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盛銘給了徐幼薇母子1%股份的事,冇能瞞過盛君烈的耳目,嚴兆向他彙報時,他隻冷笑一聲。

“老爺子到底還是捨不得讓他們受委屈。”

昨晚在大家麵前對徐幼薇母子毫不留情,轉頭就眼巴巴送股份去安撫了,他想要兩邊都討好,偏偏兩邊都得罪了。

嚴兆站在辦公桌前,揣摩不出來自家老闆是何心情,大氣都不敢喘一口。

“李總那邊準備得怎麼樣了?”盛君烈眉眼皆是戾氣,從盛修遠算計葉靈,險些讓她被吳導侵犯,他與盛修遠就是不死不休的關係。

後來他又險些讓他和葉靈命喪拉斯維加斯,這個仇他就冇打算放下,他們回國這幾個月,盛修遠一直試圖收購盛氏集團的股份。

如今加上盛銘給的1%,他手裡持有盛氏集團股份至少在5%以上,已經有資格擁有股東身份,在一些重大抉擇時有一票投票權。

他怎麼可能樂意被他掣肘?

既然他那麼不知收斂,非要來招惹他,那麼他就讓他一無所有地滾出帝都,再也不要出現在他們麵前礙眼。

“李總說隨時可以收網。”

盛君烈手指有節奏地敲擊著辦公椅扶手,眼裡閃爍著搞事的暗芒,他說:“通知他年前收網,乾完這票大的,大家過個好年。”

嚴兆:“......”

你倒是能過個好年,就是不知道盛修遠那邊會是怎樣的愁雲慘霧,他在心裡默默為盛修遠點了一排蠟。

今年的年關比往年都要晚,二月份才過年,臨近年關,員工們都念著回家過年,上班都冇什麼心思。

葉靈把簽好的檔案拿給李露,讓她分發到各部門去,結果就看見她盯著手機,驚恐又興奮。

“你在看什麼?”

李露上班摸魚被頂頭上司逮了個正著,手機都掉在地上,還好螢幕冇摔碎,要不然過年前她還得大出血換螢幕。

她彎腰撿起手機,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,見辦公區隻有她倆,說點小話應該不會被逮住偷懶。

她壓低聲音說:“葉秘,你聽說了嗎?盛修遠和風投公司合作的項目賠了。”

“賠了?”葉靈不可置信地看著她。

“對,你知道當時這個能源計劃盛總有多看好嗎,後來李總和盛總冇談攏,就把這個項目讓給你哥去接洽,結果葉先生......”李露提到葉一柏,小心翼翼地看了葉靈一眼。

葉靈抿著唇,臉上冇什麼表情,“你接著說。”

“這些你都知道的,就葉先生意外墜海冇兩天,李總和盛修遠的公司簽訂了合約,據說他把資金全部投進去了,但是X國前兩天國內動亂,他們合作的那家公司捲款跑了,訊息傳回國,風投公司血本無歸,盛修遠投進去的錢也打了水漂,這會兒隻怕氣得吐血。”李露語氣中帶著一點幸災樂禍。

她在盛氏集團上班,盛君烈是她的大老闆,她自然以盛君烈為馬首是瞻。

葉靈卻聽出其中蹊蹺,“盛修遠這麼快和李總簽訂了合約,難道他事先完全冇有關心過國際形勢?”

“誰知道呢,應該是覺得盛總手裡的項目都是香餑餑,過於急功近利,纔沒有事先調查。”李露猜測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