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小說 >  慕晴夜君博小說 >   第1044章

-

他冇有在大廳裡停留,徑直上樓去。

先來到了沈依墨的房間,輕輕地伸手握著門把,嘗試著想開門。

沈依墨從裡麵把房門反鎖了。

他開不了門。

其實,他有備用鑰匙。

但他不敢用鑰匙開門進去。

現在的依墨不是神智不清的依墨了,這間房也不再是他可以隨便潛入去的了。

不知道站了多久,藍瑞纔回到自己的房間。

一夜再無話。

隔天。

藍瑞從房裡出來,便看到了寶貝女兒站在他的房門口。

“爸,早。”

“晴晴。”

藍瑞冷硬的線條在看到寶貝女兒時,柔和了幾分。

“在這裡等著爸,有事?”

慕晴笑著把一瓶藥油遞到父親的麵前。

“爸,這是我媽昨晚給我的,拜托我拿給爸使用,昨晚爸回來得太晚,我睡著了,隻能等到今早纔給爸。”

聞言,藍瑞眼底有著驚喜。

但,很快,驚喜便消失了。

他一邊從女兒手裡拿過了那瓶藥油,說道:“晴晴,你就哄爸吧,你媽現在惱極了爸,一心想擺脫爸,遠走高飛,哪裡會管爸的死活,怎麼可能讓你給我送藥油。”

“是你的心意吧。”

雖然不是依墨的心意,藍瑞還是很開心的。

至少,女兒已經從支援依墨與他離婚,到嘗試著替他說話,撮合他和依墨和好。

這是好事。

“這藥油真的是我媽給我的。”

慕晴說著實話,“爸,我又冇有受傷,咱們家,也就你手背有點皮外傷,用不著看醫生,自己抹點藥油就行,我媽忽然給我一瓶藥油,不就是借我之手,把這瓶藥油交到你手裡,讓你自己上藥嗎。”

藍瑞眉眼都有了笑意。

很快,他又裝著毫不在意的樣子,說道:“難得你有這樣的孝心,還惦記著爸的這點皮外傷,那爸就收下了這瓶藥油。”

說著,藍瑞轉身回房裡去。

“晴晴,你幫爸往手背上抹點藥油。”

藍瑞心裡美滋滋的,麵上卻不顯。

畢竟這是藍家莊園,不是藍家彆園,他還是要收斂一點。

慕晴嗯了一聲。

走進了父親的新房間,看到房裡有點亂,她說:“爸,你怎麼不讓人幫你把房間收拾整齊點。”

“爸的東西,爸自己收拾整理。”

心裡奢望著依墨幫他整理整理房間。

藍瑞指示著女兒去拿來了棉簽,然後讓女兒給他上藥。

手背上的指甲痕,並冇有因為過了一個晚上而消失,反而有點紅腫的,看上去依舊觸目驚心。

“爸自己就冇有消消毒,上點藥?”

“一點小傷,也是我自作自受,力道大了點,弄痛了你媽,你媽纔會一怒之下抓傷我的手背。不過,你媽的指甲是真利,劃在我的手背上,像刀子似的。”

慕晴一邊替父親上藥,一邊說他:“爸,你也真的是自作自受。”

藍瑞:“……”

“你惹的爛桃花,跑來找我媽,讓我媽給她騰位置吧,我媽本就一肚子的氣了,你還那麼大力,她不把你的臉抓花,估計還是看在我和哥的麵子上。”

藍瑞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