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向興華大喜過望,不過生怕澹台子豪輕視對方,從而陰溝裡翻船,立即提醒道:“有子豪兄出麵,那小子必定死無葬身之地,不過子豪兄也不可掉以輕心,我之前帶來的侍衛,‘凝神初期’境界的封異辛,就被他一招秒殺,可見那小子實力不凡。”

澹台子豪腳步一頓,又是驚愕又是狐疑:“能一招秒殺‘凝神初期’強者,這份實力應該到了‘凝神後期’境界,你確定冇有騙我?”

就算是他,實力也不過才“半步凝神”境界而已,所以聽到對方能輕易秒殺“凝神初期”強者後,反應十分驚訝。

計文澤立即恭敬地說道:“澹台公子,我可以作證,向少爺並冇有說謊,那人的確一招秒殺了封異辛,不然的話,我也不會連仇都不報,就帶著向少爺逃命一樣的趕過來了。”

向九明連連點頭,附和著道:“那小子的強悍實力的確和年齡不太相符,澹台公子要去教訓那小子的話,最好多帶幾個人,才能萬無一失。”

“笑話,在澹台家族的地界,我就不信真有人敢對澹台家族的人出手。”

澹台子豪倨傲地冷笑了兩聲,但心裡卻有點打鼓,他倒不是擔心自己死在對方手上,但是,哪怕僅僅在澹台家族的地界輸給對方,也是一件極其丟臉的事情。

突然,他眼前一亮,隻見前方不遠處,一名身穿紫色長裙,麵容清冷,手持長臉的女子從澹台家族的方向走了過來。

正是澹台雨辰的貼身丫鬟於紫。

澹台子豪神色一喜,快步走上去,帶著幾分諂媚:“紫小姐,您這是打算下山辦事嗎?”

他雖然複姓澹台,但隻是旁支子弟,環顧整個澹台家族,像澹台子豪這樣的旁支子弟,冇有一百也有八十。

但於紫卻是澹台雨辰的貼身丫鬟,地位比起澹台子豪這樣的旁支子弟要高的多。

所以雖然於紫是個丫鬟,但澹台子豪看到於紫後,還得主動巴結,甚至還得尊稱一句“紫小姐”。

向興華等人見到於紫,眼睛紛紛一亮,此等佳人,簡直是絕色!

但緊接著,向興華等人就見到澹台子豪在於紫麵前諂媚的樣子,哪裡還不知道於紫在澹台家族的地位很高?

他們頓時倒吸一口涼氣,趕忙把腦海中的不良念頭給甩出去,生怕得罪了於紫從而給向家招致禍患。

於紫看向澹台子豪,露出疑惑的目光,覺得有些眼熟,但又記不起在哪裡看到過:“你是?”

澹台子豪連忙諂媚地道:“紫小姐,我是澹台子豪啊,前些天的時候纔剛見過一麵,可能您貴人多忘事,把我給忘了。”

於紫實在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澹台子豪,她還要替小姐下山去打探陳飛宇的訊息,實在冇什麼閒工夫聽澹台子豪搭訕,便“哦”了一聲,就要向前離開。

澹台子豪卻是搶先說道:“紫小姐是要下山對吧,正巧,我也要下山去教訓一個人,剛剛有個外人口出狂言,看不起澹台家族,我正巧要教訓他,不如紫小姐順便一起過去吧。”

說著,他也不等於紫拒絕,便招呼向興華等人過來,道:“於紫小姐是澹台雨辰小姐的貼身丫鬟,彼此之間情誼像姐妹一樣,你們還不快來像紫小姐見禮?”

向興華等人也聽說過澹台雨辰,知道是澹台家族的千金小姐,以往一直生活在世俗界,今年才被接回澹台家族,被族長疼愛的不得了,可以說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都不為過。

他們萬萬冇想到,眼前這位姿色絕美的女子,竟然就是澹台雨辰小姐的貼身丫鬟,紛紛一驚,連忙過來行禮:“拜見紫小姐。”

向興華更是向深處想了一層,連貼身丫鬟都是如此的絕色,那澹台雨辰小姐的容貌,又會是何等的驚豔?

於紫暗中皺眉,轉念一想,反正自己也要下山,不如就跟他們一起過去看看,如果真的有人膽敢小覷澹台家族,也正好給對方一個顏色瞧瞧,免得澹台家族淪為笑柄。

當即,於紫便點頭道:“帶路吧,我也去看看是誰那麼大膽,膽敢在澹台家族的地盤上如此放肆。”

“有了紫小姐出麵,絕對能狠狠教訓那小子一頓,維護澹台家族的臉麵。”

澹台子豪大喜過望。

他可是清楚的很,原本於紫的實力就在“凝神中期”境界,聽說不久之前,又突破到了“凝神後期”境界,在整個澹台家族年輕一輩之中,都算得上數一數二的強者。

隻要有於紫小姐出麵,對付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不過是手到擒來的小事!

當即,澹台子豪向向興華使了個眼色。

向興華示意,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在於紫麵前表現下自己,屁顛屁顛跑到前麵帶路。

卻說陳飛宇三人一路上山而行,陳永明跟在後麵,臉上紅一陣白一陣,顯然還冇有從陳飛宇嘲諷他的那番話中走出來。

“啊哈,你們竟然真的敢上山了來澹台家族,膽子不小嘛!”

突然,前方傳來向興華又是驚喜又是嘲諷的聲音。

陳玉嫦等人抬頭看去,頓時一驚,隻見除了向興華三人之外,還多了兩個人,看上去儀表不凡,尤其是那名身穿紫色長衫的年輕女子,更是清麗脫俗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。

幾乎想都不用想,向興華既然是從澹台家族的方向來的,而紫衫女子與另外一名男子又從未見過,幾乎可以肯定,那兩人肯定是澹台家族的人。

完了,真的完了……

陳玉嫦花容瞬間慘白了一下,早知道的話,剛剛教訓完向興華後,就應該強行拉著陳飛宇離開纔對,現在一切都完了!

果然,隻聽向興華得意地笑道:“這兩位就是澹台家族的於紫小姐和澹台子豪,哦對了,於紫小姐可是澹台雨辰小姐的貼身丫鬟,你們這次死定了!”

陳永明頓時臉色大變,萬萬冇想到,向興華竟然連澹台雨辰小姐的貼身丫鬟都認識,這……這可如何是好?

陳飛宇露出玩味的笑容,看向了於紫。

於紫同樣看到了陳飛宇,渾身大震,又驚又喜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