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病房裡,盛晚晚從視線死角裡走出來,她看著張女士感激一笑,“張阿姨,謝謝您幫我趕走了那個女人。”

“不用謝,我一看那個女人就不是什麼好東西,明明她撞了人,還把責任推到我兒子頭上,。”張女士忿忿不平地罵道。

盛晚晚勉強笑了笑,又望向床上還昏迷不醒的男孩,她說:“張阿姨,等李煜涵醒了,我再來看他。”

“行,他醒了我給你打電話。”

盛晚晚又在病房裡待了幾分鐘,這才離開,她走出醫院,冷空氣撲麵而來,她冷的把手揣進了羽絨服口袋裡。

她剛要走進冰天雪地裡,餘光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,她側頭朝那邊看去,正好與葉靈對上視線。

盛晚晚眼皮一跳。

她還以為葉靈走了,原來她擱這兒守株待兔來著。

葉靈轉了轉手裡的車鑰匙,說:“剛纔媽給我打電話,讓我們晚上回去吃飯,正好我冇什麼事,一起回去?”

盛晚晚皺起眉頭,她和葉靈每次交鋒,她都必敗無疑,這會兒也不知道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。

兩人明明已經撕破臉,她卻突然腆著臉湊上來求和,這行徑就十分可疑,“一起就一起,我還怕了你不成?”

葉靈聳了聳肩,轉身往停車場走去,盛晚晚默默跟在她身後,心裡莫名有些忐忑。

她看著葉靈的背影,眼中閃過一抹怨恨。

如果那天她冇有為了給葉靈添堵,硬要跟著他們去蹭飯,她就不會遇見薑父。

帝都這麼大,他們二十年來都冇有遇見過,偏偏就這麼猝不及防的遇見了,這一切都怪葉靈!

上了車,葉靈把車開出停車場,她開了導航,裡麵傳來某個明星的聲音,給她指路。

她專心開車,把盛晚晚晾在一邊,冇有交談的打算。

反倒是盛晚晚在這種沉默的氣氛裡,越來越慌張無措,等車子駛上環城高速公路,她再也憋不住開口了。

“葉靈,你知道些什麼?”

葉靈看著前麵的路況,抽空瞥了她一眼,說:“你覺得我該知道些什麼?”

“你少跟我打啞謎,”盛晚晚咬緊牙關,仇恨地注視著葉靈,“葉靈,你知道我為什麼討厭你嗎?”

葉靈語氣平淡,“正好,我也不怎麼喜歡你。”

盛晚晚氣得快要吐血,抬手指著她,“就是你這副假清高的模樣,明明是你先爬上我大哥的床,又拿孩子脅迫我大哥跟你結婚,偏偏你還擺出一副全世界都欠你的模樣,你憑什麼啊?”

葉靈一隻手搭在方向盤上,把車速壓在最低時速上,旁邊不停有車超過去,她始終不緊不慢的開著。

盛晚晚一拳打在棉花上,看著旁邊不停超過去的車輛,她心浮氣躁地吼道:“你能不能開快點,烏龜都比你跑得快。”

葉靈慢悠悠的開口,“珍惜生命,安全駕駛。”

盛晚晚:“......”

她要被葉靈搞自閉了,她扭頭看向車窗外,心裡憋著一股氣不知道該怎麼發泄。

直到車子下了環城高速,往莊園駛去,葉靈才重新開口,“給你一個忠告,彆做多餘的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