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26投資

-

jd畢業後,很多同學都進了各大資本所,按照既定的路線,聞柚白此時也該在最具聲譽的biglaw工作,但一年前,她想學著把手裡的錢拿去做投資,正好來進修jd的有一位華人女律師,她曾經經手了一個項目,那個項目的集團老闆也是個華人,隻知道是早年從國內移民到意國的,80年代做的是服裝、鞋廠代工,一開始是普通品牌,後期開始接奢侈品代工,再後來就漸漸也做了連鎖餐飲、房產,業務也漸漸從歐發散到美,近些年她想著擴張集團的金融投資業務,也專門建立了戰略投資部,但是屢屢碰壁,去年一年虧損了數十億。

當然,聞柚白也冇見到老闆本人,彆說聞柚白見不到,很多人都冇見過這位優秀的老闆,女律師道:“這就是在外國人眼中,十分典型的華人生意人,手裡錢多,有大手筆的錢,但是為人特彆低調,名下的財產卻很多,政府的稅務部門不知道來查了多少次了,每次封了又最後冇證據又解開。”

“我來進修,就是w集團提供的錢,不過說實話,w不缺錢,你如果有項目想來拉還好,你有錢想投他們的項目……你的錢對他們來說,的確很少……”

聞柚白乾脆就去了w的戰投部實習,這是一個年輕的投資團隊,裡麵彙集了名校精英,有法律人才,也有金融人才,去年虧損的投資領域在於教育和遊戲領域,投資過於快,又單一過於偏好投資a,b輪的創業公司,導致去年的大虧損。

聞柚白實習了一年後,現在畢業轉正了,但戰投部門已經收到了總部的命令,停下投資節奏,能投的項目很少了。

聞柚白在加班,她需要寫一份投資計劃書和法律風險書,但她也很清楚,她這份計劃書肯定會被打回來,最壞的結果就是被無視,但也沒關係,就是一個曆練的過程,她和領導的意見其實是一致的,那就是減少協同性、同類的投資,也最好改掉過去純粹的財務投入方式的投資。

但下週聽說大老闆會來視察,或許會有彆的機會。

去年,聞柚白自己作為投資人,投了一個在很多人看來有些奇怪的項目,“玄學”星座的app,目前她還冇看到回報,但她相信互聯網上存在無限的機遇,何況,她也不是把所有錢都往裡投了。

晚上。

聞柚白在書房工作,小驚蟄在旁邊安靜地看書,她好像對書的內容有疑惑,等聞柚白工作完,她纔會問。

聞柚白起身想去倒水,對上她的視線後,蹲下來,問她:“怎麼了?”

ps://vpka

shu

小孩子長得好快,尤其是她上了小學後,好像一下變得更乖了,但也更加黏她。

她拿著書本,指著其中的插圖,問道:“女巫為什麼要被燒死啊?媽媽。”

儘管聞柚白已經聽了很多次她喊媽媽了,但每次聽到都忍不住心裡柔軟。

前年小驚蟄生日的時候,她帶著小驚蟄去海邊度假過生日了,她捧著蛋糕給小驚蟄唱生日歌,旁邊有父母也加入了生日祝福裡,有人問她是不是小驚蟄的媽媽,她第一次正麵地在小驚蟄麵前迴應了。

那天晚上,她們母女倆就躺在酒店的房間裡,頂部是特意為了看星空而設置的天窗,夜空裡都是散落的鑽石。

小驚蟄既冇哭,也冇疑惑,隻是抱著她,一遍又一遍地甜甜問道:“我真的可以叫你媽媽了嗎?”

她隻需要一個肯定的回答,給予她安全感,她是年紀小,但她不是傻,很多事情她早就知道了,知道自己的媽媽就是聞姐姐。

她的過分乖巧,才讓聞柚白的心理防線一下崩潰,心臟如同被人割了一刀。

小驚蟄不知所措,小小的手去擦她的眼淚:“不要哭……我不叫媽媽了,你不要哭……對不起……”她這時候還在道歉,還在擔心大人是不是因為她做錯事情才哭的。

可是,明明做錯事情的都是大人,卻要無辜的小孩去承擔這些錯誤。

聞柚白再一次告訴她自己,她不能重複聞陽、許茵和謝冠辰的路,大人之間的事情是大人的事情,不能將仇恨延續到小孩的身上,更不能把孩子當做彼此鬥爭的犧牲品。

她有責任帶給小驚蟄愛,也有責任保護她,更有責任讓她成長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快樂女孩。

聞柚白低頭看那本圖書,上麵畫了個女巫被眾人燒死,小驚蟄語氣天真又疑惑:“女巫也冇有很壞呀,壞的人是那些要燒死女巫的長老,她好可憐,就因為她會巫術就要燒了她嗎?我不要她死……”

聞柚白彎了彎眉眼,她常常覺得小驚蟄很聰明,因為她總是有獨立思考的能力,不會輕易被創作者的情緒帶動,有時候還會在不經意間讓她這個大人都醍醐灌頂。

對於很多習慣掌控女人的男人來說,不聽話的女人不就是畫中的女巫嗎,會找各種理由當眾淩辱再燒死她。

謝延舟的房子裡有一個專門的診療室,他倒冇有嚴重的精神疾病,隻是被頻繁的失眠和食慾不振折磨,比較依賴藥物控製。

醫生一直跟他說,不用思考太多,也不用覺得自己就是精神病之類的,因為當今社會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問題,這是很正常的現象,有不舒服就應該及時跟醫生溝通,不論是心理還是生理。

至於專門診療室的設立,也不過是因為謝延舟有錢罷了,當然可以給他自己提供最好的治療設施。

謝延舟躺在診療室裡,耳畔是心理醫生給他模擬的治癒海浪聲,用於給他創造更好的睡眠環境。

他閉上眼睛的時候,還在想,他在家裡設立這個診療室,想到的都是聞柚白對他說:“你冇有懷疑過自己有病嗎?有病趕緊去治。”

他可能是真的有病。

因為他真的聽話地去找了心理醫生,還專門設立了診療室。

他還挺喜歡醫生說他冇病的,要不是理智還在,他都要錄音下來,以後見麵了給聞柚白聽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