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薑父眼底很受傷,他上前一步,結果就刺激到了盛晚晚,她忽然尖叫一聲,反應格外激烈。

“你離我遠點,滾!!!”

薑父手足無措地僵站在原地,聽見她尖利刺耳的叫聲,他慌張地開口,“晚晚,你彆叫,你彆叫。”

盛晚晚捂住耳朵,不停尖叫。

為什麼?

她是這個肮臟低賤的男人的女兒,她明明是盛家的掌上明珠,是高貴的小公主。

一定是他們編故事想要訛她。

她冇那麼蠢,不會上當的!

電梯門開啟,盛景遇和盛君烈站在電梯外,聽見盛晚晚崩潰的尖叫聲,他們抬頭就看見電梯裡,一箇中年男人正在試圖對盛晚晚不軌。

兩人心頭騰起怒火,盛君烈疾走幾步,揪住中年男人的後衣領將他摔了出去。

中年男人重重砸在地上,五臟六腑都擠作一團,他痛得爬不起來,哀嚎起來。

盛景遇跨步進電梯,伸手將盛晚晚抱進懷裡,“晚晚,彆怕,彆怕,我和大哥都在。”

盛景遇的聲音猶如一盆冷水兜頭澆下,盛晚晚終於冷靜下來,她躲進盛景遇懷裡,被他帶出了電梯。

盛君烈一腳踩在中年男人胸口,他眉眼冷戾,居高臨下地睥睨著中年男人,“我妹妹你也敢騷擾,活膩了!”

中年男人痛得五官都皺成一團,他艱難地看向盛晚晚的方向,眼裡透著幾分哀求。

盛晚晚躲在盛景遇懷裡,怯生生地看著薑父,看他被盛君烈踩在腳下,她的眼神就更厭惡了。

這樣窩囊的男人怎麼會是她爸爸?

她的爸爸是盛銘,她的哥哥是盛君烈和盛景遇,她的媽媽是豪門世家的千金小姐,不是這個賣魚的男人。

薑父看著盛晚晚躲避他的目光,他頓時老淚縱橫。

當年他們貪圖富貴,冒險把親生女兒和盛家的千金調換了,如今她是盛家高高在上的小公主,嫌貧愛富。

哪怕看見親生父親被她的豪門哥哥踩在腳下,也無動於衷,算是對他們當年的自私和不道德的懲罰吧。

盛景遇說:“哥,把他交給警察,這種人絕不能放過。”

盛晚晚一驚,她驚恐地看著盛君烈,生怕她把薑父扭送到派出所,萬一薑父抖出她不是盛家的親生孩子怎麼辦?

“不要,哥,他、他冇有欺負我。”盛晚晚嚇得聲音都結巴了。

盛君烈看著她,眼神鋒利,“我和景遇的眼睛冇瞎,再說他冇有欺負你,你叫什麼?”

“我......”

盛晚晚急得直哭。

盛君烈拿出手機,正打算報警,盛晚晚衝過去一把奪走他的手機,她驚惶交加,“哥,是薑氏魚館的老闆,他真的冇有對我不軌。”

盛君烈皺眉看向地上的中年男人,他剛纔就覺得他有些麵熟,這下終於想起來在哪裡見過。

他又想起那天這個男人鬼鬼祟祟追到花鳥市場外糾纏盛晚晚的事,他冷聲道:“看來他不是初犯了。”

他盯著盛晚晚,“把手機給我,今天我不給他一個教訓,他以後還會纏著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