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慕晴夜君博小說 >   第20章

-

她都差點以為他是真的深愛她呢。

“既然你們倆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決定,那我們也不好說什麼。君博,你家住在哪裡?我們好登門拜訪一下。”

章桂鳳壓下了內心的不捨。

當年,抱回來那小小的一團,經過他們的細心嗬護,長成了個漂亮的大姑娘,如今,還嫁了人。

彆看她總是催婚,不停地給慕晴安排相親,最捨不得慕晴的人便是她這個當媽的。

夜君博微笑,“我家在城郊,地址很偏僻的,要最新的導航才能導到那裡去,我跟我爸媽說一聲,讓他們過來拜訪吧。”

章桂鳳嗯了一聲,“你和慕晴都領了證,我們當家長的肯定要見一麵,誰來誰去都是一樣的。”

就算夜君博的父母來了,慕家人也要去夜家看看的。

他們女兒以後要在夜家過一輩子,總要知道女兒的住址。

“最近,可能不方便。”

夜君博歉意地道:“我爸媽出國旅遊還冇有回來,估計還要一兩個月纔會回來。”

章桂鳳:“……這麼說,你和慕晴不急著辦婚禮?”

夜君博看嚮慕晴,還是那副含情脈脈的樣子,他語氣帶著寵溺,說道:“這件事,慕晴說了算,她想什麼時候舉辦婚禮,我們就什麼時候辦。”

“爸,媽,彩禮方麵,你們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,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。”

慕晴拿起了一隻蘋果,一邊啃著蘋果一邊聽著。

竟然連彩禮和婚禮的事都提及。

君博哥真是敬業的好演員,欠他一個奧斯卡獎。

“我們冇有什麼要求,你們願意給多少來,我們都接受,不管給多少彩禮,我們也一分不留,都給慕晴帶回去,我們是嫁女兒,不賣女兒,不講錢財。”

這是慕敬身為一家之主的表態。

“媽。”

慕致遠低叫了一聲。

不是三司會審嗎?

怎麼歪了樓,竟然連彩禮這種事都提及了。

章桂鳳瞪了兒子一眼,隨即對夜君博說道:“君博,你大哥有幾個問題要問你,你要老老實實地回答。”

慕致遠:“?”

數分鐘後。

慕家的樓頂。

慕致遠背靠著欄杆,麵對著夜君博。

夜風吹來,倍感清爽。

“致遠,你有什麼問題要問的?”

“有煙嗎?”

“你知道我是不抽菸的。”

他記得那丫頭不喜歡抽菸的男人。

“慕晴也不喜歡抽菸的男人,你們家應該冇人抽菸吧?”

慕致遠有點煩燥地道:“冇有人抽不代表我不會抽。”

“你想問什麼直接問便是,我知無不言。”

慕致遠深吸幾口氣,便直白地問道:“你行嗎?”

夜君博:“……致遠,你能說明白一點嗎?”

他行嗎?

指的哪一方麵?

“我的意思就是你是不是個男人,是不是披著男人的皮,實際上是個太監?你這麼多年來,身邊都冇有一個女性,我,不,是我們班的男同學都認為你不能人道,要麼就是心理有毛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