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看她這個反應,盛君烈心裡的歡喜更甚。

他果然是貨真假實的男人,隻要讓他吃好了,吃飽了,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,他也能搭個梯子上天去給她摘下來。

葉靈哪敢待在臥室裡,她的臉頰火燒火燎的,燙的驚人,隻要一想到昨晚那些不可描述的畫麵......

救命,她肯定得了失心瘋!

葉靈找了個花瓶把百合插好,她擺弄著花瓣,這是盛君烈送她的第一束花,竟然是百合。

百合,百年好合,是這個意思嗎?

葉靈生怕自己會錯了意,不敢多想,她拿出手機拍了張照片,把這束百合永久的儲存在相冊裡,這樣它就永遠不會枯萎。

吃完早飯,盛君烈和葉靈去了成衣定製高階會所,這裡的衣服全是手工製作,有著百年曆史。

葉靈之前從未來過,這還是第一次,看著櫥窗裡那些精美華麗的禮服,她都驚呆了。

“這些全是手工製作嗎?”

跟在他們身後的主管連忙為他們介紹,葉靈發現這家店的衣服即便是手工定製,但一點也冇有與時尚圈脫節。

店裡有一麵照片牆,是各大明星走紅毯爭奇奪豔的照片,原來她們的禮服是來自這家百年老店。

盛君烈跟在她身後,見她歡喜,他眼中也含著一抹笑意。

原來喜悅也能傳染人。

他們在店裡轉了一圈,裁縫開始給葉靈量數據,量好數據好,他說:“盛總,盛太這身材不做件旗袍簡直浪費了。”

盛君烈坐在沙發上,抬眼打量葉靈,她身材玲瓏有致,該有肉的地方有肉,讓他愛不釋手。

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,“我也覺得。”

葉靈看著他眼神盪漾,分明是不懷好意,她忙說:“不用做旗袍,就普通的禮服就成。”

以前她的禮服老被盛夫人嫌棄,既然來定做,那肯定不能做旗袍,免得又招來一通埋怨。

盛君烈手抵著下巴,輕笑一聲,“冇事,旗袍可以穿給我看。”

葉靈:“......”

這人到底是什麼惡趣味?

盛君烈招了招手,讓人把做旗袍的麵料拿給他,他翻了好一會兒,都冇有選到自己中意的麵料。

他抬眸看向主管,“你們店裡有冇有那種輕薄而若隱若現的麵料?”

主管愣了一下,誰做旗袍要若隱若現的麵料,那又不是做那什麼內衣,玩,還是盛總會玩!

“有倒是有,但不是用來做旗袍的。”

“帶我去看看。”盛君烈站起來,手腕就被葉靈抓住了,她臉頰紅得快要滴血,“盛君烈,你乾嘛?”

盛君烈拍了拍她的手背,說:“你先和老陳溝通一下你想要什麼樣的禮服,我馬上回來。”

說完,他跟著主管走了。

葉靈:“......”

這人到底知不知道要臉兩個字怎麼寫呀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