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長不長的,是他能控製的嗎?這傻孩子,幸好簽到她手下了,要是遇到個無良經紀人,還不知道被坑多慘。

周勖臉都紅了,自然不是尷尬的,而是害羞的。

徐年年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掃視了幾圈,她閨蜜依然是大直男的態度,可是周勖弟弟看她的眼神就明顯不一樣了。

嘖!

一群人等粉絲都散了,他們才坐車去大德會席,葉靈提前訂了包間,對方給留了最豪華的一間。

車子到了大德會席外麵,葉靈就看見倚在門口圓柱上抽菸的男人,他身旁散落了幾個菸蒂,看樣子在這裡等了一會兒了。

葉靈皺了下眉頭,周勖看到盛君烈,就下意識看向葉靈。見葉靈皺眉,他就往她前麵站了站,擋住男人射過來的危險目光。

徐年年:......哦豁,小奶狗和霸道總裁杠上了,這一局誰輸誰贏?

其實這是個毫無懸唸的問題,但徐年年就是很開心,非常開心,盛君烈當年娶了葉靈,卻把她藏得跟包養的情人一樣,如此折辱葉靈,如今終於有人敢和他杠上了。

她樂得在旁邊看戲。

葉靈感覺到周勖對自己的維護,可這傻孩子啥也不知道,她就怕他衝撞了盛君烈,盛君烈要拿他祭天。

她伸手安撫似的拍了拍周勖的胳膊,輕聲說:“周勖,先帶你隊友們進去,我和盛總說幾句話。”

周勖警惕地看著盛君烈,他也知道以他現在的能力,和盛君烈對著乾,無疑是螳臂擋車。

他心裡寒津津地難受,發誓要更努力更紅,才能保護想保護的人,他一聲不吭帶著隊友先進去了。

徐年年期待的一場爭風吃醋的大戲冇有如期而至,她不免有些意興闌珊,“我也進去了,你快點來。”

葉靈點了點頭,“嗯。”

等大家都走了,大德會席前麵隻剩下葉靈和盛君烈兩個人,男人扔了手裡燒到頭的菸蒂,抬眸看向她。

浸染了夜色的五官冷漠肅殺,帶著騰騰殺氣,讓人幾乎不敢直視。

他倆一個在台階上,一個在台階下,涇渭分明。

“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?”盛君烈開口,語氣顯得漫不經心,但他越是這樣剋製,反倒越讓人心驚膽顫。

葉靈微抿了下唇,“你打了電話給我嗎?”

盛君烈忽然笑了,他站直身體,幾步就走到台階旁,一步步走下台階,停在葉靈麵前,“裝傻?”

男人身上一股濃冽的菸草味道撲鼻而來,葉靈的視線越過他,落在那一地的菸蒂上,她數了數。

好傢夥,十幾個菸蒂。

他是把自己的肺當煙囪一樣熏麼?

她仰起頭,注視著男人沉鬱的眉眼,他本來就是不愛笑的人,冷著臉的時候尤其顯得凶。

葉靈還是怕他,對視了幾秒,就敗下陣來,“你怎麼知道我來這裡了?”

“你助理說的。”男人的表情依然冷漠懾人,“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,他就站在我旁邊。”

葉靈: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