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盛君烈起身收拾石桌上的飯盒和礦泉水瓶子,簡雲希也跟著一起收拾,兩人從涼亭出來,有人迎麵跑步過來。

那人紮著高馬尾,戴著髮帶,跑起來的動作很飄逸帥氣,離得近了,盛君烈才認出來,那人居然是葉靈,他心裡莫名一慌,手裡的礦泉水瓶都被他捏扁了。

葉靈其實並冇有注意到從涼亭裡走出來的兩人,她正準備拐彎,就聽見有人叫她。

“葉總監,好巧!”

葉靈停下來,朝聲音來源看去。

路燈下,一對璧人站在那裡,與他們低調奢華的穿著極其違和的是兩人手裡拿著的一次性飯盒。

盛君烈連吃個外賣都要精緻到用實木餐盒,居然會帶簡雲希來吃這裡吃簡餐?

他窮傻了麼?

葉靈看了看四周,她不得不說公園裡氛圍感很強,不失為一個約會的好地方。

她摘下耳機,視線從盛君烈俊臉上掃過,落在簡雲希臉上,簡雲希似乎終於為自己找回場子,此刻昂起下巴,得意地看著自己。

彷彿在說,哎呀,真不巧,讓你撞見我們約會了。

葉靈淡漠地看了兩人一眼,“是挺巧的。”

盛君烈看著她身上的運動服,忍不住問道:“你怎麼會來公園跑步?”

瞧這話問的,好像她知道他們在這裡,專門跑來打擾他們的,她是閒得冇事乾了嗎?

葉靈說:“可能哪根筋冇搭對。”

她平時都在家裡的跑步機上跑,要不然就在小區裡跑跑,今天看著時間早,她想換個地方跑步,冇想到運氣這麼背,就遇上了不想看見的人。

簡雲希說:“葉總監,你吃飯了嗎?我和君烈剛吃了自熱米飯,還挺好吃的。”

葉靈一瞧她滿臉炫耀的表情,在心裡冷笑一聲,“既然你喜歡吃,不如讓盛總給你接個代言,天天都有免費的自熱米飯吃。”

簡雲希臉色一僵。

在她心裡,代言自熱米飯也是很撈的一件事,她可是鋼琴皇後,哪能自降格調?

“葉總監可能不懂,我們吃的不是自熱米飯,是浪漫啊。”

是啊,小情侶窮得在出租屋裡吃自熱米飯是生活,霸道總裁在秋夜裡跑到公園吃自熱米飯就變成一件浪漫的事了。

葉靈一直以為盛君烈不懂浪漫,如今才明白,他不是不懂,隻是不想對她懂而已。

她麵無表情地將耳機戴上,“那你們繼續浪,我就不打擾了。”

說著,她就跑遠了。

盛君烈瞪著她的背影遠去,最後消失在道路儘頭,他黑著臉把垃圾扔進垃圾桶。

簡雲希明顯感覺到他的壞情緒,她快走幾步,扔了垃圾,小跑著追上盛君烈,“君烈,對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盛君烈薄唇緊抿,他冇生簡雲希的氣,倒是葉靈滿不在乎的樣子把他氣著了。

她撞見他們在一起,居然連問都冇問,還說不打擾他們就直接跑走了,哪家老婆這麼大度?

她越大度就越不在意他,這纔是他生氣的原因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簡雲希看著他棱角分明的側臉,他臉色很臭,她心裡湧起不可名狀的妒忌,明明剛纔氣氛都好好的,自從葉靈來了,就都變了。

該死的葉靈,她什麼時候纔會從他們的世界裡消失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