鑽戒,又把自己的銀行卡和房產證拿著,去銀行把賬戶的流水都列印出來,他要把這些東西都交給柚柚。

聞柚白給小驚蟄戴上了可愛的帽子,摸了摸她的臉,告訴她:“親愛的,今天媽媽和徐粑粑有個很重要的事情要宣佈。”

小驚蟄眨眨眼,笑了笑:“噢,我知道,你們要結婚了。”

她從小就明白愛與被愛的相對關係,她被媽媽愛著,但媽媽不是隻能愛她一個,所以,她並不會覺得,媽媽不能跟彆人結婚,不能有彆的小孩,媽媽愛著她,但是媽媽也要有彆人愛,她很大方的。

聞柚白一怔,然後笑:“哇哦,你猜得很準。”

小驚蟄笑眯眯的:“當然呀,我知道徐粑粑喜歡你。”不然徐粑粑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她呢?肯定就是因為徐粑粑喜歡媽媽呀。

小驚蟄在跟聞柚白去餐廳的路上,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起了她的爸爸。

那個謝叔叔。

她想起謝叔叔總是一個人的樣子,上次他腳也受傷了,他臉上還有很多傷,一看就很疼,她和媽媽都冇去看過他,她最近在學校跳舞,謝叔叔也冇來找她了,但是她收到了謝叔叔發來的小熊貓照片。

小驚蟄對他的感情很複雜,就算誰都不說,她也知道那是她的爸爸,她還從彆人的口中聽到過,她爸爸家裡不喜歡媽媽和她,而爸爸也因為彆的事情,對媽媽不好,所以,她也很難喜歡上謝叔叔。

但是,謝叔叔好像又在悔改了。

老師說過要給人悔過的機會,她這樣算不算一個不給彆人機會的壞孩子呢?但她轉念一想,她明明給謝叔叔機會了,她在原諒謝叔叔了,她也不能替媽媽原諒他呀,她更不能去逼迫媽媽原諒。

算了,謝叔叔還是繼續當個壞蛋吧。

徐寧桁已經在露天餐廳裡等了許久,他很緊張,又很興奮,餐廳綠植茂盛,燈光幽暗,燭火微光,這是他詢問了好些人,才問來的浪漫餐廳,一家意餐。

他看到小驚蟄和聞柚白進來,就走了過去,牽了小驚蟄的手,幾人落座,他喊人上菜。

徐寧桁說:“柚柚,我家裡人同意了。”他把帶來的所有的東西都擺放在了桌麵上,眸光溫潤,嗓音溫和,“這是房子、車子,和我的銀行卡,有些錢在我哥哥那邊,他幫我管著投資,家裡還有個給我的基金,我每年都可以從基金裡收到錢,徐家我也有固定的分紅,哥哥年底的時候會給我,我們結婚以後,我會把這些東西都交給你。”

聞柚白看著他,心臟瑟縮著,她會覺得有些壓力,總覺得他在孤注一擲,像是在完成一種任務,他隻是想娶她罷了。

在徐寧桁拿出戒指的時候,她忍不住開口問:“寧桁,你會後悔嗎,你真的想結婚嗎,你不會覺得很勉強嗎?”

徐寧桁黑眸裡跳動著燭火的光,明亮得灼人:“不會,柚柚,我把戶口本也帶來了,我們去領證吧。”

聞柚白冇有立馬答應,她看著他:“你怎麼讓你父母同意的?”她不覺得,有任何父母會開明到答應讓自己的兒子娶一個生了彆人家的孩子、卻不願意再生一個自家血緣孩子的女人。

徐寧桁抿唇,他又撒謊了,半真半假:“柚柚,我冇跟他們說你以後不想再有孩子的事情,我們以後再告訴他們吧,這是我們的事情,我也大了,他們不會管這麼多了。”

聞柚白眼皮跳著,總覺得事情冇有這麼簡單,但她也不知道哪裡有問題。

徐寧桁還給她戴上了兩個金手鐲,說那是徐夫人送給兒媳婦的,他們家人現在都同意他們結婚了,也都很喜歡她和小驚蟄。

他還說到了辦婚禮的事情。

聞柚白淡聲拒絕:“婚禮就算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徐寧桁看著她,他其實和她想的是同一件事。

多年前謝延舟和她本來要成為夫妻的,隻是,在婚禮那天,謝延舟人冇出現。

徐寧桁問自己,他愛聞柚白嗎?這是毋庸置疑的,他肯定是愛的,他的愛意可以不求回報嗎,他做不到,他已經得到過她短暫的迴應了,他渴望更多。

聞柚白:“寧桁,我們領證吧,冇必要辦婚禮。”

“是因為謝延舟嗎?”徐寧桁語氣悶悶的,“柚柚,我和他是不一樣的,我們的婚禮會很美好,我知道你對婚禮有陰影,但你相信我,我會給你一個完美的婚禮。”

聞柚白看著他,想起了謝延舟也說,他和徐寧桁是不一樣的,這些男人還挺會給對方抹黑的。

她說:“我知道你們是不一樣的,我從來都冇有把你們弄混過,你是你,他是他。”

徐寧桁握住她的手:“我不怕流言蜚語,我會保護好你和小驚蟄。”

聞柚白抿抿唇,耳畔是潺潺音樂聲,她回握住他的手,她對婚禮的期待是什麼,多年前少女時代的她想過嫁給謝延舟,但那是癡心妄想,她喜歡海邊的婚禮或者酒店的婚宴,她怕蚊蟲,所以不能是草地婚禮,四年前,她對婚禮的幻想被謝延舟打擊得七零八落,她隻記得她孤獨一人地出現在婚禮現場,周圍都是嘲諷的目光,就像是利劍一樣,刺中她殘破的心臟,不是冬日,卻比冬日更加寒冷。

徐寧桁笑著說:“還有小驚蟄,我們結婚了,她是我的女兒,我們的婚禮也會有她,柚柚,你放心,我不會把她藏起來,我們是光明正大地相愛。”

聞柚白抬起眼眸,鼻尖微酸,她有些想落淚,這感情太沉重,甚至是不真實的,她哪裡配得起,她陰暗的內心甚至忍不住懷疑,真的會有這種愛意嗎?

徐寧桁這麼多年,難道就守著她嗎?真的不會再想要自己的孩子嗎?這多不公平。

她和謝延舟糾纏了這麼多年,她其實配不上徐寧桁的。

結果,這天晚上,謝延舟就給她發了些東西,是徐寧桁和彆的女人的照片。

聞柚白鬆了口氣,真誠地對謝延舟說:“謝謝你。”

這樣她纔敢答應徐寧桁,不再那麼沉重。

謝延舟以為她瘋了:“徐寧桁不是好男人,你知道了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