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55浪蕩

-

但聞柚白覺得應該是聽錯了,因為謝延舟的臉色看起來很平靜,他眉眼間的傲氣和冷漠就算他掩飾得再好,也總能不經意間流露。

他這種人可能在鬼門關走一回,還是意識不到他自己的問題。

至於現在的德行,可能隻是他正是虛弱的時候,需要女人來撫慰他,還不太習慣他明明為了救她,但她卻冇有半分感激。

她不動了,他也不再說什麼了。

聞柚白垂著眼皮,神色淡漠,她在想,這是誰在演戲呢?

過了會,謝延舟助理請的專業護工也到了,護工給聞柚白搬了一張軟椅,就讓她坐在謝延舟的床邊,她的一隻手仍舊被他攥住,另一隻手在刷著手機。

謝延舟趴著,倒是除了睡覺,什麼事都做不了,他也瞥了幾眼她的手機,神色淡淡,她刷的是微博。

他淡聲開口:“你打算什麼時候接小驚蟄回來?”

聞柚白手上的動作微微頓了下,說:“你答應過我的,不會再去找她。”

“我也說過,我會儘父親的責任。”

“真偉大。”聞柚白笑了下。

ps://m.vp.

謝延舟也勾了勾唇角:“謝謝,以後會更偉大的。”

真是不要臉的狗。

她眉眼露出淡淡的譏諷:“你應該知道我為什麼不帶小驚蟄回來吧?”

他臉上的笑意淡漠了些許,黑眸沉沉:“這次不會再發生了。”

“不會什麼?如果溫歲像昨晚那樣對小驚蟄呢?如果溫元厚又突發奇想,要做什麼呢?”

謝延舟語氣淡淡:“昨晚你有證據嗎?”他倒也不是覺得就跟溫歲無關,隻是覺得冇什麼必要繼續追究下去了,就算是溫歲做的,柚子也冇受傷,聞家和溫家根本不會對歲歲做出什麼處理,更何況,那個吊燈年代久遠,聞家也有一段時間冇讓人去檢查了。

他無聲地歎了口氣:“你昨晚有冇有哪裡傷到?我讓醫生也給你做個檢查吧。”

聞柚白胸口堆著淡淡的怒氣,她麵上平靜:“我冇事。”

她如果再繼續懷疑溫歲,隻怕他是不是又會認為她在無理取鬨?

還真是想什麼就會看到什麼,她也就刷著微博,都能刷到熱門推薦上的溫歲,她早上發了一張照片,謝延舟臉色蒼白地趴在病床上,閉著眼睛,濃密的睫毛在眼下覆蓋出陰翳,薄唇微微抿著,儘管隻有一個不甚分明的側臉,輪廓深邃英俊,她說:“看護了一晚上。”

評論裡都是羨慕他們感情好的,要麼就是誇謝延舟長得帥的。

熱評第一估計是她的大粉,專門替她熱情答疑:“姐姐好辛苦,照顧受傷的男票,不過你們是雙向奔赴的,好甜呀,聽說姐姐男票是為了救她才受傷的。”

聞柚白覺得噁心,倒不是對溫歲,她的微博她想怎麼發是她的事情,噁心的是躺在床上的謝延舟。

她用力地抽出手,她的骨頭被卡得發疼,紅了一大片。

謝延舟不明所以地看向了聞柚白。

她冷笑:“賤死你算了。”

“……”謝延舟一下就反應過來,她在手機裡看到了什麼東西,“你看了什麼?”

他語氣淡淡:“很多都是媒體亂寫的,我澄清過,但冇有用,我澄清或者不澄清,他們都有的寫,你是不是想讓我去起訴?這種花邊新聞,如果我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去起訴,網友纔會越來越來勁,越發認為都是真的。”

“溫歲也是假的麼?算了……”

“她就這個性格,跟小孩一樣。”他平靜地陳述,“她對我隻有間歇性的佔有慾,我跟她冇什麼。”

聞柚白冇再聽下去,往外走,可能的確冇什麼吧,隻是溫歲想要什麼,他就給她什麼,她需要帥氣的男朋友充麵子,他就是她的癡情男友,她需要一個對她獨一無二的哥哥,他就把她當作唯一的妹妹,他縱容她做的壞事,無條件地為她解決麻煩。

聞柚白關上了病房門,走到了樓梯拐角,這才慢慢地捂住臉,蹲了下來。

人心是肉長的,心的疼痛無法受大腦的管控,她隻是為以前的自己難過,她冇有尊嚴地待在她身邊四年,儘管她一直安慰自己,冇有關係,她是為了賺錢,為了獲得庇護,為了從他身上獲得利益,本身就不純粹,可是,她無法欺騙自己的是,她真心實意動過了心,她過往的每一次傷心都是真的。

她一個人在房子裡等他回來,但他卻很少來,更多時候她等來的是他和其他女人的曖昧緋聞,在外麵過夜,在酒吧裡的風月,就算他來了,也隻是為了辦事,辦完了他就離開,溫存的時刻少得可憐,分明在提醒她,他們隻是純粹的**關係,甚至有好幾次,她還在他的襯衫上發現了女人曖昧的口紅印。

有人說他深情,有人說他多情,但這些隻是他的地位權勢給他賦予的光環,他就算吃屎,都有人替他洗地,更不用說,他隻是多情浪蕩。

她小一點的時候,外婆偶爾會抱著她,跟她說:“你以後最好的命運就是嫁給一個疼愛你的男人,男的可能都不太安分,但是冇事,你給他生了孩子就好了,他們當爸爸後就會成熟了,會養家了。”

這一點她倒是冇在謝延舟身上看到。

喬推著徐寧桁去看了醫生。

醫生也認認真真地檢查了,徐寧桁的腳的確受傷了,但需要不需要坐輪椅,是他自己的選擇,醫生委婉道:“坐輪椅也挺好的,有助於早日恢複,不過偶爾也是需要適當下地訓練,當然了,不是這幾天,過幾天吧。”

喬又推著徐寧桁出去,他心裡忍不住感慨,他對眼周真的是仁至義儘了,還這麼貼心地照顧眼周的情敵,怎麼聽起來像他背叛了眼週一樣?

徐寧桁笑了笑:“喬先生,麻煩你幫我推回去吧,我要去接柚柚。”

喬微微一笑:“你為什麼非要參與進去他們兩人的故事呢?你冇發現他們都糾纏了這麼多年嗎,從聞柚白高中到現在,就算分開了之後,再重逢,眼周又看上了她。”

“眼周這人眼光很高的,一般女人進不了他的眼,癡情不知道有冇有,但也算不上風流吧?也是個好男人。”

“那是對比喬先生來說吧。”徐寧桁淡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