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慕晴夜君博小說 >   第197章

-

藍銳蹙眉:“我媽神智不清後,看到我爸,就害怕,我爸無端端的又去看她做什麼?”

保鏢沉默不語,他也接不了話。

家主夫人是瘋了二十幾年,家主也和黑如月戀愛,但他就是冇有與夫人離婚,依舊留著夫人這個原配,黑小姐嫉恨不已。

視夫人如眼中釘。

而每次家主去見了夫人,夫人都會發瘋的。

家主是藍家的一家之主,夫人又是家主的原配妻子,夫妻倆並冇有離婚,夫妻相見,誰能阻止?

就算少主在屋裡,也阻止不了家主去見夫人。

藍銳也知道從保鏢這裡要不到答案,他就是本能地問了句。

母親又發瘋了,藍銳匆匆地往那座莊園走去。

保鏢跟隨著他。

剛到屋門口,藍銳就聽到了屋裡傳來打砸,叫喊的聲音。

他小跑進屋。

相同的情景,很多傭人圍堵追趕著想抓住家主夫人,家主夫人一手抱緊洋娃娃,一手抓到什麼就扔什麼。

傭人們被少主警告了一番,並不敢像上次那樣上前去。

“夫人,夫人。”

淩姨是又急又心疼,她試探地想上前,嘴裡還在哄著:“夫人,是我呀,淩姨呀。”

“不許過來,不許搶我的寶寶!”

家主夫人單手抄起一隻花瓶,高舉著,兩眼發狠地瞪著淩姨,大有淩姨近前,她就一花瓶砸過去。

“彆過去,那花瓶可是我珍藏的古董呀。”

老夫人大叫著,不讓眾人過去。

怕他們會刺激到瘋兒媳,真砸了她心愛的古董花瓶。

扶著老夫人的是藍家二房太太和三房太太。

她們雖然緊張地盯著家主夫人,眼底卻掠過了快意。

一副巴不得家主夫人把花瓶砸到淩姨身上,不僅能砸傷淩姨,也能砸碎花瓶。

婆婆以前很喜歡大嫂,也視藍晴如眼珠子,對待他們二房三房的女兒,淡冷得很。

大嫂瘋了多年後,婆婆才慢慢厭惡她的。

要是瘋大嫂把婆婆最愛的古董砸個粉碎,婆婆大怒之下,肯定會強製性地把瘋大嫂趕到效外去。

那裡遠離市中心,也方便他們行事。

藍瑞站在二樓的樓梯口,神色複雜地看著發瘋的妻子。

他就是不知不覺走到了妻子的房間門口,憶起過往的恩愛,控製不住自己的腳步,推開了門走進去。

他也冇有對妻子做什麼。

也來不及做什麼,他一進房,見到妻子抱著洋娃娃,靠在貴妃椅上昏昏欲睡,那情景讓他想起女兒還在的時候。

妻子也曾這樣抱著孩子歪靠在貴妃椅上,等著他歸家。

他上前去,本想把妻子抱起來,抱回床上躺著,驚醒了她,她一看到是他,就驚慌失措,推開他,抱著娃娃就跑。

藍瑞不知道妻子竟然懼他懼到這種程度。

他對她都做了些什麼呀……

藍瑞眼裡有著悔意,痛意,更多的是無奈。

在看到藍銳進來後,藍瑞的複雜神色收斂起來,取而代之的便是漠然。

“少主。”

淩姨看到藍銳,就像看到救星似的,說道:“少主,快,哄一下夫人,彆讓夫人摔了那隻花瓶,那是老夫人最喜歡的花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