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掛了電話,發動車子駛出地下停車場。

葉靈一路風掣電馳趕到私家醫院,醫院門口已經圍了好幾家娛樂記者,他們就像嗅到肉味的豺狼聞風而來。

好在她提前讓保鏢趕過來,把娛記攔在了外麵。

她冇與他們碰麵,從側門進去,她的助理小歐正在那裡等她,看見她來迅速迎上去。

“葉總,勖哥額頭上要縫三針,因為傷在髮際線附近,需要剃一點頭髮,他說什麼也不肯,正和醫生僵持著不讓縫針。”

葉靈皺了皺眉,“他多大的人了還這麼孩子氣?”

小歐捂嘴偷笑,“勖哥有偶像包袱。”

葉靈:“......他好端端的怎麼會從舞台上摔下來?”

小歐神情立即變得嚴肅起來,她看了看左右,壓低聲音道:“據說是QUEEN娛樂最近躥紅的那個小藝人耍的陰招,當時勖哥準備下台,那小藝人假裝自己冇站穩,撞了勖哥一下,勖哥就從舞台上摔下來了,額頭正好磕在了下麵放著搭建舞台剩下的鐵架上。”

葉靈聽到“QUEEN娛樂”時,心臟猛地揪了一下,她穩了穩心神,“我知道了,先去看看周勖。”

兩人快步走到外科診室,周勖穿著黑色T恤抱臂倚在門邊,一臉冷漠地刷著手機。

小馬哥站在他旁邊,苦口婆心地勸道:“勖哥,先處理傷口吧,這麼熱的天氣,萬一感染了怎麼辦?”

周勖不動如山,小馬哥看見葉靈來了,眼前忽然一亮,像見到救世祖一般,“葉總,你可算來了,快勸勸勖哥,勖哥最聽你的了。”

周勖聽到葉靈來了,他脊背一僵,原本懶洋洋的姿勢瞬間就站直了,明明剛纔還是一副誰都不理睬的小狼狗,這會兒瞬間變成了乖巧的小奶狗。

“靈姐,你來了。”

葉靈快步走進來,周勖比她高出一個頭,她得踮起腳尖才能看到他的額頭,但顯然現在這麼做不太適合她的身份,“你去坐著,我看看傷得怎麼樣了。”

周勖抿緊了唇,神情帶著些許小傲嬌,“傷得不重,貼張創可貼就行。”

“讓你去坐著就坐著,廢話那麼多,快點。”葉靈都想伸腳去踹他,磕到鐵架上,還不讓醫生處理傷口,他這是找死不等紅綠燈麼?

周勖瞧她動了怒,纔不情不願地挪到椅子上坐下,葉靈把包遞給小歐,小歐連忙接過去抱著。

她走到周勖麵前,垂眸看過去。

周勖坐姿散漫,一雙長腿隨意舒展著,額間碎髮長得快貼上他的睫毛,因為皮膚過白,他額頭上滲血的口子格外刺眼。

她眉頭微微蹙起,伸手把他額間的碎髮輕輕拂到一邊,“疼不疼?”

剛纔一點痛覺都冇有的周勖,這會兒突然覺得傷口火辣瓿的痛起來,他老老實實點頭,“疼。”

下一秒,他肩膀就被葉靈重重拍了一巴掌,“疼還不讓醫生趕緊處理,你是想留著當紀念麼?”

小歐和小馬哥看得目瞪口呆,葉總剛纔還是貼心大姐姐,怎麼轉眼就畫風突變,變成了暴力蘿莉?

他們密切關注周勖的反應,卻見周勖像是被葉靈這一巴掌打通了任督二脈,嘴角居然勾起淺淺的笑意。

這一笑落在他們眼裡格外瘮人,他不會是氣瘋了,要還手吧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