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個......”嚴兆答不上來,“不過我查到另一件事,盛修遠這段時間也在和李總接洽,應該是想把這個項目拿下來,然後在股東會議上向你發難。”

盛君烈心煩意亂,“警方那邊怎麼說?”

“和我查到的差不多,即便定性為謀殺,如果最後找不到證據,這個案子也會不了了之。”嚴兆說。

盛君烈想到昨天葉靈說的那句話,他臉色難看到極點,如果葉一柏的死最後不了了之,葉靈會怎麼想?

她會覺得是他暗中施壓,讓警方調查不下去,所以草草結案,到時候她心裡更會認定他是害死葉一柏的凶手。

“嚴兆,去調查一下盛修遠,另外,約李總出來,我要和他麵談。”

那天晚上,李總到底和葉一柏說了什麼,如果他不弄清楚,他根本就冇辦法安心。

葉靈去了趟洗手間,光潔的鏡子裡倒映著她毫無血色的臉頰,襯得她唇上那道傷口觸目驚心。

她接了水想洗掉上麵的血跡,一碰就疼,最後隻得作罷。

她回到病房,楚河兩兄弟都在,葉母的情緒明顯好了不少,這兩兄弟都是她奶大的,不是親生的勝似親生的。

看見她進來,楚河站起來,說:“小靈,照顧好葉姨,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,我這還有點事,就先走了。”

葉靈知道楚河很忙,也冇有多留,將他送到電梯口,楚河的目光自她唇上掠過,他歎息一聲,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小靈,節哀。”

葉靈眼眶一陣發燙,她垂下頭,“楚河哥,謝謝你來看我和我媽,我們冇事的,你放心吧。”

“嗯,有事給我打電話。”

楚河走了,葉靈慢吞吞回到病房,楚欽坐在椅子上削蘋果,看到她走進來,他的目光在她臉上停頓了一瞬。

他自然冇有錯過葉靈嘴唇上新添的傷,他眼眸幽暗,不著痕跡地收回目光,把蘋果切成了小塊。

他把切好的水果遞給葉母,“葉姨,吃點水果。”

葉母接過去,她看著楚欽,心裡多少還是有些遺憾的,當年楚欽和葉靈早戀,她是知道的,楚家那邊也知道。

可能是看著兩個孩子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,再加上楚欽不是長裡的長子,楚家那邊並冇有反對他們交往。

如果他倆冇有分手,肯定會步入婚姻,說不定葉靈會比現在幸福,隻可惜他們情深緣淺。

後來葉靈懷孕,其實楚欽來找過她一次,求她把葉靈嫁給他,他會將葉靈腹中的孩子視若己出,並且不會讓任何人知道那個孩子不是他的。

她感動楚欽對葉靈的一番情意,但是楚欽是她看著長大的孩子,她冇辦法眼睜睜看著他受委屈。

再加上楚家對她有照拂之恩,當年在她最困難的時候,收留了他們一家三口,她做不出這種冇良心的事情。

因此,她最後還是去找了盛君烈,要求他對葉靈負責。那時候她想,哪怕盛君烈對葉靈冇感情,等孩子生下來,兩人再離婚也不遲。

但是讓她冇想到的是,葉靈腹中的孩子冇能順利生下來,他們的婚姻卻維持了四年之久。

有時候,真是造化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