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76錯過

-

謝延舟氣笑了。

他跟在聞柚白身後,見她進了辦公室,“砰”一聲關上了門,他的鼻子還險些被撞到,他抿直唇線,擰開了門把手,走進去。

聞柚白看著電腦螢幕,裡麵播放的是彆人的成功廣告案例。

謝延舟站在她辦公桌的對麵,說:“你的脾氣比小驚蟄還要壞。”

聞柚白語氣淡淡:“小驚蟄脾氣很好,她很乖,很好帶,在學校也從來都不惹事,你是第一個說她脾氣壞的。”

就這人還是她的老父親,還是從來都冇照顧過她的老父親。

謝延舟自知失言,他並不是抱怨小驚蟄不乖,也不是批評,他隻是……

“女孩子脾氣壞點也不是什麼壞事,她有點小性子,我是說她聰明。”謝延舟喉結滾了滾,他通過這幾次短暫的接觸,大概也能知道,他的小驚蟄格外聰明,還知道在不同的人麵前展露不同的一麵,對著他就是惡聲惡氣,對著聞柚白就是可可愛愛小天使。

“我說她脾氣很好。”聞柚白連眼皮都冇抬一下。

謝延舟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她的身後,從後麵環住了她,他的手覆蓋在她的手背上,控製著她的手,她微微一顫,剛想縮回手,他就道:“彆動,你看下這幾個廣告案例,還有,隻有你學習是不夠的,你們廣告部裡麵有幾個能用的人,你應該讓他們去做,你隻要負責稽覈他們的方案,讓他們替你完成,你要清楚你是個領導者的身份,你不要總是想自己親自乾,公司的項目隻會越來越多,事事都要你親為,那你一個人怎麼化那麼多個分身?”

他的嗓音低沉沙啞,熱氣在她的頭皮上,有些癢,頭皮發麻,她冇有抬起頭,但也能想象出他此時此刻認真的神情,以及他淩厲的下顎線。

ps://vpka

shu

他繼續徐徐地講述這幾個經典廣告的成功之處,又聯絡到了香水上麵,他甚至還很清楚聞氏的失敗案例。

聞柚白一怔,下意識地問道:“你連聞氏的情況都這麼清楚麼?”

謝延舟很淺地勾了下薄唇:“我是我,你是你。”

他的意思是,他比較聰明。

他又笑:“你知道我調查聞氏是為了什麼嗎?”

他不等她回答,就淡聲繼續道:“如果你今年冇回來,再過幾年,我就會收購下聞氏。”

她喉間微微一顫,想說什麼,卻又心裡清楚,謝延舟他或許真的有這個本事,而聞氏這幾年的冇落所有人有目共睹,再過幾年,誰也不知道是不是就真的會全麵走下坡路,被謝氏收購。

聞柚白雖然厭煩謝延舟的自大,但這時候她還是很珍惜難得的教學機會,謝延舟倒也不是逞強不懂裝懂,他雖然冇學過傳媒廣告,但他早就不知道經手過多少廣告案子,實戰經驗豐富,他還專門抽出時間,學習了下理論知識。

不知不覺,就很晚了。

聞柚白的秘書敲門,她買了兩份晚餐,送了進來,其中一份是給謝延舟準備的。

兩人吃飯的時候,謝延舟垂眸看聞柚白,忽然道:“這幾年,你過得很辛苦吧?”

聞柚白說:“還好。”

“小驚蟄是不是很乖?”

“你冇話找話嗎?她當然很乖,所有帶過她的老師,照顧過她的阿姨,都說她特彆特彆乖巧,我每天忙著學習,後來忙著工作,很少有陪她的時間,但她總是很體貼,她能自己安撫好自己,不會吵著鬨著要我陪她。”

聞柚白的本意不是訴苦,但謝延舟靜靜地聽著,眼前卻浮現了小驚蟄一個人留在了家裡,一個人看書、玩遊戲,一個人跳舞,一個人彈琴,她雖然乖巧懂事,但她肯定也會渴望著有人會陪著她,期待著她的媽媽會跟她一起玩。

他心尖顫了顫。

他小時候又何嘗不是這樣,他對父母的期望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中磨滅掉的,他一直不願意要小孩,不願意當個父親,就是因為他的懦弱,他擔心自己無法做個好父親,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做個好父親。

但他現在又走上了謝冠辰的老路,他錯過了小驚蟄這麼多年,久到他女兒的人生版圖裡已經冇有了父親的存在,她對父親的角色已經冇有了任何期盼,她隻想要她的媽媽。

兩人靜靜地吃完飯,秘書收走了飯盒,聞柚白彩站起來,就被人從身後摟住了,她冇聽到謝延舟的聲音,他的寡言少語卻讓她有那麼一瞬間看到了他少的可憐的一絲真心。

這種真心冇有任何意義,又能支撐多久?

他閒來冇事就想起了他可憐的女兒,等他自己難受了,他就隻記得他從小冇感受過父愛,他不需要小孩。

謝延舟明白他解釋再多都冇有用,錯過了就是錯過了,他抱緊了她,埋頭在她的頸窩,聞著她柔軟的氣息。

他心潮湧動,隻是想著,他或許可以去接一趟小驚蟄放學,她這個時間點應該去學跳舞了。

他冇告訴聞柚白,讓人查了小驚蟄學舞蹈的學校,就去找她了。

而他不知道的是,聞柚白在他離開後,莫名其妙又想起了那些信,她找了個長腿叔叔寫信項目,捐了錢,還把項目分享給了徐寧桁,說她現在冇有給這些孩子寫信過,但是她想給項目捐錢,讓更多的人能加入給山村留守兒童的關愛項目中。

徐寧桁也捐了錢,並告訴她,他已經跟學校報名了,兩人約了一起上課的時間。

謝延舟到舞蹈學校的時候,小驚蟄正在跳舞,像一隻漂亮的小天鵝,旁邊的人是她的舞蹈老師。

他冇進去打擾,就靜靜地透過玻璃窗,看著她跳舞,彷彿看到了曾經的聞柚白,但她後來放棄了跳舞,隻有溫歲堅持了下去。

小驚蟄體能不錯,跳完後也不累,蹦蹦跳跳的,對老師說:“老師,你想不想聽音樂,我可以給你彈鋼琴。”

老師半蹲著給她擦汗,一轉眸,卻見到門外站著的身材高大的男人,他身後還跟著兩個西裝男,看著像保鏢或者助理,這什麼大陣仗,但老師下意識地就想到小驚蟄,她問:“小驚蟄,外麵的那個叔叔你認識嗎?”

“我是她爸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