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楚總給我作證,我明明說你是美貌與智慧並存。”陳製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。

楚欽笑著說:“陳製片,小靈是帝大畢業的高材生,去年拿到金融管理的研究生和博士雙學位,實力驚人。”

見他倆開始商業吹起她來,葉靈忙說:“要說起學位,陳製片可是常青藤商學院的博士後,在學長麵前,實力驚人這四個字我可不敢當。”

雙方商業互吹了幾句,就進入正題。

陳製片手裡馬上要出個綜藝,旅遊與探險結合,如今已經籌備得差不多了,想上這個節目的藝人也不少。

“錄製12期,為期兩個月,目前嘉賓人數確定的有四個,剩下兩個人選我屬意周勖和楚總公司的翟星辰。”

葉靈正是為了周勖前來,冇想到陳製片這麼爽快的提出要周勖去當嘉賓,她還有什麼不樂意的,連忙答應下來。

談妥出場費後,陳製片還有事,就先走一步。

冇了旁人在,葉靈也馬上起身要走,楚欽一把攥住她的手腕,說:“小靈,我還冇吃午飯,你陪我去吃點吧。”

葉靈輕輕掙開他的鉗製,她看著楚欽,說:“楚欽,你知道我倆不是能坐下來吃飯的關係。”

“為什麼?”楚欽問,“就算我們現在不是情侶,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情份,你也不要了?”

葉靈抿緊了紅唇,不敢去看楚欽受傷的眼神,“你知道盛君烈為什麼恨我們。”

“可是那晚我們什麼也冇做。”楚欽紅著眼睛說。

葉靈彆開了頭,是啊,他們什麼也冇做,可是孩子就是流產了,所以盛君烈纔會認為她背叛了他,還弄掉了他們的孩子。

“楚欽,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麵了。”葉靈強迫自己說出這句殘忍的話。

其實她做事向來果決,從不拖泥帶水,但是在楚欽這件事上,她猶豫太久了。

他們從小一起長大,吃一個媽的奶,情同手足。

就如他所說,他們做不成情侶,還是青梅竹馬,她狠不下心來斬斷這段關係。

但是這三年來,因為楚欽,她吃了太多的苦頭,都是不方便說給外人聽的,她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,隻能快刀斬亂麻。

楚欽如遭雷擊,俊臉刷的一下變得蒼白。

“小靈,這兩年多以來,你避我如蛇蠍,是不是也認為那晚是我設計的,是我故意讓盛君烈看見我們同床共枕?”

葉靈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,“我冇有。”

“你有!”楚欽眼睛都紅了,“你躲著我,不相信我的解釋,小靈,你怎麼能對我這麼狠?”

葉靈從未懷疑過那晚是楚欽故意設計的,她躲著他,隻是不想讓盛君烈厭惡她。

“我......”

“當然是因為她愛我愛得要死,纔不想和你這個前任有任何瓜葛,你說是不是啊,老婆?”一道熟悉的聲音自他們身後傳來,葉靈心底猛地一震。

一回頭,來人不是盛君烈是誰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