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98戀愛腦

-

但謝延舟冇有生氣,他最近一直在改自己的脾氣。

可恨的是喬給他發來的網絡雞湯,什麼愛一人不能失去自我,不能一味地為愛人改變,失去自我的愛不叫愛。

喬讓他反思一下自己,他為了聞柚白,都做了多少事情了,忍了多少脾氣了,她也不是什麼超級大仙女,得不到就這樣算了吧。

他的確反思了,隻是他最終得出的結論卻是,他其實也冇做多少事,這些事本就是他早該做的,他理所應當做的,還有就是,他早該承認,他對她的渴望與日俱增,他不能再洗腦自己,說這是一種對她身體的**,或者隻想要她做情人的念頭。

他們重逢以來,他對她的身體當然依舊有強烈的愛意,但這不是他最想要的,他更想早上醒來見到她,送她去上班,帶她去吃飯、買東西,和她接吻、看電影,做很多普通情侶要做的事情,如果隻是情人,隻是身體,就不會有這麼多蔓延出來的想法。

無論他們是否見麵,他也總會在夢裡見到她,她笑的樣子,哭的樣子,黑眸裡倒影著他的輪廓,她怨恨他毀了她的人生,討厭他的自私。

她離開了,也帶走了他的**和……愛意。

是的,愛意。

謝延舟深深地看著麵前的聞柚白,他忽地伸手,握住了她的手,腿骨折了,但是力道卻冇半分減少,他一用力就將她扯進了懷中,抱緊了她。

卻冇說話。

喬問過他,他到底還有什麼不捨的,他已經擁有過完整的她了,從少女時期到她大學畢業,她見過他最猙獰狼狽的樣子,他們互相欺騙、隱瞞、傷害,既然當初都放棄過,說明也就這樣了。

ps://vpka

shu

喬還笑話他,不是說好了不在乎愛嗎,不需要愛嗎,多瀟灑,想要哪個女人就拿權勢引她過來,現在怎麼變了?

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內心的缺陷,他是個心理扭曲的人,不敢正視自己的懦夫。

他其實很早就當她是他的戀人,不管他嘴上怎麼說,不管彆人怎麼說他們是金絲雀和金主,他始終隻有她一個女人,他不願意給她錢,既是怕她隻愛他的錢,也怕她拿了錢就會遠離他,他當初答應結婚,是因為他是真的想跟她結婚,後來取消婚禮,是因為他覺得被欺騙,他太在乎她了,在乎到他要她的愛是純粹的,不摻雜任何的欺騙,等她一點點地飛離他的掌控,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她,明明難過得就快要撐不下去,卻還是要用強勢偽裝他內心的脆弱,他怕她被徐寧桁帶走。

他知道她怕權勢,知道她喜歡金錢,所以他想要用這兩者編織出一個能困住她的幻境,而再次重逢,他也是想留她在身邊,他這時候才覺得無力,無論是他的道歉懺悔,無論是他的卑微退讓,都不能尋回她的一絲愛意。

現在甚至讓她知道那些信件是徐寧桁寫的,她的心已經偏向了徐寧桁。

聞柚白有什麼特殊的魅力嗎?

她漂亮,但也有不少漂亮的女人,她聰明,但這個圈子裡也從不缺少聰明人,她和他有多年的回憶,那他在乎的是曾經的回憶嗎?

她的特殊就在於她是聞柚白,或許在他來到這個世上的時候,上帝就已經為他選定了命中的愛人,她一出現,他就隻能看到她,無論是他的心還是身體。

而他為了抗拒命運的選擇,卻將她越推越遠,最終痛苦難當的卻還是他。

這是懲罰。

他難以承認的愛意在她看來一文不值,他還有很多辦法留住她,比如聞氏的存亡,比如小驚蟄的撫養權,比如監視,再比如令人不齒的藥物……可是他捨不得。

但聞柚白捨得,她被他抱住,就下意識地擰眉要將他推開,他不願意放手,她一狠心,就越發用力,兩人掙紮之間,聞柚白生了惱意,覺得他麵目猙獰,隨心所欲,知道他腿受傷未好,見他輪椅還冇固定好輪子,乾脆推他的輪椅。

她也不知道怎麼弄的,但回過神的時候,謝延舟已經摔倒在地了。

他疼得擰眉,額頭有了冷汗,卻冇吭聲,默默地隱忍著,他更冇生氣,似乎隻有無窮儘的無奈,這樣的謝延舟陌生得讓聞柚白一時都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。

聞柚白決定去幫他喊醫生,他又在後麵喊她:“彆走,如果是醫生的話,床頭有按鈴。”

“不是,我是要離開,你受傷是你的事情,你想強迫我,我正當防衛。”她回。

謝延舟不是不難過的,但他今日被打擊過多了,身體已經啟動了自動防禦了,疼到麻木了,他還覺得暫時能夠接受。

“那能不能拜托你幫我喊醫生?”他說,“我很疼。”

聞柚白淡淡地睨著狼狽摔倒的他,像是多年前的場景反轉了過來,那時她被人推下樓梯,疼得顫抖,骨節扭曲,傷痕遍處,他們都是這樣冷漠地看著她。

她轉身就離開:“不能。”她給自己立了個惡毒的人設。

謝延舟輕聲歎氣,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他放棄掙紮,躺在地上,腦海裡卻還是和她有關的畫麵。

狠就狠吧,狠一點……也挺可愛……的吧?

但他疼得想罵臟話。

她離開後冇多久醫生就來了,喬和助理也趕來了。

喬簡直不可思議:“眼周,你是腦子被車車撞壞了嗎?你怎麼變成戀愛腦了?聞柚白這樣狠心對你的腿,你也冇生氣?”他又歎氣搖頭,“不對,你以前就是個戀愛腦,我現在算是明白了,你以前說你不在乎愛情都是假的,你纔是最在乎的那個,我想了下你做過的事情,你折騰了這幾年,就是為了得到聞柚白的愛情!”

喬有點心疼他兄弟了,因為以前聞柚白的確喜歡他,但她一直都不是戀愛腦,她試圖在愛情裡獲得利益,她的心被傷害了,但她換來一大筆錢,深造讀書,她是生了女兒,但女兒跟著她姓,這不是現在女人最喜歡的去父留女嗎,她還白嫖了延舟的好基因。

而謝延舟呢,看似在他們的感情裡占據上風,是主導者,他有絕對的金錢和權勢,她必須依附於他,但他不圖彆的,隻是想得到她完完全全的愛意。

戀愛腦實錘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