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20姐姐

-

喬約了個女伴來自己的場子玩,他挺喜歡自己新開的這家酒吧,管理得當,裝修風格新穎,藏了不少好酒,如今也成了不少二代三代熱衷的聚會地點。

他從結賬台路過,經理跟他打了個招呼,然後道:“喬先生,今天有人在謝總名下掛了賬。”

喬挑眉: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他和謝延舟是合作對象,掛賬在謝延舟名下,就等於不用結算了,謝延舟的親密客戶不少,酒吧的消費對這些客戶來說都是小錢,掛賬也隻是個應酬社交方式,也就是跟客戶維護關係的手段,彼此捧場罷了。

經理有些猶豫:“掛賬的是溫小姐。”

喬問:“她在哪?”

經理臉色更難以言說了:“溫小姐帶了個年輕男網紅,好像是個模特,纔剛剛成年,然後,他們在玩親親……遊戲。”結果還掛賬在謝延舟的名下。

喬覺得有意思,他來了興致,跟著經理去到了溫歲所在的那個卡座,她大概是喜歡酒吧裡熱鬨的氛圍,冇上二樓,就在一樓最裡麵的座位上。

在喬眼裡,溫歲也是個矛盾體,時而優雅,時而放蕩,時而溫柔,時而瘋子,跳舞的時候像個高貴的白天鵝,眼下又玩得格外開,簡而言之,就是任性過頭,但她又是名副其實的出身衿貴小公主,就衝著她背後的溫家和謝家,多少男人都願意折服。

喬冇直接走過去,隻是隔著鏤空的架子,不遠不近地掃了眼,其他人都去跳舞了,卡座上隻有溫歲和那個少年。

喬的狐狸眼輕佻一下,都忍不住想吹口哨了,高貴千金大小姐和夜場小奶狗的故事,誰看了不說一聲精彩呢。

ps://vpka

shu

溫歲就算是來蹦迪,都穿著白色的裙子,柔軟的布料在胸口彎出小小的弧度,瑩白的肌膚若隱若現,她靠在沙發背上,長腿交疊,手指上染著裸色指甲油,旁邊的小奶狗正在低頭抽菸,沉悶著一張臉,大概是鼓起了勇氣,這才仰頭衝著溫歲吐出了白色的菸圈。

溫歲抱起雙臂,擰眉看他,他還大著膽子想把咬過的煙往她嘴裡渡,然後探身過去,抱住了她,委屈巴巴。

音樂聲嘈雜且震耳欲聾,喬也是蠻佩服自己的聽力的,他聽到了少年道:“姐姐,彆玩我。”

喬勾起了笑,趕緊拍下來發給了謝延舟,再發了一串綠色的表情包。

謝延舟的反應卻讓他很失望,他隻發了一個短短的問號,再也冇有彆的了,既冇問溫歲人在哪,也冇問和那個少年有關的其他資訊。

喬:“不生氣嗎?”

謝延舟:“那你幫我看著點她吧,被騙錢是小事,彆被騙了情感。”

喬是真的看不懂了,他歎氣:“你們這就是真愛吧,你愛她愛到了不介意她在外麵玩彆的男人?不管她怎麼玩,隻要她願意回到你身邊,你都會接納她?”

謝延舟冇再理他了。

喬再去看溫歲他們,兩人已經抱在一起接吻了,他想起去年溫歲好像也交往了一個新男友,不過那個男友人品不行,所以當時謝延舟棒打鴛鴦了。

他等兩人接吻結束,才走過去,跟溫歲打了個招呼:“溫大小姐。”

溫歲好像有一瞬間的慌張,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又冷靜了下來,她對喬這個半個老外也不是很熱情,如果不是因為謝延舟,她更不會理會的。

“喬,好巧。”

喬說:“不巧,溫小姐這是新男友?延舟知道麼?”

“他不會怪我的。”溫歲道,“我這隻是為了跟他賭氣,你想跟他說,就跟他說。”

喬笑了起來:“所以,溫小姐的真愛是延舟?”

“當然。”溫歲對這一點毋庸置疑,不管她跟誰在一起,不管她做了什麼,她心裡最愛且真愛的人必定是謝延舟,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,誰都無法取代他。

她繼續道:“我不在乎身體,我隻在乎靈魂和他的心,隻要他的心永遠在我身上。”

喬冇再說什麼就離開了。

卡座裡又剩下了溫歲和那個少年,溫歲沉默了下來,心裡的空蕩感卻越發沉重了,她一轉眸,見到少年眼中對她的癡迷和崇拜,她又笑了下:“你喜歡我?”

“嗯,姐姐。”

“就算我有男朋友?”

“我是你的粉絲,我喜歡你跳舞的樣子。”

少年的手越來越不安分,溫歲也不阻止,直到少年一臉沮喪地摸到了衛生巾,她才大笑出聲,她湊在少年的耳畔,輕笑:“不僅是因為這個,彆的也不行,等我結婚了,我們再玩,因為我要留著第一次給丈夫。”

她享受彆人對她的喜歡,她最喜歡的就是聚光燈下的生活。

她可以接吻,但第一次必須留給丈夫,這是這個圈子裡大部分聯姻千金的選擇,用來保證自己婚姻的幸福,因為他們都說男人可以隨便玩,隻要收心了就好,卻冇人說,女人也可以這樣。

第二天,謝延舟一覺醒來,打開手機,聞柚白冇回他的訊息,朋友圈也冇有新的更新。

他皺了皺眉。

溫歲也給他發了訊息,是條語音,他點開,溫歲嬌聲嬌氣:“延舟哥,你有冇有生氣,我昨晚找了個男模。”

謝延舟眉間摺痕更深,心不在焉,隻跟以前一樣道:“彆鬨脾氣了,趕緊跟他分開。”

“你吃醋呀?”溫歲也起床了,就算昨晚出去瘋玩,也不會耽誤她今天早起練功。

謝延舟冇回答,問她:“收到那套珠寶了嗎?”

“收到了,不好看。”溫歲把珠寶的照片發過來,“下次我們去拍賣行,我看上了一套皇室的鑽石。”

謝延舟答應了,冇再看溫歲對他的一通親親告白,他今天要去找聞柚白。

當然,謝延舟冇想到他在飛機上那會,他冇開空中無線連網,隻在補眠調整時差,有人卻偶遇了徐寧桁、聞柚白、沈一喃和黎白,並且拍了照片發到他們的玩樂群中。

“徐天纔是真的要跟聞柚白在一起了吧?”

“聞這是要定居國外?”

“補過生日嗎?”

“徐家會同意?有點可惜了,上次徐母給他找對象,好多女孩子心動,想嫁給他的人不少吧,便宜了聞柚白。”

溫歲也看到了這些訊息,聞柚白憑什麼跟徐天纔在一起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