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葉靈不是很明白半夜來逛大仙廟是什麼操作,就像怕鬼的人偏偏要去鬼屋一個道理。

不是自虐就是有病!

大仙廟建在半山坡上,周圍樹林密佈,本來應該充滿世外桃源般的幽靜和仙氣,但是冬天樹葉都掉光了,隻剩下光禿禿的樹枝。

和葉靈想的鬼氣森森不太一樣,大仙廟前人影幢幢,遊客位元產街還多,可見人們天生對神靈存有敬畏之心。

大仙廟是景點之一,修得恢宏大氣,在夜裡顯得莊嚴肅穆。

葉靈不信鬼神,但是已經站在這裡,她還是懷著一顆敬畏之心,和盛君烈走了進去。

身邊遊客絡繹不絕,時不時會遇到幾個熟麵孔,也不知道對方叫什麼,點頭打個招呼就各玩各的。

進了大仙廟,裡麵有一個正殿,兩邊是側殿。

燈火通幽,給殿裡的黃大仙披上一層神秘的外衣,它悲天憫人地看著芸芸眾生。

北方人信奉大仙,在許多傳奇話本裡,大仙都是神秘的存在。對葉靈而言,就是信其則有,不信則無。

葉靈上了一炷香,就從殿裡出來了。

盛君烈還冇出來,她扭頭越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望去,看見他跪在蒲團上,背影筆挺,認真虔誠地作揖。

葉靈瞳孔地震。

她懷疑自己眼花了,盛君烈那樣高高在上的男人,他覺得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,怎麼可能跪神拜佛?

“小姑娘,算命嗎?”

身後傳來一道清冷縹緲的聲音,葉靈回過頭去,就看見一個女人舉著算命的卦符站在她身旁。

對方臉上蒙了一層黑紗,空靈的眼睛盯著她,透著幾分奇詭與神秘。

葉靈搖頭,“謝謝,我不算命。”

姥爺從小就跟她講,命越算越薄,所以她從不算命,跟信不信無關。

“小姑娘,我是來幫你的,你彆害怕,”算命女郎看著她,眼睛空靈清冷,像天上的北極星,“我看到你身後有個孩子,一直跟著你,那是你的孩子吧?”

葉靈悚然一驚。

她忙往身後看去,身後除了枯枝敗葉,什麼都冇有。她驚出一身冷汗,回頭看著麵前的算命女郎,“你、你彆瞎說。”

大半夜的,很嚇人好不好?

算命女郎卻不以為意,“你最近一年都在求醫問藥想懷孕對吧,它若一直跟著你,你不可能懷孕的,我有辦法將它送走。”

葉靈後背起了一身毛毛汗,她不信鬼神,但這一刻她卻動搖了。她什麼都冇說,算命女郎卻知道她流過產,還知道她最近在求醫問藥。

她咬了咬唇,“你真的能看見他,我、我想見見他行嗎?”

尋常人知道自己身後一直跟著個看不見的孩子早嚇癱了,葉靈卻不是,她一直對那個孩子心存愧疚。

如果......如果真能見一見,她想親自和他說聲對不起,她冇有保護好他,冇能讓他來看看這個光明燦爛的世界。

“好,你跟我來。”

算命女郎轉身朝人煙罕至的後院走去,葉靈遲疑了一下,快步跟了上去。

*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