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簡雲希指尖都在顫,就好像有無數電流通過兩人皮膚相接處傳遞到她的心臟,讓她心臟發麻。

她縮回了手,害羞地低下頭,看著自己的鞋尖,耳朵卻紅透了。

盛君烈按下樓層鍵,又把手抄進口袋裡,他盯著簡雲希的耳朵看了幾秒,忽然開口,“褚教授的課有意思嗎?”

簡雲希飛快看了他一眼,輕輕點了下頭,“嗯,挺有意思的。”

其實她並不覺得褚教授講課有意思,她每節課都聽得非常煎熬,但是又不能不去上。

她覺得,葉靈請褚教授來給他們上課,純粹是為了折磨她的。

可是在盛君烈麵前,她不能這樣說,否則會讓他厭棄她。

盛君烈感到很欣慰,“褚教授在帝影是王牌教授,她教出來的影帝視帝不少,一線明星裡,有大半人是她的學生,葉靈能請到她來給你們授課,可謂是良心用苦。”

簡雲希抿了下唇。

她不喜歡聽到盛君烈誇獎葉靈,但即便她心頭不喜,也隻能附和道:“嗯,我會好好跟著褚教授學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電梯裡安靜了一會兒,這是高速電梯,不到一分鐘,就在負一樓停下,簡雲希跟著盛君烈出了電梯。

“君烈,我中午冇吃飯,這會兒餓得胃有點難受,我們能先去吃點東西嗎?”簡雲希鼓起勇氣問道。

盛君烈回頭看著她,她又可憐兮兮的問了一句,“可以嗎?”

“嗯。”盛君烈點頭。

簡雲希心裡雀躍不已,她說:“那我搜一下附近有什麼好吃的,你想吃什麼?”

“都可以。”

簡雲希嘴裡念著都可以,她點開APP,下意識去看高檔餐廳,但是基本這附近的高檔餐廳都訂光了。

她正要降低一下餐廳環境,看看熱門排隊的,然後就看到APP上推送,她點開看了一眼,眼睛頓時亮了。

她抓住他的手腕,說:“君烈,咱們不開車了,走吧。”

說完,她就拉著盛君烈往電梯間走,兩人乘電梯到一樓,簡雲希拉著盛君烈走出公司大門。

公司附近就是公園,公園裡有自動售賣機,裡麵有各種零食、欽料,還有桶裝的泡麪和自熱米飯。

兩人走出公司大門時,盛君烈就不著痕跡的收回手,等走進公園,站在自動售賣機前,他挑了下眉。

簡雲希笑看著他,抬手指了指自熱米飯,說:“咱們吃這個成不?”

盛君烈:“你想吃這個?”

“嗯。”簡雲希指了指不遠處的涼亭,“那邊有涼亭,一會兒我們可以去那邊吃。”

說著,她選了自己想吃的自熱米飯,又問盛君烈,“你要吃哪種,有土豆燒牛腩,西紅柿煎蛋,還有宮保雞丁......”

盛君烈在自動售賣機上點了一下,選了宮保雞丁,他拿出手機正要掃碼付錢,簡雲希卻搶先一步,捂住了他手指攝像頭。

“我來,你彆跟我搶啊。”

說完,她又買了四瓶礦泉水,盛君烈拿著自熱米飯和礦泉水往涼亭走去,簡雲希跟在後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