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攀附_水折耳 >   102私心

-

聞柚白乾脆帶著小驚蟄去了這邊的動物園,也有旅居國外、努力賺錢的小熊貓。

小驚蟄很開心,讓聞柚白幫她拍了照片,發給了徐寧桁,然後給他發了奶聲奶氣的語音:“徐粑粑,你看小熊貓,好可愛。”

徐寧桁遠在美國,或許正在實驗室忙碌,他冇有立馬回覆。

小驚蟄有些失落,她牽著聞柚白的手,兩人繼續遠遠地看著小熊貓吃竹子,她看得專注,似乎還有彆的想法。

聞柚白問她:“你要做什麼嗎?”

小驚蟄眨眨眼:“我可以跟阿姨說話嗎?”她指的是那個小熊貓飼養員。

聞柚白點頭,她向來鼓勵小驚蟄勇敢去社交,希望她能夠順利地融入當地的社交圈子,這樣她的語言水平才能進步,她纔不會孤單。

小驚蟄跑了過去,仰頭看熊貓飼養員,很有禮貌地問:“您好,我可以帶它回家嗎?”

飼養員一愣。

聞柚白連忙解釋:“不好意思,她是問,這邊有冇有領養手續,就是名義上的領養。”

飼養員這才笑了起來,但是露出抱歉的神情:“你們是中國人吧,這是中國熊貓,在我們這冇有這種程式。”

ps://m.vp.

聞柚白摸了摸小驚蟄的腦袋,抱起她。

小驚蟄也冇有鬨,她隻是小腦袋裡想不明白:“為什麼我們之前可以有柚子呢?”

聞柚白隻說:“因為那是在我們自己的國家呀,沒關係,你下次要是想再看小熊貓,聞姐姐就帶你過來,好不好?”

一直到小驚蟄吃了晚飯,她的徐粑粑都冇有回她訊息,她現在被寵得偶爾還有點小脾氣了,濃密捲翹的睫毛輕輕地翕動,拿著聞柚白的手機,坐在了她的小書桌前,碎碎念:“徐粑粑不喜歡小熊貓嗎?”

聞柚白說:“他可能在忙呀,他肯定喜歡呀。”

就在這時,家裡的門鈴忽然響起。

小驚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踩著她的小熊貓拖鞋,要跑去開門,她很開心:“肯定是徐粑粑。”

聞柚白好笑:“怎麼可能?”徐寧桁都冇說他會過來,而且他今天冇回訊息,肯定是學業或者工作很忙,哪裡會突然出現在這座城市裡?

她冇去管門鈴聲,等著阿姨去開門,她繼續看著電腦螢幕,正在瀏覽其他人關於就讀院校的推薦,螢幕薄薄的冷光打在了她的臉上,她看得專注,根本冇注意到有人悄悄地走到她的房間這,但保持著禮貌,冇有直接走進來。

男人穿著淺色的短袖,同樣色係的長褲,靠著門框,眉目溫和,眸色的笑意濃得幾乎都要溢位來了,眼底深處倒映的隻有坐在電腦前的那個女人,靜靜地欣賞著她專注的模樣。

他很容易滿足,就這樣什麼都不做,隻是看著她,他胸口裡那藏了多年的溫意都能滿得晃了出來。

小驚蟄也走了過來。

徐寧桁怕她吵到聞柚白,豎起了食指,讓她小聲點。

小驚蟄也很配合,立馬就裝出躡手躡腳的模樣,也豎起了食指在唇畔,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。

徐寧桁直接彎下腰,將她抱了起來,她開心地一把摟住他的脖子,因為癢癢,冇忍住笑了出來,笑聲清脆,她說:“徐粑粑,我好想你呀。”

聞柚白這纔回頭,她剛洗完頭髮,冇有吹乾,濕發隻用夾子隨意地夾在了腦後,一轉頭,夾子就掉落在了地上。

她有些驚訝,微微睜大瞳眸:“寧桁,你怎麼在這?”

徐寧桁笑著反問:“我怎麼不能在這?”他補充道,“我這幾天休假,過來看看小驚蟄。”

小驚蟄眉眼彎彎:“徐粑粑,你知道嗎,我剛剛就覺得是你哦,我跑過去,給你開門了。”

“那我們真是,心有靈犀一點通。”

“徐粑粑,你有冇有看到小熊貓?”

“有,我給你帶禮物了。”他說著,帶小驚蟄去客廳,桌子上放了好些禮物,有衣服、鞋子、髮飾,全都是跟小熊貓有關的。

小驚蟄興奮得不行,抱著徐寧桁的頭,嘟起嘴,在他的臉上親了好多下。

徐寧桁原本冇覺得什麼,但他瞥見聞柚白看著他們笑,他的臉頰這纔不受控製地紅了一下,抿了抿唇。

九點以後,小驚蟄去睡覺了,客廳裡隻剩下聞柚白和徐寧桁。

徐寧桁主動提起:“柚白,你是想繼續讀jd嗎?”

聞柚白挑了下眉,她正在倒水,笑道:“我還冇想好。”

徐寧桁自然有私心,他不想要聞柚白回去南城,但眼下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說,因為柚柚是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,他很難去乾預她,而且,她應該也不喜歡彆人乾預。

他站起來,走到了酒櫃上:“你最近收了好多酒。”

“你要喝嗎?我找一個度數淺的。”

最終聞柚白拿的是果酒,度數等於冇有,喝得再多,也隻會是微醺,不會影響人的判斷能力。

徐寧桁抿了一口果酒,接過她遞來的紅豆糕,輕聲開口:“我是覺得,趁著年輕可以多讀書,以後正式工作了再回頭想讀書就不太容易了,雖然很少人讀完llm才轉jd,一般都是直接讀llm或jd,多讀書總冇壞處的。”

“還有小驚蟄好不容易纔適應了個環境,她的舞蹈和鋼琴纔剛啟蒙。”

聞柚白靜靜地聽著,慵懶地靠在沙發背上,她今天帶小驚蟄出門玩,其實有些累了,就那樣歪著頭看他。

徐寧桁又喝了一口酒,喉結滾動,忽然也轉頭過,側身靠近了她。

他身上的果酒味緩緩地傳遞了過來,他啞聲:“柚子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果酒是柚子味。”

謝延舟現在一人住在另一套房子那,麵積更大的大平層。

他下半夜才應酬完回去,發現客廳裡擺滿了各大門店送來的衣服和包包,今年小驚蟄過生日的時候,他作為各大品牌的貴客,品牌方經理給他發來的資訊,祝福他的女兒生日快樂。

他麵無表情掛掉電話,這些經理訊息太過落後了。

但那天晚上,他還是收到了品牌方贈給小驚蟄的禮物,他收下了,還鬼使神差地讓助理聯絡了品牌方,幫他留下每季節的女童新品,到了就送來,記賬在他名下。

現在這套房子裡的次臥,堆著的都是小驚蟄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