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慕晴夜君博小說 >   第765章

-

“話說,君博,你和晴晴能早點要孩子就早點吧,萬一哪天我出了什麼事,就見不到我的外孫出生了。”

“爸!”

“冷落依墨,嚴厲地對待崢兒,我的用意都是為了保護他們,隻有那樣做,他們的存在感降低,他們的危險就能減少一分。雖說我是藍家家主,但我不可能二十四個小時守護著他們。”

“隻能用這樣的方式保護他們,這便是我的苦衷,至於其他的,無非就是我在蒐集黑家的犯罪證據,還有二十三年前那些人的犯罪證據。”

“等到我收網時,必會發生火拚,不是他們死便是我亡。”

藍瑞把生死說得雲淡風輕。

他不想再讓藍氏家族這樣下去。

他想拚儘全力改寫藍氏家族,還有那些封建的規矩,就是那些規矩害得藍氏家族無法和睦相處。

畢竟,錢財動人心。

在人性麵前,錢財是最好的試心石。

“爸,你說,我能幫到你什麼,我一定幫的。”

“遠水救不了近火呀。”

藍瑞長歎一聲,很快,他又笑道:“君博,你也彆擔心,爸還是很想看著你和晴晴舉行婚禮的,也想看著我的外孫出生。再過一段時間,你陪著晴晴回望城一趟吧,晴晴該回去認祖歸宗了,我也會在她回去的那一天,公佈我的財產安排。”

雖說人人都知道他的千億私產會平分給一雙兒女,那都是嘴上說說的,還冇有付之行動。

等晴晴迴歸了,他就會付之行動。

“或許會為晴晴兄妹倆帶來更多的危險……我年紀漸長,人老了,不可能一輩子為他們遮風擋雨,他們也該學著麵對人生的風風雨雨,要是他們守不住我分給他們的財產,那也怨不得誰。”

藍瑞望著天邊的雲朵,眼神有點飄渺,嘴裡喃喃地道:“若有一天,依墨肯原諒我,我卸下重擔了,也建造一座山莊給她住,我們夫妻倆遠離塵世的喧嘩,安度晚年。”

就是不知道他的願望能否實現。

如果收網那一天,他不能活著見依墨,他隻能給她一紙離婚書,還她自由。

“爸,你跟媽好好地談談,相信媽會理解你的。”

“依墨不願意跟我談,況且,我這幾年與黑如月出雙入對,對依墨來說的確是一種背叛,我是對不起她。”

夜君博默了默後,說道:“爸揹負了那麼多,還要任由媽那樣誤會怨恨你,甚至連晴晴兄妹倆對你都有著不理解。”

“爸,你也說晴晴兄妹倆都長大了,要學會麵對人生的風雨,你什麼都不說,他們如何得知?讓他們知道了,哪怕知道得越多越危險,相信他們也願意。”

說句不好聽的,萬一將來嶽父真的有了三長兩短,晴晴兄妹倆理解父親的一片苦心後,留給兄妹倆的便是遺撼。

遺撼未能好好地孝順父親,在失去時才知真相,那對活著的人來說是一種折磨,是心病,是痛苦。

子欲養而親不待,那種悔恨,那種遺撼,君博不希望愛妻品嚐到。

藍瑞沉默。

“晴晴跟你們相認了,不管你再怎麼隱瞞,她已經暴露,會遇到的危險一樣都不會少,既如此,爸又何苦再獨自揹負壓力?你跟哥說說,跟晴晴說說,不求能讓媽諒解你,好歹能讓哥和晴晴諒解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