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30溫先生

-

聞柚白跟好朋友們也三年未見了,第一年溫元厚還派人跟在她身邊,變相地監視她,讓她不要聯絡以前的朋友,第二年她才重新聯絡上了一喃和黎白,第三年,快要到約定期限了,她也畢業了。

她還問過溫元厚:“我就一個普通女孩,你費力派人監督我,是為了什麼?”

“你太自謙了,你一點都不普通,從你出生開始,你就不普通。徐家那小子到處找你,謝延舟更是因為你,直接跟我決裂嗆聲。”溫元厚聲音慈祥,“這也不是監督,是保護你,何況一點都不費力,你總不會以為我就動動嘴,派人跟我彙報你的情況,就算費力了吧?這隻是順帶的事情。”

“謝冠辰也在找你,你媽媽前段時間,不知道怎麼了,從高處摔下來了,正在醫院養傷,還好冇事。”

聞柚白隻當是許茵不小心,但她冇懂,謝冠辰找她做什麼。

她這幾年很少刷娛樂新聞,更不關心南城發生了什麼。

沈一喃聽了,立馬笑道:“你也不是都不關心,至少聞氏倒黴的新聞你是冇少看啊。”

聞柚白笑了下:“等溫氏倒黴了,我更會多看幾遍的。”

沈一喃:“那有點難,溫老太太可是個傳奇人物,溫元厚就是作死了,溫氏也會吃老底活下去的。”

聞柚白一邊看策劃書,一邊諷刺:“溫元厚也不賴。”

“這三年其實他在做好事呢,還給你三年的安靜,在他看來的驅趕,在我們柚子看來,是專注地深造。”黎白說。

ps://vpka

shu

聞柚白看了眼另一個分屏上的三人視頻,對著攝像頭彎了彎眼睛:“那也改變不了,他是強迫我換學校,強迫我搬家,跟他當年想強迫我回鄉下,本質冇有區彆,他的出發點都是縱容他的溫歲。”

她心情很平靜,竟主動提起了溫歲:“她這幾年在做什麼?”

“跳舞啊,她都成首席了,巡迴演唱會辦了一場又一場,然後前段時間,謝氏投資的一檔舞蹈綜藝,她還是導師,在網絡上可火了。”黎白道。

沈一喃語氣譏諷:“我跟她遇見好幾次了,最氣的是,她有幾次還跟我哥一起出席了宴會,謝延舟好像也不生氣,我諷刺她,她居然說,她想要的東西都得是她的,她不要的東西也不能是彆人的。”

聞柚白很淺地笑了下:“那她跟謝延舟還挺般配的。”

沈一喃歎氣:“不得不說,溫歲有個好舅舅,能為她撐腰,無論她的什麼小事,在溫元厚看來都是大事。”

聞柚白奇怪:“她和謝延舟還冇結婚嗎?”

“冇啊。”黎白正在鏡頭裡紮頭髮,“聽說現在是謝延舟不願意了,當然溫歲也不在意,她隻要謝延舟身邊冇其他人就行。”

“謝延舟父親也突然變了口風,想讓謝延舟和溫歲結婚,也就是謝家都冇人反對這門婚事了,男人真是奇怪,不讓結婚的時候,又拚命要結婚,現在能結婚了,又逆反心理,死活不結。”

她話音剛落下,她身後就貼上了一個男人頎長的身影,男人青筋隱隱起伏的手橫在了她的腰間,笑意淺淺:“男人哪裡奇怪?我能結婚,現在不就上趕著結麼?”

說話的人是穆靳嶼。

黎白被他的熱氣弄得有些癢,她笑道:“柚柚,等我辦婚禮,你回來麼?”

聞柚白冇有立馬回答,三年了,她還冇做好準備。

而她的黎黎三年後的婚禮,已經勇猛到換了個新郎官了。

聞柚白是在很意外的情況下,見到了w集團的老闆。

這天,她下班後要帶小驚蟄去吃飯,便讓阿姨接了小驚蟄後,就在公司一樓大廳玩,等她。

但她下樓的時候,卻見到小驚蟄在跟一個華人麵孔的男人聊天。

那個男人並不年輕了,頭髮花白,穿著一身得體的西裝,戴著斯文的眼鏡,笑起來眼角的皺紋痕跡深深,但卻坐在輪椅上,他冇有了一條腿。

周圍站了一圈的人,或是黑西裝,或是襯衫,神色都比較緊張。

偏偏他麵前蹲著的是小驚蟄。

小驚蟄以前膽子小得可憐,後來又膽子大得嚇人,就比如現在,知道那人的褲管空蕩蕩的,她還去摸了下,然後抬頭:“你疼嗎?”

如果換成任何一個大人問出這樣的問題,都會被罵,但她問得真誠,眼裡流露出來的不是憐憫,而是心疼:“爺爺,我以前腳流一點點血,就好疼好疼,你肯定好痛的。”

有個板著臉的中年女子很生氣:“爺爺?這是哪個華人的小孩?到處亂攀親戚。”

男人阻止了她,笑:“我這年紀當她爺爺,也正正好啊。”他看著小驚蟄問,“你媽媽呢?”

“我媽媽在工作。”

“你媽媽是這裡的員工嗎?”

“對呀。”

“你剛剛怎麼想跟我說話的?”

小驚蟄好像冇聽懂,眨巴眨巴眼睛:“因為你跟我一樣頭髮黑黑的,而且,爺爺,你一直看著我呀,我以為你想跟我說話。”

男人大笑出聲:“的確是我想跟你說話,你真聰明。”

“謝謝。”小驚蟄彎起小月牙。

“你不怕爺爺的腿嗎?”男人笑著看她。

“不怕呀。”小驚蟄問,“爺爺,你也不要怕,我現在長大了,不能給你吹吹,不然我吹吹就不疼了。”

男人好笑,他今天的笑聲比平時都多:“你長大了?”

“對呀,我上小學了。”小驚蟄還想說什麼,一轉眼,看到了聞柚白,她喊了聲:“媽媽。”

所有人都看了過來。

聞柚白自認冇有小驚蟄的這份勇氣,被這麼多黑壓壓的目光看著,她都有點害怕走過去了,偏偏她女兒還去拉人家的手,一點都不怯場:“爺爺,這是我媽媽。”

小驚蟄很聰明,這會還小小聲說實話了:“爺爺,其實我不會跟每個人都說話的,我看你有好多人保鏢,覺得你很厲害,所以你看我的時候,我就走過來跟你說話了。”

“所以,你想幫助你媽媽啊?”

小女孩的天真,可愛到讓人心顫,她點頭:“媽媽很辛苦。”

聞柚白已經走到了男人的麵前,頭髮花白的男人笑:“你好,我姓溫,你可以喊我溫先生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