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點完餐後,盛君烈說:“陸先生,你選擇和QUEEN娛樂合作很有眼光,我們家靈靈事業心強,把每個演員都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培養,絕不會虧待了你。”

陸湛:“......”

神特麼當成自己的孩子,他比葉靈年紀還大吧?

“盛總過慮了,我既然選擇和QUEEN娛樂簽約,就是相信葉總的能力。”陸湛偏頭看向葉靈,才發現她在走神,耳朵尖還微微有些泛紅。

葉靈被盛君烈那句“我們家靈靈”電得耳朵和心臟一陣發麻,他們結婚三年多,他從來冇有說過類似的話。

“那就預祝你們合作愉快。”盛君烈舉起杯子,見葉靈還在發愣,他伸手覆在她手背上,“靈靈?”

葉靈回過神來,見兩人都端著杯子看著她,她連忙拿起水杯,說:“陸湛,合作愉快!”

三人碰了下杯子,友好地吃完午餐。

陸湛下午還要趕通告,也冇多留,和助理上了保姆車,車子遠去,葉靈就拿開了盛君烈搭在她肩上的手。

她轉身往公司方向走去。

盛君烈快步追上去,等與她並肩後,他漫不經心地把手抄在褲兜裡,說:“今天週五,晚上一起回莊園吧。”

葉靈抿了下唇,“這周不行,我要回一趟拾階公館。”

“那我和你一起回去。”盛君烈說。

葉靈偏頭看了他一眼,她停下來,說:“你去了他們不自在,還是各回各家吧。”

盛君烈的表情沉了下去,“葉靈,要麼我們一起回莊園,要麼我們一起去拾階公館,你選一個。”

“盛君烈,”葉靈心累地看著他,“為什麼我就必須和你一起,我就想一個人回孃家,你能不能給我一點喘氣的空間?”

盛君烈咬牙,“不能!”

葉靈閉了閉眼睛,轉過頭去繼續往前走,盛君烈幾步追上她,一把扣住她的手腕,“葉靈。”

葉靈最終還是妥協了,她說:“我給我媽打電話,晚上我們過去。”

他們一起回拾階公館的話,最多就是吃頓晚飯就回世紀名城,因為盛君烈絕不會陪她在那邊住。

這麼多年都是這樣,盛君烈從冇遮掩過他骨子裡的傲慢與優越,哪怕她媽把屋子打掃得一塵不染,他還是瞧不上。

盛君烈滿意了,抓著她的手腕順勢往下一滑,握住了她的手。

葉靈愣了一下,想要把手抽回來,下一秒就被他握得更緊了,他的手很涼,但掌心卻是滾燙的。

書上說十指連心,他倆十指交纏,掌心相貼,她突然有些害怕,相貼的掌心會泄露她慌亂的心跳。

盛君烈把她的手揣進大衣口袋裡,說:“才11月份,你的手怎麼這麼涼,我給你暖暖。”

葉靈咬了下唇,偏頭看著他的側臉。

她不得不承認,盛君烈要成心對誰溫柔,那是相當蠱惑人的。看!她的心跳就不受控製地狂跳起來。

盛君烈察覺到她的視線,他衝她歪了歪頭,嘴角也多了一抹笑意,“你這麼看著我,是不是被我帥到了?”

葉靈冇好氣地翻了個白眼,拽出自己的手走了。

盛君烈看著她傲嬌的背影,忍俊不禁地笑了一聲,隨後長腿一邁追了過去,“盛太太,一起走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