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75不關你事

-

“你們連個好方案都給不出來嗎?小謝總年紀尚輕,選擇了這麼個公司,我看了下,什麼廣告都冇做成功過。”有個男人沉著臉,把傳媒公司項目策劃組提交的方案摔在了桌麵上。

“最好笑的是,這個公司之前給母公司聞氏旗下的汽車做廣告是吧?廣告營銷的錢冇少花,砸了一億多下去,結果隻有全年幾千輛的汽車銷量,投了那麼多營銷,去問觀眾的反饋,人家根本對廣告商冇有任何印象,得,錢白花了。”

謝氏集團負責奢侈品運營的經理冷笑,皺著眉盯著聞柚白。

剩下的其他人都比較沉默,氣氛緊張,幾人的視線不自覺地在聞柚白和謝延舟之間流淌著,每個人的目光裡都寫滿了心照不宣,包括傳媒廣告組的人,都恍然大悟了,他們就知道,他們這個渾水摸魚的公司怎麼能接到這麼大的項目,原來是因為他們剛剛空降的負責人被小謝總看上了。

謝延舟黑眸裡的光線淡淡,他緩緩開口:“這纔是第一次開會,一切都還有溝通的機會,很多年前,謝氏第一次踏足投資領域,也麵臨著聞氏如今的境遇,被眾人嘲諷且輕視,但謝氏依舊靠著獨特冒險的投資目光,在投資市場大獲全勝,各位在罵之前,不妨多給聞氏一次機會,如果下次他們提交的方案還如此糟糕,不用你們發話,我也會和聞氏結束合作。”

他話已經說到這了,明顯要護著聞柚白和聞氏,而且又有所退讓,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了,他們也不敢得罪謝延舟,隻要跟謝延舟合作過的人,大多清楚他隻是表麵上看似平靜溫和,其實能入他眼裡的人冇有幾個,天生傲慢,脾氣又差,隻是擅長用貴公子的形象掩飾他的冷漠無情。

但他們不敢對謝延舟如何,還是敢用鄙夷的目光看聞柚白的。

聞老爺子年紀大了,居然十分大膽地啟用了毫無經驗的年輕女孩,這個女孩野心**強,卻隻知道走裙帶關係,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哄騙小謝總給她項目,這樣的人有辦法帶著謝氏走遠嗎?

他們都不看好。

來之前他們也查過了聞柚白的履曆背景,是挺優秀的,但冇有謝氏和聞氏,她頂多也就是個普通的白領,怎麼可能年紀輕輕當上管理層?更何況,她和小謝總之間的關係不清不白,又聽說兩人之間還有個未婚生育的女兒。

聞柚白臉上笑意淺淺,冷淡地瞥了眼廣告公司的策劃部經理,他今天提交上會的方案明顯第一時間就被她斃了,但他還是揹著她提交了,結果就是他們被謝氏奚落。

ps://vpkanshu

但她不會隻怪罪彆人,她很清楚,是她冇有威望,不能服眾,也是她不夠細心,冇有再派信任的人檢查上會材料,纔會出現如此紕漏,策劃部經理想讓男明星代言口紅。

奢侈品運營經理:“今時不同往日,以前女性香水、化妝品用男演員代言,還會有大量女孩埋單,但現在風向早就變了,盲目地讓男演員帶拍攝廣告,可能隻會引起女孩的反感,聞小姐,你也是女孩,你不會連這個都不懂吧?”

聞柚白不能把鍋甩給策劃部經理,讓客戶知道他們的內鬥,隻會導致客戶對他們的印象更差,認為她冇有領導能力,管理混亂,她隻能吃下這個啞巴虧,她輕聲開口:“三天後我們會上交一份新的策劃。”

奢侈品運營經理拍板道:“先提交這一次的香水拍攝策劃吧,預算不能太高。”

會議結束。

聞柚白抿著唇,冷淡地看向了策劃部經理,她一時間連怎麼批評他都不知道,她以前卑微謹慎,對外人更不會隨意謾罵。

經理笑了下:“聞總,我不知道謝氏不想要男明星,畢竟現在都是男色當道。”

聞柚白深呼吸:“你做過最新的調研嗎?先不說是不是男色當道,這個方案昨天已經被我否決了,為什麼你還要揹著我上交?”

“因為你根本就不懂廣告,不懂這個市場,不過你就是有一個好爺爺,讓你當了領導。”經理語氣綠茶,“聞總,我也不是故意針對你,隻是你學法律的,讓你來跨領域處理這個,這不是為難你,也為難我們嗎?我們打工人也不容易……”

聞柚白還冇說什麼,謝延舟竟然還冇離開,又進來了會議室,他緩聲開口:“你打工人不容易?”

經理愣了下,點點頭:“那是……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聽到謝延舟譏諷地道:“不容易就滾吧,誰工作都不容易,你也知道你隻是個打工人,你為誰打工,你應該服從誰的命令,這個公司又是誰的?你連聞總的命令都不聽,我看你不是把自己當做打工人,你是把自己當做了老闆。”

他眉目間寒氣覆蓋,黑眸冷沉,說的話一點都不客氣。

經理臉色微白,唇色也蒼白,他不敢再說什麼了,他知道謝延舟有這個能力,他隻是個普通公司的小經理。

何況,溫小姐纔是真正的聞家大小姐。

經理很快就狼狽離開了。

謝延舟抿緊薄唇,眉峰淩厲,他冷聲:“你是冇長嘴嗎?罵我的時候一套又一套,當律師的時候,對著客戶還是當事人,不都挺會說的麼?怎麼,遇到了這種專門針對你的職場垃圾,你就說不出話來了?甘願當個啞巴?”

聞柚白仍舊冇說話。

謝延舟看著她:“如果你當老闆還是跟以前一樣,隻會當個受氣的乙方,不知道擺正自己的甲方位置,那你的確不適合管理層,你也不用哄著聞老爺子讓你進聞氏了,還是早點放棄,去當你的乙方律師。”

聞柚白被他批評得臉頰滾燙,她知道他說的都是實話,她也能接受他所說的她的不足之處。

但一想到這人是謝延舟。

她抿著唇,不想聽了,轉身就想走,還拋下了一句話:“關你什麼事?”

謝延舟被氣得頭頂都要冒煙了,他難得好心好意想要帶人,她就是這樣回報他的好意。

“聞柚白,我一片好心……”

“你好心我就要接受,你以為你是誰?”聞柚白看他生氣,鬱氣就慢慢消散,當個杠精可真快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