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會兒天色略暗,公園裡人不多,涼亭上掛滿了金色小燈,暖黃的光線正正好,氛圍感拉滿。

簡雲希坐下後,開始拆包裝,她忽然聽見身後傳來幾聲像鴨一樣的叫聲,回過頭去,就見湖裡遊來兩隻鴛鴦。

她邊拆包裝邊問盛君烈,“君烈,那是鴛鴦嗎?”

盛君烈往湖麵上看了一眼,光線太暗了,他也認不出來,隻是淡淡點頭,“也許吧。”

簡雲希不在意他的敷衍,她笑著說:“難怪古人會寫出隻羨鴛鴦不羨仙這樣的詩句,確實挺羨慕它們的。”

盛君烈冇說話。

自熱米飯開始加熱,出氣孔冒出一股白煙,簡雲希雙手支著下頜,看著麵前英俊帥氣的男人。

四周很安靜,暖黃的光線讓周遭的一切都變得曖昧不清,湖麵上還有兩隻鴛鴦。

這一晚,肯定能在盛君烈心裡劃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自熱米飯冒著很誘人的香氣,簡雲希看了看時間,說:“應該可以吃了,我試試。”

她伸手將自熱米飯的蓋子打開,香氣撲麵而來,她看著熱氣騰騰的自熱米飯,嚥了咽口水,“很好吃的樣子,我嚐嚐。”

她拿勺子舀了一勺米飯送進嘴裡,味道比她想象中的好,她說:“好吃,君烈,你快嚐嚐。”

盛君烈也揭開蓋子嚐了一口,見簡雲希一臉期待地望著自己,他說:“嗯,還不錯。”

簡雲希就笑了,笑得格外滿足,心裡頭甜絲絲的,覺得這自熱米飯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東西。

比高檔餐廳裡的大廚做得還好吃!

“君烈,你以前吃過自熱米飯嗎?”簡雲希問道。

盛君烈搖了搖頭。

自熱米飯是近幾年纔出的新產品,他平時也冇有機會吃這種速食。

簡雲希心裡美滋滋的,臉上都快笑開了花,她說:“那你第一次吃自熱米飯是和我一起吃的,很巧,我也是第一次吃。”

她特意強調第一次,就是要加深兩人之間的曖昧,他們擁有同樣的回憶,彆人插不進來的回憶。

天色越來越暗,公園裡的路燈亮起來,有老人推著孩子出來散步,經過他們身邊。

簡雲希看著嬰兒車上可可愛愛的小孩,她連忙叫盛君烈,“君烈,快看,那個小孩長得好像混血兒,好漂亮啊。”

盛君烈扭頭看去,就看到那小孩子衝他們笑,他盯著那小孩看了許久,直到老人推遠了,他才收回視線。

簡雲希看見他眉宇間的悵然,她問道:“君烈,你喜歡小孩子嗎?”

盛君烈瞥了她一眼,放下了勺子,又扭頭去看湖麵,那一對鴛鴦也不知道遊哪去了,湖麵上冷冷清清的。

他冇回答簡雲希,“吃好了嗎?”

簡雲希點頭,“嗯,我都吃完了。”

說著,她看向盛君烈那盒自熱米飯,發現他隻動了一點點,她的心莫名有些發冷。

她故意提孩子的事,就是想看盛君烈的反應,他當初為了孩子才娶的葉靈,現在孩子冇有了,他也該考慮離婚的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