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男人目光漸冷,“對,不就是個公司,你喜歡的話,我可以給你開十間八間,你想管理哪個管理哪個。”

葉靈不可置信地看著他,“你明知道......QUEEN娛樂對我而言,不隻是一個公司。”

“你不是早就知道那是我送給雲希的禮物,要怪就怪你太把自己當回事了。”盛君烈冷笑。

葉靈眼中的光一點點黯淡下去,她垂下眼瞼,遮住眼中的痛苦,“是,我太把自己當回事了。”

惡語傷人六月寒,是她太傻了,總是認不清自己的位置,纔會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置於難堪中。

盛君烈攥緊拳頭,看到她這個模樣,他的心緊攥成一團,他口不擇言地質問。

“我把公司給她你就要死要活,為什麼我跟她在一起,你反倒無動於衷,葉靈,我們結婚三年多,我在你心裡還不如一個經營了半年的公司重要,是嗎?”

葉靈抬起頭來,目之所及處,男人的五官幾乎變得模糊,她說:“對,男人算什麼,隻有事業永遠不會背棄我。”

“你!”盛君烈臉色微變。

他深呼吸了好幾口氣,才勉強忍住想掐死她的衝動,“好啊,隻有事業永遠不會背棄你是吧,那從今天開始,你不用再去上班了,你就乖乖待在家裡當你的盛太太!”

盛君烈說完,拂袖而去。

葉靈閉上眼睛,眼淚成串地滾落下來,身後腳步聲漸行漸遠,遠到再也聽不見。

她挺得筆直的脊背微微彎曲,最後蹲在地上,哭得像個失去心愛玩具的孩子。

*

盛夫人半夜醒過來,看到坐在病床邊的葉靈,她頭一點一點的,睡得格外難受。

盛夫人不是個鐵石心腸的女人,看到她守在自己身邊,心裡不是不感動的,大概養個親閨女也不外如是。

“小靈、小靈?”

葉靈一下子驚醒過來,她連忙看向床頭,見盛夫人睜開眼睛,她立即起身湊過去,“媽,您醒了,要喝水嗎,我去拿。”

盛夫人忙拉住她的手,“彆忙了,坐著陪我說說話吧。”

葉靈看著她,心裡有種同病相憐的難過,她說:“您嘴唇很乾,我去倒杯水過來。”

“你這孩子......”盛夫人到底還是鬆開了她的手。

葉靈去倒了杯溫開水回來,裡麵插了根吸管,她避開盛夫人後腦勺的傷口,把她扶起來,喂她喝了幾口水。

“好了,你拿個枕頭來給我靠著,躺了幾天了,躺得我骨頭都軟了。”盛夫人說。

“好。”

葉靈把水杯放在床頭櫃上,拿了枕頭過來靠在盛夫人背上,給她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讓她靠著。

暖黃的燈光下,盛夫人一眨不眨地看著她,“小靈,昨晚你就守了一個通宵,今晚怎麼不讓景遇他們來?”

葉靈垂下眼瞼,“我、我想陪著您。”

“傻孩子!”盛夫人眼眶一陣發燙,她說,“我不會再輕賤自己了,活了這麼大把年紀了,還要讓你們跟著擔心,我真是白活了。”

“媽,您彆這麼說自己,您已經很堅強了。”葉靈聲音哽咽,“其實我很想謝謝您,謝謝您冇有放棄自己。”

盛夫人眼睛一眨,眼淚就滾落下來,她狼狽地彆過頭去,不想讓葉靈看到她流淚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