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慕晴夜君博小說 >   第94章

-

有他們在,他偶爾是可以噹噹甩手掌櫃的。

隻是,他當甩手掌櫃,弟弟們就會叫苦連天,然後一個個來找他哭訴。

“現在七點多了,你再不出門,上班要遲到啦。”

從他這裡回公司雖說不算很遠,但上班高峰期,容易堵車,故而要提出前門。

夜君博:“……我還以為你關心我忙不忙,累不累呢,原來是怕我遲到呀。”

“你們這些大集團的老總,分分秒秒都是很珍貴的吧,珍惜你賺錢的時間。”

慕晴拉著他出門。

夜君博放任她拉著他走。

他今天的工作是繁重,要開幾場重要的會議,還要見兩位重要的客戶,談談合作上的事。

原本他這幾天要飛國外的,捨不得她,他才把那幾件事交給了君家二少君曆帆。

君曆帆是他二叔的大兒子,僅比君博小了兩個月,兩個是同一年的。

當年,老太太一年內就添了兩位孫子,樂瘋了。

“晴晴,我先送你回租房。”

夜君博反手握住慕晴的手,與她十指緊扣著一起下樓。

“不用了,我自己打車回去,我的店不用那麼早開門。”

“我安排車子送你。”

慕晴想了想,答應了,不想拒絕他的好意,免得他為了送她而上班遲到。

“大少爺。”

管姨見到小夫妻倆下樓來,迎上前,看看慕晴,遲疑著要不要說。

夜君博黑眸沉沉的,板著俊臉,嚴肅地道:“管姨,晴晴和我是夫妻,夫妻一體,以後在我麵前說事,不用防著晴晴。”

“大少爺,沈小姐還在門口守著。”

君博冷聲說道:“守著就守著,她那麼喜歡當守門口,就讓她守到地老天荒。”

天氣熱,等太陽升得老高時,他就不信沈寶珠還能守下去。

慕晴偏頭看著身邊的男人。

有了對比,她算時明白了。

他的溫柔隻給她。

對彆人,他很冷漠。

連趙舒這個曾經的青梅,他都冷漠以對。

夜君博反覆強調過趙舒不是他的青梅,慕晴還是習慣性地把他們當成曾經的青梅竹馬。

一男一女打小就相識,又是一起長大的,直到他十九歲時,趙舒出國,說他們倆是青梅竹馬,真的一點都不為過。

慕晴好奇的是,趙舒到底做了什麼事讓夜君博那樣反感她,抵死不承認她是他的青梅。

“晴晴,我們走。”

夜君博拉著慕晴就走,同時又吩咐著管姨:“管姨,多備一輛車,晴晴和我一起出去了,再讓晴晴坐另一輛車走。”

現在沈寶珠守在他的彆墅大門口,他不放心讓慕晴一個人走,怕她心軟,會被沈寶珠攔住。

他的車,沈寶珠想攔也不敢攔。

那個花癡不是冇有攔過他的車,他心狠,冇有刹車,直接撞過去,嚇得沈寶珠花容失色,最終自己躲閃避開了,否則被君博那樣一撞,沈寶珠不死也殘。

自始,沈寶珠再也不敢去攔夜君博的車。

“大少爺,我馬上安排。”

管姨連忙打電話給另一名司機陸叔,通知陸叔待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