旁邊剛剛一直沉默的喻遇補充:“因為屍體的發中也有一支髮簪,還有一支髮簪深深的插在她的頭部。並且這三支髮簪一模一樣。

這麼想來,這手中的簪子是不是凶手的都不重要了,但是這很巧的就證明瞭,這是死者用來還擊的器具。”

這是他一次性說話最多的一次。

施雲蘇聽後很是震驚,剛剛他怎麼冇發現呢?

紅野聽後,也是冇話可說。

喻遇看著施雲蘇點了點頭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