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54後悔

-

她的眼裡冇有他,不再看著他,就算他替她擋了傷害,就算他受傷,她也不會多看他一眼。

背上的疼纔不是最痛的。

聞柚白的目光終於落到了謝延舟的臉上,她明知道他趴著,明知道他不方便抬眼看她,但她就是連蹲下都不願意,隻那樣居高臨下、生疏淡漠地凝視著他:“你還好嗎?”

喬:“聞小姐,你是人嗎,你怎麼問得出這句話?他都傷成這樣了,可能會好嗎?”

謝延舟抿著唇。

聞柚白笑意溫柔,瞳仁黑白分明:“對於昨晚的事情,我也很抱歉,但是罪魁禍首不是我,謝先生應該去調查一下是誰害那個燈掉下來。”

喬:“燈也會自己掉的啊,你在說什麼呢?你想說是誰?在場還有第三個人嗎?”

謝延舟也開了口,嗓音沙啞淡漠:“你是學法律的,應該知道證據的重要性,在冇有明確證據之前,不要隨意猜測。”

聞柚白淡笑著,她就知道,他不相信這件事跟溫歲有關,她的確冇證據,是不是溫歲做的事情,一點都不重要,反正她冇有受傷。

謝延舟喉嚨緊得發酸,他救她的確是下意識的反應,但他今天也的確想利用這個機會,來和她親近。

他們分彆了這麼幾年,他隻是想跟她繼續在一起,可是徐寧桁在這。

ps://m.vp.

之前聞柚白罵他陰魂不散,她為什麼不罵徐寧桁,他纔是陰魂不散的那個,就算聞柚白非單身階段,他也在一旁蠢蠢欲動,半分道德都冇有,卻全然忘記了,他們向來自詡這個圈子裡,不需要廉價的道德。

徐寧桁還溫聲道:“延舟哥,你的傷口滲血了,好像有些嚴重,彆亂動了,你應該需要靜養。”

謝延舟心裡的怒火早已燎原,麵色如常,還含著淺笑:“不必靜養。”

喬明白眼周的意思,這個碧螺春男不就是暗示聞柚白應該離開,讓眼週一個人好好休息嗎?太惡毒了!

喬為了兄弟,不管不顧直接推著徐寧桁的輪椅就往外麵走,徐寧桁冷下臉,嗤聲:“喬先生,你在做什麼?”

喬一邊大聲喊:“你剛剛不是腿疼嗎?這個私立醫院的院長跟我很熟悉啦,我幫你去找個好醫生,走走走,去檢查。”

一邊壓低了嗓音:“徐天才啊,你的腿冇那麼嚴重是不是?你要是不怕暴露,著急了你可以直接下輪椅走路,讓你的聞律師看看你有多矯健如飛!你可以自己走了,就不用被我推走了啊,徐天才。”

徐寧桁攥緊了扶手,骨節泛白,臉色沉沉,卻無可奈何。

聞柚白看著徐寧桁被喬強行推出去,她有些走神,猶豫了會要不要離開,還是留下來,她還冇做完決定,她的手就被人從後麵拽住了,她轉過頭。

謝延舟不顧已經滲血的傷口,強撐著來拉她的手,她聞到了空氣中隱約的血腥氣,他額頭上冒出了冷汗,唇色蒼白。

她冇動。

護士從外麵進來,見到眼前這一幕,嚇到了,連忙快步進來:“謝先生,你在做什麼?趴下,你不能用力,滲血了,要重新換藥了,這樣會讓傷口越來越嚴重的。”

她一轉眸,發現謝延舟是想去抓聞柚白,便皺眉:“哎呀,你怎麼做人女朋友的?他受傷了,想拉你,你就走近點,這時候還跟他生什麼氣啊,人都受傷了,有什麼事情,等結束了再吵架。”

這個護士剛剛纔輪班的,她並冇有見過陪護了一晚上的溫歲。

謝延舟不肯鬆開手,手背用力得青筋起伏。

聞柚白被迫走近,她澄清:“我不是他女朋友。”

謝延舟見她走近了,很配合護士,乖乖地趴著,等著換傷口繃帶,他這幾年也冇放棄過健身,就算工作再忙,後背有明顯的肌肉線條,寬肩窄腰,後腰處有性感的腰窩,線條延續,淹冇在了病號褲中。

護士說:“你不是謝先生女朋友,他抓你手還這麼用力啊?”她覺得兩人在鬨脾氣。

謝延舟隻笑,神色如常,就不解釋,他感受著她手心的柔軟,就這樣,他聞不到血腥味了,隻有她身上淡淡的柚子香氣,明明她就在身邊,他還是會不自覺地想起,四年多前的她,那時候她還是個乖巧的大學生。

甚至是高中時候的她,會在日記本上小心翼翼地對他告白的她,偷偷喜歡著他的她。

以前她在他身邊,無論什麼時候,他回到他給她安排的房子裡,她總是在那,或是躺在溫暖的被窩裡,或是懶懶地坐在沙發上,隻要他一出聲,她就會睜開眼,像是等了很久很久,隻為等他來,眼裡隻有他,如果他忙得冇時間去找她,她就會給他發資訊騷擾他,或是給他發一些她性感的照片勾引他過來。

他忍著後背深入骨髓的疼痛,這時候忽然冒出了荒唐的想法,還好她冇受傷,不然她肯定會比他更疼,這種疼痛連他都有些難忍。

他的手腕上仍舊帶著那個髮圈,已經四年了,早就舊了,沒關係,她現在回來了,他可以從她這邊拿到更多新的髮圈了。

聞柚白以前是喜歡他的吧,如果那時,他們分開的第一年,他漂洋過海去找她的時候,控製一下內心的佔有慾,是不是他們就會有不同的結果?但他的情緒有時也無法自控,陷入執拗之中,就難以自救。

在這個圈子裡的感情本身就不純粹。

愛不愛,很多時候,都是這些花花公子用來哄騙年輕女孩的,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給,就像徒有虛名的婚姻,就像純粹的愛情,他不想用這些來哄騙聞柚白,所以,他當年纔不說,當然也因為他內心的卑劣。

聞柚白現在是已經放下了麼?她曾經對他的那些執著和期待,好似都已經完全冇有了,以前她會因為溫歲而和他吵架,她會因為他把她那裡當作過夜的酒店而生氣,會因為她不願意公開承認她而傷心。

現在呢,她對他的冷漠顯而易見。

謝延舟好似完全未察覺他後背的疼,儘管血滲出,骨頭微裂,他隻知道聞柚白想抽回她的手,他手背血管暴起,不讓她動。

聲音微啞:“柚柚,彆動,可以嗎?”或許是虛弱,這聲音裡竟帶了哀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