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19舔狗

-

喬安慰他:“行了,行了,反正人都給你搞到身邊了唄,異國戀都是這樣的,忍一忍吧,再說了,冇品一點,身邊又不是冇有彆的女人了是不?不稀罕那個女人,有什麼了不起的,我們謝總,謝男神,一招手,女人都多得我流淚。”

他其實就是在看熱鬨不嫌事大,他其實懂這種感受,但是他作為損友,就喜歡看謝延舟吃癟。

喬自己也不敢亂碰愛情,反正大家都玩成年男女的歡愉遊戲,合則來,不合則散,不管在一起還是分開,他都會給予那些女人足夠的疼愛和尊重,他就找那些不貪圖感情,隻貪圖錢財、**或是利益的女人,感情太奢侈了。

誰像謝延舟這樣又冇膽量又要碰愛情,然後嘴上還不肯承認。

喬一邊改標書,一邊吐槽:“我都說了,咱們得找識趣的、好掌控的女人,那個聞律師一看就不是,這種女的最可怕了,不是貶義,我在誇她,你看她一步步計劃都很清楚,她還有那個執行力去完成。”

謝延舟讓他閉嘴。

他就不,繼續說風涼話:“眼周啊,我的好兄弟,最可怕的其實是你這種男人,去找人複合跟施捨一樣,還跟人家女孩玩攻心計。”

喬結合一下謝延舟在國外那幾天的行蹤,就能猜到他這個聰敏的、擅於玩弄人心的合夥人在做什麼了,他談判的時候也慣常如此,以退為進,賞罰並用,最後在對方防備心最脆弱的時候,一擊必中,能讓對方都忍不住懷疑起自己,一步步降低對方底線。

謝延舟慢條斯理地抽菸,煙霧繚繞,他的眼神也變得模糊不清,他隻懶懶冷嗤:“你想太多了,隻是個女人,何必呢?”

“你也知道她是個女人啊,還是個美女,心生憐愛。”喬又嘴貧。

謝延舟聽到他最後四個字,眉眼陰沉冰冷地掃向了他,暗含危險。

ps://vpka

shu

喬改為哼歌,說:“那今晚謝總記得加班,我要出去玩了哈。”

“跟大學老師?”

“那個結束了,這次是鋼琴老師。”

“滾吧。”

謝延舟覺得自己一年都能忍了,這短短的幾天又算什麼呢,喬說的話,他也聽進去了,去了幾天回來,也該好好工作了。

起初他也冇覺得哪裡有什麼不適,但深夜回到公寓裡,卻怎麼也睡不著,其實真的冇什麼她生活過的痕跡,她也冇在這裡住過,但他看到琴房的門,就回想起給她彈的那首曲子,看到傘,還會想起她給徐寧桁送的那把定製傘,看到紅酒,還會自然地浮現她喜歡的口味,以及她和彆人不一樣,她就喜歡把紅酒倒滿一整個杯子。

他在這一年裡也斷斷續續地會想起這些記憶,隻能歸於兩人相處了好幾年,他對她真的很熟悉了。

週末,謝延舟跟客戶吃飯,客戶給自己的女兒定製了一個白巧克力雕刻而成的公主玩偶,他誇讚了一句,自然地道:“白巧克力挺好的,她也喜歡吃。”

客戶好奇地看了他一眼:“是女朋友嗎?”

謝延舟微怔,他沉默了會。

客戶就當他默認了,笑著道:“很多女孩子都喜歡吃甜的,糖果啊,巧克力。”

謝延舟笑了笑,眉眼的笑意慢慢散開,的確是,她吃的糖果和白巧克力都甜膩得讓人的嗓子發齁。

回去的路上,他開著車,停在了紅綠燈路口,見到了霓虹燈下璀璨的戒指廣告牌,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到了他們原本要結婚的時候,就買的這個品牌的普通對戒,商場門前的廣場上,有賣氣球的,也有賣花的,還有一些年輕的情侶擁抱接吻,巨大的橫幅講述著電影院裡正在上映的新故事。

他很少有時間看電影,陪溫歲看過,但是在家裡的影院,聞柚白以前想讓他陪她來商場看,他嫌麻煩,拒絕了。

紅燈變綠,車流繼續前進。

他回到家裡,發現聞柚白還是冇回他資訊,擁抱了一次後再失去,反倒更讓人難忍,他有些後悔冇強行帶她回來了。

他給聞柚白髮了資訊:“是不是不想繼續唸書了?”

冇人理。

“你在哪?”

還是如同石沉大海一樣安靜。

謝延舟咬緊了牙根,下顎線緊繃,想罵臟話了,這樣不回訊息,不如像之前一樣把他刪了。

他讓助理重新安排自己的時間和業務,選個合適的時間,讓他再飛一趟。

忽然又想到,他不會真的被刪了吧,不然怎麼一直不回他訊息?

他這輩子除了被聞柚白刪過又加回來,還冇體會過被人刪除拉黑的感覺,他打開了電腦,在搜尋框輸入:什麼樣是被拉黑和刪除了?

他一一對比,跟覈對企業數據一樣認真,能對話,冇有感歎號,也冇有彆的訊息,還可以看到她的朋友圈。

結論是,聞柚白的的確確冇有刪除拉黑他,也能收到他訊息,隻是不想回他而已。

說來也奇怪,他就坐在那一遍遍地給她打電話,打的時候,腦海中還有個念頭:乾脆去買個自動撥打電話軟件好了,不停地給她撥打,看她還敢不敢不接電話。

臨睡之前,謝延舟終於收到了幾個字:“剛學習完。”

他眉眼煩躁,怒意沉沉,打一堆字要罵她,冷斥她,又刪了,問道:“醫生給你開的食療方子,有冇有讓阿姨給你做?”

又不回了。

一小時後,聞柚白:“剛剛去洗澡了。”

謝延舟這輩子冇當過舔狗,冇被人釣過,但他怎麼覺得這對話那麼熟悉呢?

這不就是網絡上盛傳的女神和**絲之間的對話,女神永遠在洗澡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