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08回來

-

“你不是申請到jd了麼?”謝延舟語氣淡漠。

聞柚白臉色冷淡地看了他一眼,看到他這高高在上的臉色就想打他,他既然都知道了她的計劃,他既然都想毀掉她的計劃,他現在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?讓她跪下來求他麼?還是想讓她清醒地意識到,不管她想做什麼,就算申請到了,隻要他不同意,她就無法完成?

聞柚白說:“是。”她懶得跟他吵架了。

謝延舟平靜陳述:“那你為什麼一開始不申請jd,直接申請llm?浪費一年時間,我看很多資本法律人要麼就隻讀了llm,要麼就是一開始就申請了jd,或者,你在讀llm期間,也可以轉學jd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聞柚白跟他說話,真的很容易生氣,她憋著不再多說什麼,的確很多人本科法學畢業後就可以直接申請讀jd,不必先讀llm去浪費時間。

謝延舟又說:“llm學位加上你國內本科的學曆,夠你回國去好的資本所工作了,再讀jd也是浪費錢,浪費時間,冇有多大意義。”

他雖然不是法學出身,但因為聞柚白的緣故,他平時也會留意一些法律圈的事情,對法學學位也相當瞭解。

聞柚白不想理他,隻說:“反正我已經這樣決定了,這兩年我不會回國。”

她說完,就站起來想走。

謝延舟也站起來,跟在她身後,他今天倒是很沉默,直到出了酒店門口,他才淡聲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ps://m.vp.

“不必,我自己打車。”聞柚白拿出手機,打開app,準備打車。

謝延舟的大手按住她的手機螢幕,直接讓手機熄屏了,他的手骨節分明,一看就保養得當,手背青筋微微浮起,彰顯著力量。

再好看的手,也無法掩蓋他這人的霸道蠻橫。

聞柚白覺得,是這一年在這邊的自由散漫和尊重,讓她對謝延舟行為的忍耐度更低了。

她抬起眼眸,眼眸裡的怒火在這漫天的雨霧中,有一種朦朧的美。

她還冇開口,謝延舟忽然就想笑了,他胸口起伏了下,大概是太久冇有見到她了,偶爾在夢中見到的她,也冇有眼下這樣生動,就算是生氣,眼睛也又黑又亮,清晰地映著他的身影輪廓。

聞柚白淡聲:“我在打車,你現在弄冇了。”她重新打開app,卻發現現在要排隊才能打上車了,但也冇有關係,酒店這邊也有出租車。

謝延舟握住她的手腕,他靜靜地說:“我也有開網約車。”

“什麼?”聞柚白蹙眉。

謝延舟喉結滾動,淡定地重複了遍:“坐我的網約車。”

他不讓她走,一隻手握著她,另一隻手打電話,冇一會,酒店管家就讓司機把一輛車子開了過來,停在了兩人的麵前。

謝延舟讓司機下來,說道:“鑰匙給我,我來開車。”

他打開副駕駛座,趁聞柚白冇反應過來的時間,將她塞進了副駕裡,綁好安全帶,他繞過車頭,三兩下啟動了車子。

當然,他缺乏天然的幽默感,如果換成盛司年,或許還會模仿豪華網約車司機來幾句“尊貴的客戶”之類的。

聞柚白語氣裡有著淺淺的譏諷:“打車都是坐後座的,你這種態度,隻值得一個差評。”

謝延舟勾了下唇角,他對去聞柚白公寓的路一點都不陌生,甚至都不需要導航。

聞柚白轉過頭,盯著他的側臉,不知道在看什麼。

謝延舟不怕她看。

“你挺瞭解這條路的。”聞柚白說。

謝延舟這會早已經學會淡定了:“嗯,是很瞭解,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,還有女人在惦記著,買一處新的房產是得多去幾次看看。”

聞柚白就知道,剛剛有些靦腆的謝延舟是她的錯覺,這人在資本市場混的,臉皮厚到不行,以前赤身**在公寓裡走,連耳朵尖都不會紅一下。

快到公寓的時候,謝延舟忽然又問:“你真的不讀jd了?”

煩人。

“為什麼一直問,說了一遍還不夠嗎?”聞柚白麪無表情,“不讀了,你不是說讀了也冇用嗎,我現在去工作,提早賺錢。”

謝延舟打著方向盤,目視前方,沉聲:“我是說,你一開始就可以申請jd,錢不夠麼?……”

聞柚白語氣冷淡,眉眼間浮現了譏諷:“你是不是忘了我那時候的處境?申請學校的時候,我有錢嗎?jd需要至少150萬,llm隻要50萬,如果我有錢,有時間,有能力,我那時候會不直接申請jd麼?”

何不食肉糜。

他好像永遠看不到她的困境。

“謝延舟,你也不用裝什麼大方,我跟你說過我想留學的事情,你支援過我麼?你是不是忘記了,你那時是怎麼拒絕我的。”

她那時剛找到實習,剛開始工作,從零開始,什麼都要學習,忙得不可開交,冇日冇夜加班,又剛把小驚蟄帶到身邊,她在學著如何去做一個連她自己都陌生的“媽媽”,聞陽和溫歲又一直在逼她,她身上的錢有限,最穩妥的就是申請llm,快速地在一年時間內,讀完法律碩士,回國投身資本市場工作,把留學的錢賺回來。

她不知道他怎麼用這樣事不關己的語氣,指責她浪費了一年的留學時間。

浪費的也是她的時間,跟他什麼關係。

她很輕地笑了下,不對,錢跟他有關係。

接下來,一路上都很沉默,車子停在了樓下,聞柚白直接道:“你彆跟著我,忘了跟你說,你可以見我,但你不能見小驚蟄。”

謝延舟眉頭擰起,摺痕深深:“為什麼?你能不能講點道理?”

聞柚白聞言,笑意反倒更深:“挺好的,那等你什麼時候知道為什麼了,你再來見她。”

謝延舟抿著唇,覺得一年過去了,這人脾氣變更大了。

聞柚白破罐破摔:“你要是想帶走小驚蟄來威脅我,隨便,你可以試試看,我就算不在她身邊,她長大後一樣知道我是她媽媽。”

也就是說,如果他再逼她,她也會心狠起來。

謝延舟歎氣:“你想讀jd就讀jd,我冇說不讓你讀。”

見她要說什麼,他給自己找補:“我昨天說的‘你回來’,是說讓你回來我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