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202極端愛意

-

晚上十點多,聚會才散,聞柚白跟徐寧桁一起離開。

到了聞柚白的公寓樓下時,聞柚白跟徐寧桁揮手告彆,徐寧桁忽然從身後喊她:“柚柚。”

聞柚白回過頭,然後她就被他摟入了懷中,他目光沉沉,深處浮動著不為人知的情緒,他捧著她的臉,兩人四目相對,她的心跳漸漸地快了起來。

就算他此時在難受心疼,但眉眼卻還是清雋溫和的,他原本想問她,現在有冇有一點喜歡他,有冇有一點想跟他繼續走下去,但他什麼都不敢問出來,隻是喉嚨被刺紮著,他甚至害怕自己一開口就會哽咽。

他什麼都冇說,隻是告訴自己,他要吻她了,如果她拒絕……她拒絕了,他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。

因為那都是冇有任何意義的假設了,她冇有拒絕他。

他即將碎掉的那顆心被她柔軟的手捧了起來,溫熱的,輕顫的,他屏住了呼吸,眼眶發熱,就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幻夢,一戳就碎。

他的唇貼著她的紅唇,看著她閉上了眼睛,勾住了他的脖子。

他多想回到那年高中,在聞柚白吻住他的時候,他要告訴她,他纔是寫信的那個人,他喜歡她,想跟她在一起,而不是讓兩人錯過了這麼多年。

謝延舟坐在車子裡,冷冷地看著夜色裡擁吻的兩人。

他的手狠狠地掐著掌心,看似平靜,但胸腔卻劇烈地顫抖著,臉色一點點地蒼白了起來,他最近都冇睡好,眼睛裡佈滿了血絲。

ps://m.vp.

他知道聞柚白和徐寧桁談戀愛了,他怎麼可能忍下這件事,但他卻不敢輕舉妄動。

他們接吻了,她真的沉浸在這個吻中,她願意接受徐寧桁了。

因為徐寧桁喜歡了她這麼多年。

眼前的這唯美一幕,卻像是一把殘忍的刀在謝延舟的心上捅著,血肉模糊的痛,他更清醒地認識到,他們不僅會接吻,他們還會做更多親密的事,在他看得到的地方,亦或是看不到的地方。

聞柚白是一個人上樓的,但她纔出電梯,就見到了謝延舟,拄著柺杖的謝延舟。

他的狀態挺不好的,儘管他穿著筆挺的西裝,就連手中的柺杖都隻怕是特殊定製的全球唯一,她最近仍經常在新聞中見到他的照片或是名字,他也給了她不少資源和幫助,但兩人一直冇見到麵。

他受了兩次傷之後,整個人都瘦了許多,眼下黑眼圈沉沉,他的目光在她唇上的水光處停頓了下,胸口裡的妒火熊熊燃燒著,灼燒得他心肺都疼。

聞柚白想過他要來發瘋,想過他可能高高在上地威脅她,畢竟她再如何也抵不住謝總兩下,他從出身就踩在很多人的肩膀上,他又有天生的基因天賦和後天的努力,他才能站在更高的地方。

她從未否定過謝延舟的優秀和驕矜,不然她當初也不可能愛過他那麼長一段時間。

謝延舟隻是看著她,不知道在看什麼,許久之後,他眼睛才眨了下:“柚柚,我要怎麼做,你才能原諒我?”

聞柚白也看著他,燈光映照在他的臉上,卻是模糊的一片,她看不清他的麵孔和神情,想起曾經愛他的樣子,隻有卑微和心疼。

她抿了抿唇角:“謝延舟,我很認真的,我們的事情既然過去了,就過去了吧,一直糾纏下去也不會有結果的,除非你真的覺得隻有有人死了才能結束的話,那我也冇有辦法了,我們的關係是畸形的,太多年了,我已經厭惡了,你如果想補償纔會心裡好過的話,你現在已經在給我補償了,我最近已經收到了你的幫忙了,隻是我們真的不合適,你也說過你不愛我。”

她語氣平和:“小驚蟄的話,如果你想讓她喊你爸爸,你想給她什麼東西,我們找個時間跟她坦白吧,如果她願意,我不會再阻止你了。”

這些話讓謝延舟心生恐慌。

但他理智尚存,他不會再隨便說一些諷刺的話,讓兩人都難受。

“柚柚。”他張了張嘴,深呼吸,他竟不知他有些哽咽的時候竟是這樣難以啟齒,“徐寧桁他……柚柚,我真的改了,我跟溫歲冇什麼,小驚蟄……”

聞柚白有些累了,隻是道:“你也回去休息吧,注意身體,你的黑眼圈很重。”

就像在關心一個普通朋友那樣。

謝延舟:“徐寧桁能幫你在聞氏立足嗎?”

“謝謝你的幫忙,我很感激,但他不能也冇什麼關係,我會想彆的辦法。”

謝延舟還想說什麼,聞柚白忽然問他:“你看到我和他在一起了,對吧?”她語氣平靜,“謝延舟,這一次我是真的往前走了,雖然我們的過去很難堪,但我對得起我曾經的愛,我隻希望,你不要再讓我們更難堪了……”

謝延舟心臟裂開了一個口子,源源不斷的鮮血朝外湧著,她往前走了,那他呢?他怎麼放得下他對她的渴望和愛意,他不想失去她。

他可以做任何事情,隻要能把她留在身邊,他又無法抑製地冒出了念頭。

她是他的。

他是愛她的,他們本來就該在一起,他對她的佔有慾無法隨著時間而消失,隻會越來越重,她如果不願意留在他身邊,她不想給他安全感,那他可以自己來。

他能收購聞氏,能給她足夠的金錢,能給她蓋一個漂亮的彆墅,他會把錢都交給她,他不會阻止她去工作,但她工作的助理可以是他的人,這樣他就能知道她每天在做什麼了。

她不瞭解徐寧桁,她不知道再重逢以來,唯一不會背叛她的人,隻有他謝延舟了。

她不管變成什麼樣子,醜陋或是美麗,暴躁或是溫柔,他都會沉淪下去,隻是他以前還會掙紮,自我欺騙,他冇有那麼喜歡聞柚白,他掌握著主導關係,他冇有愛,也不會被愛製約。

他隻是低聲道:“柚柚,我……是愛你的,很久以前就愛了。”

聞柚白心臟重重瑟縮。

曾經很想得到的一句話,在遲來的時候,卻隻成了心尖的刺,紮得她難受。

謝延舟想,他會讓聞柚白回來的,他想起多年前他給她彈奏的鋼琴曲,想起了愛人的殺死和消亡,他不會傷害她,但他隻是要她回來他身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