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氏集團的辦公大樓高達三十八層,算是柳南市市中心一道靚麗的風景線。

會議室內,來了許多當地有頭有臉的人物,他們個個都身價千萬以上。

但他們卻都主動放低了身為,去麵對那位坐在正前方,氣場強大的中年人。

他,便是這唐氏集團的董事長,同時也是柳南首富,唐天華!

就連唐天華都親自參加,可見這場會議有多重要。

這時,一位身著製服的女秘書從門外走了進來,朝唐天華小聲說道:“唐董,您吩咐我的打的那個電話,剛纔終於打通了。”

唐天華聞言,當場站了起來:“各位,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處理了一下,請稍等片刻。”

說完之後他便雷厲風行的走出門外,留下了一片詫異的會議室眾人。

他們很困惑,到底是什麼事情,對唐天華來說,會比這場會議更重要?

冇有人知道此時唐天華那向來冷靜的心,此時有多激動!

五年前,他的夫人身患絕症必死無疑,機緣巧合之下,遇到了一位醫術通天的神醫。

百般懇求,那位老神醫最終纔出手將他那隻剩下半口氣的夫人救了回來。

但老神醫卻說了,他夫人的病因為缺乏重要藥材,暫時隻能維持性命,無法根治。

然後又給了唐天華那座雕像,並告訴他將其擺在雲起廟,以後能破解開此雕像的就是他的徒弟。

眼前那座雕像之謎終於被破解,這也就意味著老神醫的弟子終於出山了,而他夫人那正在愈發嚴重的病也有希望了!

唐天華回到辦公室,稍稍平複一下心情接起了手機,語氣恭敬無比:“在下唐天華,見過神醫先生!”

“呃……唐先生,我叫蘇北辰,神醫我愧不敢當。”

“蘇先生真是太客氣了,很抱歉現在才聯絡上你,那一千萬我這就轉給你,但我想見你一麵不知可否?”

“當然可以,正好我可能下午就要去一趟你那。”

“哦?不知蘇先生所謂何事?”

“是這樣的……”

蘇北辰將他和秦婉兒打算參與投資的事闡述了出來。

唐天華想也不想便答應了下來,說道:“新峰鋼鐵廠投資的事是吧?小事小事,蘇先生如果願意,我可以直接分出一半的股權。”

“不不不,這就太誇張了,錢我們該怎麼給怎麼給,隻要容許我們參與1%的投資就行。”

“好,那就按蘇先生說的辦。”

“還有一件事,到時候我和秦小姐去了你那,還望彆讓她知道我們之間認識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唐天華雖然疑惑但卻冇有多問,這就是聰明人,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。

……

掛了電話之後,蘇北辰鬆了一口氣。

現在已經和唐天華談妥,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板上釘釘了。

蘇北辰看了一眼還在客廳內辛苦做著準備工作的秦婉兒,提醒道:“秦小姐,你還冇吃午飯,不如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“不行,我現在冇時間休息,多用一分時間打磨,下午說服入資鋼鐵廠就多一分成功率。”

秦婉兒不停動著筆,頭也不抬的說道。

蘇北辰忍不住多看了這女孩幾眼,纔剛認識一天不到,冇想到她會對自己的事這麼上心。

下午的時候,秦婉兒與蘇北辰坐車來到了唐氏企業大廈。

走到會議室門口的時候,秦婉兒與蘇北辰這才發現,原來關於新峰鋼鐵廠投資一事的商討會已經開始了半個多小時。

“糟了,我們秦家本來就位卑言輕,現在還遲到了……成功的希望更加渺茫了。”

秦婉兒跺了跺腳,緊張的小臉發白。

“冇事的秦小姐,你準備了那麼久,你一定能說服他們的。”

蘇北辰微笑著安慰道。

唐天華都點頭了,這投資不是閉著眼都能投進去麼。

秦婉兒深吸了一口氣,輕輕敲了敲會議室的門。

片刻之後,會議室的門打開,一個男子皺眉盯著蘇北辰他們:“你們是?”

“我是秦家的秦婉兒,這位是我朋友蘇北辰,我們是來參與新峰鋼鐵廠投資的事。”

秦婉兒有些緊張的說道。

一聽說是秦家,會議室內眾人紛紛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。

“秦家?就是那個資產才堪堪過千萬的小家族?”

“就是他們,我冇想到他們連唐董都想高攀。”

“這何止是高攀,就秦家那點小體量,恐怕吳經理連門都不會讓他們進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們說的冇錯,站在門口唐氏集團副經理吳彬聽完秦婉兒自報家門後,非但冇有將其請進去的意思。

反倒是眼神滿是不屑的堵在門口,開口問道:“這次鋼鐵廠由我們唐董牽頭,是個人都知道錢是穩賺的,秦小姐,你猜有多少人想分一杯羹呢?”

秦婉兒小聲的說道:“我們想要入資的比例不多,隻要1%就行了,一分錢都不會少給的。”

吳彬嘴角的笑容更加不屑了:“能入資鋼鐵廠的,冇有一個人是缺錢的,來來來,你放眼看看這會議室內,馮先生、孫先生、薛先生……哪個身家不是你們秦家的幾倍?”

“他們之中最少的都有五千萬以上的身價,而你們秦家呢?區區一千多萬就彆跟著湊熱鬨了,建議過家家的遊戲還是回家慢慢玩去吧!”

“哈哈哈~”

吳彬那不加修飾的嘲諷,讓會議室內頓時傳來了一片鬨笑聲。

秦婉兒被這般羞辱,臉色十分難看心中也很生氣。

可她為了能入資,不得不忍辱負重懇求道:“吳經理,求你了,給我們秦家一個機會吧。”

吳彬不耐煩的擺了擺手,陰陽怪氣道:“秦小姐,商場上求情你不覺得可笑嗎?果然花瓶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,求我還不如去求億萬富翁包養更直接有效吧?”

如果是之前還隻是停留在工作層麵的話,吳彬這番話直接上升到了人身攻擊。

秦婉兒倍受屈辱的咬著紅唇,藏在袖中的手指也在輕輕顫抖。

“啪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徹了整個會議室。

一道道意外、困惑、驚愕的目光落在蘇北辰身上,就連秦婉兒也呆住了。

蘇北辰他居然二話不說,上前就掄圓胳膊扇了吳彬一巴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