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可不管他在想什麼,她在他把麪條纏在她無名指上時,她的心臟就不受控製的瘋狂跳動起來。

她知道,她是開心的。

不管這個戒指的意義是什麼,她沉鬱了幾天的心情都被它治癒了。

她的嘴角不受控製的上揚,伸著手欣賞了好一會兒,她說:“這上麵是什麼花?”

盛君烈歪了歪頭,“認不出來?”

葉靈“嗯”了一聲。

盛君烈就看著她笑,笑得葉靈心裡發慌。

兩人之間有一股拉拉扯扯的曖昧,她扭過頭去,拿起鹹蛋黃走到烤箱旁邊,放進去烤五分鐘。

等待的時間,她低頭看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,越看越喜歡,都不捨得把它摘下來。

可是她知道,現實並不允許。

餘光瞥見烤箱,她眼前一亮,她可以把戒指烤成餅乾,這樣放置的時間就會長一些。

她回頭看著盛君烈,“我可以把它摘下來烤成餅乾嗎?”

盛君烈目光溫柔,“你是不是傻,不摘下來,你還能天天戴著?”

葉靈有些捨不得,“那我再戴兩分鐘。”

盛君烈心裡多少有些觸動,葉靈其實是個很簡單的人,她很少在乎過什麼,對衣服珠寶也冇有強烈的渴望。

可現在,她卻對他一時興起給她做的戒指感到這麼開心,這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“叮”一聲,烤箱時間到了,葉靈轉過身去,小心翼翼地把手上的麪條戒指摘下來,放到烤盤裡,以免一會兒給壓壞了。

葉靈手巧得很,不一會兒就把鹹蛋黃包好,又刷上蛋黃液,撒上芝麻,連同那枚麪條戒指一起放進烤箱裡。

30分鐘後,蛋黃酥烤好了,麪條戒指也烤得焦黃,戒指上麵的圖案比剛纔清晰了不少。

她拿起戒指放在掌心,很珍視的看了一會兒,纔拿了防塵袋裝起來,小心翼翼地放進一個小盒子裡。

她把蛋黃酥端過來,問盛君烈,“你要不要嘗一個?”

盛君烈點了點頭。

葉靈就拿了一個遞給他,把剩下的蛋黃酥用專門的包裝裝好,放進精美的紙袋裡。

“這是你給我做戒指的回禮,記得在保質期裡吃完。”葉靈把紙袋遞給他。

盛君烈挑了一下眉,“一枚戒指換來一袋蛋黃酥,我賺了。”

葉靈拿起剩下的那個不太好看的蛋黃酥咬了一口,精緻的小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來。

“真好吃,你覺得呢?”

盛君烈點了點頭,“和我之前吃過的蛋黃酥味道都不一樣。”

“哪裡不一樣?“葉靈連忙問道,心裡還有些忐忑,怕冇有他之前吃過的好吃。

盛君烈唇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弧度,“這是你親手做的。“

葉靈忽然就被他的話給甜到了,心裡就像裹了蜜一樣,她態度突然就鬆了下來,也不想再跟他較勁了。

“我回去。“

盛君烈愣了一下,“什麼?“

葉靈抬起頭來,眼裡帶笑地看著他,“你讓我開心了,我也讓你開心,我回QUEEN娛樂。“

盛君烈今天來找她的目的確實是想讓她回QUEEN娛樂,但是看她笑得這麼純粹這麼開心,他突然有些後悔。

至於後悔什麼,他自己都冇有想明白,就是覺得自己心懷目的,對不起她這份純粹。-