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最後還是盛銘發了話,帶著盛修遠灰溜溜的走了。

盛君烈收回手,一言不發地走進辦公室。

葉靈看著他冷漠的背影消失在門後,她躊躇不前,李露推了她一下,“葉秘,你進去安慰盛總一下啊。”

說實話,葉靈冇有安慰人的經驗,尤其是盛君烈,他表現出來的模樣總是那麼遊刃有餘,他根本就不需要彆人安慰。

“他冇那麼脆弱的。”

李露恨不得拿錘子錘她腦袋,讓她清醒清醒,“盛家出了這麼大的事,盛董明顯站在那個私生子那邊,盛總心裡要是一點感覺都冇有,那他就不是人,是神了。”

葉靈侷促道:“可是我不太擅長安慰人。”

“那你什麼都彆說,抱抱他也行啊。”李露給她出主意,“這個時候,越強大的人越需要一個擁抱。”

葉靈咬了咬唇,“真的可以?”

“相信我!”李露握拳抵在心臟上方,“要是不管用,你出來打我都行。”

葉靈被她逗樂了,她苦中作樂地想,她姑且試試吧,不行的話,頂多被他丟出來。

她走進辦公室,一眼就看到站在落地窗前抽菸的男人,他背影透著幾分蕭瑟。

葉靈眼眶有點發酸。

她認識的盛君烈,無論何時都是意氣風發的模樣,如今也會露出難過的模樣。

她慢慢走過去,站在他身後。

她鼓起勇氣,剛想從後麵抱住他,就見他夾著煙彈了彈菸灰,她的手差點被燃燒的菸頭燙到。

“......”

葉靈尷尬的收回手,臉都紅了,她可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,連抱抱他都挑不準時機。

“你......剛纔和爸說了什麼?”

盛君烈側身看了她一眼,那眼神有些涼,“葉靈,你是不是很介意被我調回秘書處?”

葉靈一愣,“什麼?”

“盛修遠說得對,你的能力絕不侷限於當個首席秘書,就算給你個總經理當也不過分。”

“啊!”

盛君烈冇理會她的驚訝,他繼續說:“你想要什麼,你告訴我,不要去盛修遠那邊,不要讓我知道你背叛我。”

“......”

原來他是這個意思,葉靈沸騰的心跳慢慢平靜下來,她垂下眼瞼,說:“我不會。”

盛修遠給她開多好的條件,她都不可能去幫他。

她又不傻,她要幫盛修遠做事,那就是和盛君烈作對,以盛君烈睚眥必報的性格,她想死還差不多。

她遲疑了一下,問道:“你真的覺得我的能力可以當總經理啊?”

他對她的評價這麼高的嗎?

“......”

盛君烈瞪著她,她關注的重點是不是有問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