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看見霍遲慢吞吞地係鈕釦,她急得不行,“你能不能快一點......誒,我來給你係。”

徐年年衝過去,拍開他的手,迅速給他繫上襯衣鈕釦,又把毛衣和外套塞他懷裡,推著他出了臥室。

霍遲一直被他推到門口,連鞋都冇來得及穿好,就被她連人帶垃圾一起推出去。

“你順便把垃圾帶走。”

“砰”一聲!

門關上了,霍遲站在走廊上,寒風從走廊上刮過來,他渾身都涼透了。

他堂堂影帝,居然被他的小情人趕出來了,這事要傳出去,他的粉絲要笑他一年!

他老大不高興地穿上毛衣和外套,拎著垃圾走進電梯。與此同時,另一個電梯門打開,葉靈像一陣風似的颳了出來。

樓下,霍遲的助理看見霍遲裹著一身寒氣上了車,他扭過頭來,“遲哥,最近狗仔追得緊,咱們可不能再這麼正大光明來找徐小姐了。”

霍遲掀起眼皮,他眉眼生得淩厲英氣,吊著眼皮看人時尤其顯得凶,“他們想拍就拍。”

助理為難,“真要被他們拍到點什麼,晶姐能殺了我,哥,你上次不還說厭倦了麼,咋還吃回頭草咧?”

霍遲閉上眼睛,不想聽他廢話,“開你的車。”

“哦。”

助理轉過身去繫上安全帶,他開的是一輛低調的捷達,就算狗仔猜破了頭,也猜不到影帝會坐捷達來私會小情人。

他為自己的聰明點了個讚,剛要發動車子,就從後視鏡上看到了什麼,他遲疑道:“哥,你......”

“閉嘴!”

助理:“......”

他想說,哥,你襯衣鈕釦扣錯了,可是他冇有這個膽子,隻好默不吭聲地發動車子,緩緩駛出小區。

門鈴叮咚響個不停,徐年年剛把霍遲送走,還以為他落下了什麼東西,她邊開門邊說:“你怎麼又回來......小靈,你怎麼來了?”

葉靈本來都準備進來了,聞言她退了出去,往四周看了看,看到另一部電梯正在下行。

她連忙跑過去,站在走廊窗戶邊往下張望,然後就看到一個頎長挺拔的身影從單元樓裡走了出去。

她伸長了腦袋,想瞧清楚那人長什麼樣,奈何樓層太高,視角受限,她根本看不清楚。

徐年年站在門口,被捲進來的冷水凍成了狗子,她顫著聲音說:“葉偵探,咱們能進屋不,我快凍成冰棍了。”

葉靈快步走回來,進了屋。

徐年年剛關上門,就被葉靈按在了牆壁上,她看著她脖子上的痕跡,眯起了眼睛,“說,他是誰?”

徐年年被她嚇了一跳,被葉靈那雙美目盯著,她心虛地彆過臉,“那什麼,我們簽了保密協議,我不能透露他的身份。”

“保密協議?”葉靈狐疑地看著她,“你們不是男女朋友關係?”

“不是啊,我們就是各取所需。”徐年年把她按在她肩膀上的手拉了下來,“走啦,進去坐。”

葉靈被她拉著進了客廳,她脫下外套搭在沙發背上,目光灼灼地盯著她,“年年,你喜歡他嗎?”

徐年年盤腿坐著,她說:“喜歡啊,不喜歡哪裡睡的下去,小靈,你放心吧,我自己有分寸。”

葉靈說:“他是不是長得像燕學長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