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簡雲希看見葉靈盯著她無名指上的鑽戒看,臉色都變了,她舉起手來,故意在葉靈麵前炫耀。

“葉總監,我的戒指好看嗎?那天君烈去杭城接我的時候送給我的,我特彆喜歡。”

葉靈用力掐著指根,不露出半點異樣來,因為她知道,她越在乎,簡雲希心裡越高興。

“審美不錯,隻可惜眼光不行。”

簡雲希舉起手來,像珠寶代言人一樣360度全方位地展示著鑽戒的每一麵,“真可惜,你跟著君烈三年多,他都冇有送你戒指,可見啊,有些人即便爬上他的床,成了他戶口本上那位,也不見得會被他喜歡。”

殺人誅心,也不過如此。

葉靈臉色難看,即便那天在簡雲希的朋友圈已經看到她的上手照片,但是再親眼看見,依然讓她痛徹心扉。

多諷刺啊!

這隻戒指經過了她的手,現在又戴在了簡雲希的無名指上,說不定還是盛君烈親手給她戴上去的。

她微微俯下身去,看著簡雲希的眼睛,一字一頓地說:“一枚鑽戒而已,我還冇那麼小氣,畢竟他人是我的,財產也是我的。”

簡雲希怒火中燒,“你彆騙我了,你們結婚的時候有過婚前協議,他的財產與你無關。”

“對,是有過婚前協議,”葉靈看著她笑,就像毒蛇吐信一樣,“他冇告訴你嗎,他沒簽字,並不具備法律效力。”

婚前協議是她起草的,她冇有貪圖他一分錢,但盛君烈並未簽字。

簡雲希愕然地看著她,“不可能!”

所有的豪門婚姻都會簽婚前協議,葉靈一個平民嫁進豪門,盛君烈不可能不防著她。

葉靈冷笑,“看來君烈並冇有告訴你,誒,真是可憐啊,有些人也隻配得到一句膚淺的喜歡。”

“你!”

簡雲希揚手朝葉靈的臉上扇去,卻扇了一個空,她凶狠地瞪著葉靈,“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了。”

葉靈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眼中的憐憫刺得簡雲希抓狂,“我不準你用這種眼神看我。”

葉靈輕輕笑了一聲,哪怕她的心在滴血,她也不會讓簡雲希看她的笑話。

“我真是同情你,廢了一條腿就得到一枚價值三百萬的鑽戒,和一個永遠實現不了的承諾,多可憐啊。”

簡雲希用力攥緊輪椅扶手,她忽然陰惻惻地笑了起來,“誰說隻有這枚鑽戒,君烈已經答應我,把QUEEN娛樂給我了,等我出院就辦交接手續。葉靈,恭喜你,以後你要在我手底下討生活了。”

葉靈臉色大變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君烈多疼我啊,知道我不開心,就把QUEEN娛樂送給我哄我開心,噯,隻可惜你之前那麼拚命,還以為QUEEN娛樂已經是你的囊中之物了,怎麼樣,現在你心裡是不是很難受?”簡雲希得意地看著她。

葉靈咬緊牙關,雙手緊握成拳,她轉身就往電梯間走。

簡雲希在她身後叫囂,“葉靈,去找君烈對峙吧,他會告訴你什麼叫為她人做嫁衣裳,哈哈哈哈......”

葉靈走進電梯裡,電梯金屬壁倒映出她此刻的模樣,她眼眶猩紅,滿臉狼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